晁盖不能白死:他留下的三点经验教训,后世掌门人都应该认真汲取

原标题:晁盖不能白死:他留下的三点经验教训,后世掌门人都应该认真汲取

晁盖死了,他不能不死,但也不能白死,他的一波蠢操作,给后世掌门人留下了三个应该认真汲取的经验教训:看错了人,也没认清自己的地位,更伤了亲信的心,这才给有心人宋江可乘之机。虽然比宋江更仗义,但最后众叛亲离的那个人却是晁盖,事实证明,他只适合当一个保正,掌管近百名背景复杂的盗贼,确实不是他能胜任的工作。

晁盖在征讨曾头市之前,事实上已经被宋江架空了:宋江出征,众好汉争先恐后主动请缨,而晁盖下山,却要“请启”包括战五渣白胜在内的二十个头领,只带了五千喽啰就去攻打有五七千人马的曾头市。

这种以弱击强拿鸡蛋碰石头花样作死的行为,与其说是“替宋江夺马出气”,还不如说是晁盖寿星老上吊——嫌命长了。

更为蹊跷的,是梁山参谋长吴用、副参谋长公孙胜、参谋长助理朱武,一个都没跟着去——读者诸君不要以为公孙胜已经回家,朱武还没有上梁山,因为晁盖征讨曾头市,在公孙胜刚刚在芒砀山收服了混世魔王樊瑞,三山聚义及打青州之后,鲁智深带着二龙山少华山桃花山的一干英雄好汉,已经投入了梁山。

晁盖去曾头市送死,吴用即使劝不住(全本水浒传里宋江一言不发,金圣叹为此大批特批,认为宋江别有用心),也至少有两个办法能让他不死:第一,筹集两三万人马,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就是输一两阵,有优势兵力,也不至于一败涂地;第二、除了少数几个头领镇守梁山,其他头领全部出动,有吴用在场,晁盖就不会被两个和尚骗了,有公孙胜樊瑞随行,就不怕天黑迷路,有精通阵法的朱武在,大家就不会一窝蜂冲上去乱打。

但是吴用却不肯跟晁盖一起下山征讨曾头市,因为晁盖此前的做法,已经伤了吴用的心,宋江不但伤了吴用的心,而且还把吴用置于尴尬境地,跟吴用一样心凉半截的,还有晁盖的老班底——火并王伦的生辰纲迷盗团。

晁盖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把梁山当成自己的私人财产了,头把交椅被他当成了可以送给宋江的一件礼物。但是晁盖好像忘了,这梁山是林冲送给他的,大家推选晁盖坐头把交椅之后,也是有明确分工的。说白了,在吴用公孙胜林冲眼里,梁山实行的是股份制,大家都有股份,有什么事情要讨论后才能做决定。

代表生辰纲聚义七星和林冲行使梁山决策权的晁盖,要把自己的权力移交给宋江,是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晁盖认为自己欠了宋江救命之恩,但是林冲并不欠宋江人情,吴用一开始也并不认识宋江,所以当宋江报信的时候,吴用还向晁盖打听:“却怎地慌慌忙忙便去了?正是谁人?”

事实上宋江只是在自保的前提下通风报信而已,晁盖等人还是被官兵和衙役包围在了东溪村,真正网开一面放走晁盖的,是带着缉捕人马的美髯公朱仝。

为了报宋江的“报信之恩”,晁盖就想让出头把交椅,那么有“放纵之恩”的朱仝来了,岂不是要当太上寨主吗?

眼看着晁盖出了这一昏招,宋江心中窃喜,他拒绝的理由很奇葩但含义却很深:“仁兄,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

宋江这话说得很隐晦,但意思也很明显:让你坐头把交椅,不是你能力强威望高,而是你年纪大。

在梁山众好汉眼里,宋江“谦让”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但这恰恰是宋江想要的效果:“原来晁盖能当老大,就是因为多吃了几年干饭,要不然,做头把交椅的应该是公明哥哥!”

其实宋江要是真心谦让,可以列举出晁盖一大堆优点:梁山是你从王伦手里夺来的,你力大无穷武功高强,你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你仗义疏财义薄云天。但是晁盖这些优势,宋江统统不提。

按照林冲把晁盖扶上头把交椅时的规划,是晁吴公孙“鼎足而三”,林冲负责军事指挥。但是宋江抓住吴用谦让的机会,顺利地成了梁山二把手,最上面并排三把交椅,就没有公孙胜的位置了。被排挤出决策三人团的公孙胜,马上就打包走人了。

吴用是晁盖同村一起长大的发小,一直以第一嫡系的身份打理梁山的一切,但是只见过一面的宋江来了,吴用从老二变成了小三,而且要服从两个人的调遣。一仆二主的日子不好过,“大管家”吴用的日子更不好过。

事实上无论是跟晁盖的关系,还是对梁山的贡献,吴用都比宋江有优势,就是一对一单挑,吴用能用铜链隔开激战的赤发鬼刘唐和插翅虎雷横,要收拾把朴刀扛出锄头感觉的宋江,应该也不困难。吴用委委屈屈地当了小三,他这个参谋长要替两个军事主官服务,这活儿真的没法干!

相对于晁盖宋江而言,吴用的眼光更毒辣,他一眼就能看出乱点鸳鸯谱的晁盖,早晚有一天要被宋江架空甚至干掉,所以其后的战斗,吴用都紧跟宋江,而晁盖的死活,他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不管是晁盖阵亡还是宋江挂掉,我都不用受这夹板子气了!

晁盖昏头昏脑地在梁山搞了“一字并肩王”,这就是读书少而吃了大亏:正史中不存在一字并肩王,演义小说中并肩坐在一起的也必然死掉一个,前朝的瓦岗军,李密不是也干掉了老大翟让?

让位于宋江,寒了众人的心得罪了吴用公孙胜林冲,接下来晁盖又犯了第三个错误——太阿倒持,让新入伙的宋江发号施令:“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看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

晁盖根本就没有看出宋江此言的深意,但是下边的众好汉可是看出来了,于是应属于“旧头领”的花荣秦明清风山三盗,摇身一变成了“新到头领”,于是九个旧头领坐在左边,以花荣秦明为首的二十七个“新头领”坐在了右边,这就是一次大分家:晁盖派、宋江帮,泾渭分明,而且是宋江帮占有压倒性优势。

这就看出晁盖领导水平的欠缺了:不该你做主的,你偏要做主(擅自让位),该你做主的(当机立断排座次),你却又成了没嘴葫芦。晁盖这一通操作,可以说是手忙脚乱纰漏百出,宋江上梁山第一天就能把他架空,不是宋江太狡猾,而是晁盖太憨厚。憨厚的人是当不了盗魁的,这一点宋江清楚,吴用也知道。

反观宋江“让位”,那可是滴水不漏:不管是大刀关胜还是玉麒麟卢俊义,手下只有小猫两三只甚至一只,根本就没资格跟自己竞争。即使卢俊义生擒史文恭或者率先拿下了东昌府,也毫不客气地答应坐头把交椅,宋江也留有杀手锏:“天降排名石碣。”

石碣一出,众人都无话可说,如果石碣上宋江故意漏掉卢俊义的名字,或者说卢俊义是朝廷坐探,那也完全由得宋江——谁都不认识蝌蚪文,最终解释权在宋江手里,天知道那个何道士是哪里来的。

何道士自我介绍,一听就知道完全是假话:“小道家间祖上留下一册文书,专能辨验天书。那上面都是自古蝌蚪文字,以此贫道善能辨认。”

即使那册文书是字典,何道士也不可能无师自通,如果何道士真有这么大本事,又怎么肯吹法螺吃蹭饭?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作为梁山之主,晁盖不会算计:无论是对待宋江,还是攻打曾头市,晁盖都没有一个周密的预案,临场发挥也是一塌糊涂。所以从宋江上梁山坐第二把交易那一刻起,晁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他能选择的,也就是自己的死法而已。

看了晁盖的失败人生,读者诸君肯定也会深有感触,至于大家能从晁盖身上汲取怎样的经验教训,那就有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