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之后的唯一隐士,一生清高,却也终究逃不过情字

原标题:陶渊明之后的唯一隐士,一生清高,却也终究逃不过情字

在中国历史上,能真正做到隐士的人并不多。东晋的陶渊眀算得上一个。在以后的几百年间,宋朝又出了一个林和靖。唐朝虽然有众多隐逸之人,但大约就是奔着终南捷径之奥妙,时宦时隐,来得倒是没有以上两人纯粹,是真隐士,自当风流。

钱塘自古繁华,林逋即生于此地。林逋年少时曾游历江南一带,长达二十余载。后一生隐居于西子湖畔孤山之上,妻梅鹤子,做着他的高士,松风明月之下潇潇抚琴,他奏的是平沙落雁;西子孤山之间姣姣度曲,他歌的是高山流水。萧欢秋月,酒饮冬霜,他穿着那素淡的羽衣,清辉中那一抹孤影,仿佛成了仙人。

林逋极爱梅,并以梅自喻,更是写出了咏梅的千古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减唐人高处。然而如此高风亮德之人,却仍旧逃不过世人的诟病,原因就是他那一阙词:

相思令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

相传林逋年轻时与一女子两情相悦,林逋与此女子在西湖之滨相识,烟柳画桥,风帘翠幕,莺歌燕舞,两人一见倾心。才子佳人,西子湖畔留下了两人徜徉的身影,夕阳晚照,好风如水,一对倩影惹得游人伫足相看。然事情终不遂人愿,因林逋家素寒贫,女子父母将女儿嫁与一商贾富户,林逋当然是暗然神伤,凄伤不已。他惟有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这首词描述的即是这送别的情景,青山两岸,船渡之处,对于送别这番景象林逋自然是见过不少,但是今日却是自已和心上人的别离,一别也许一辈子再也不能相见,林逋向亘古的苍山发出了心中的悲怨之辞,都言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我们的林逋却只能一个人伤心地离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造化弄人。

清人彭孙遹撰的《金粟词话》记载言:"林处士梅妻鹤子,可称千古高风矣。乃其惜别词,如《长相思》一阕,何等风致,闲情一赋,讵必玉瑕珠玑耶。"为何林逋作《相思令》赋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情而被称之为玉瑕珠玑,实在是荒谬之至。应该说,这些隐士,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真挚的情爱之言,更显得出人物有血有肉,还我们一个本来之面目,而不是空有着一幅孤洁之灵魂。

江潮以平,舟即将启航,哭成泪人的他们不得不就此作别,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相别之景在林逋心中恐怕是镌上一生都不会磨灭的影迹。

宋被元灭时,一个叫杨琏真伽的番僧盗掘宋王陵墓,同时也将受到真宗仁宗看重的林逋墓掘开,但里面惟见砚一方、簪一支。他不带走一丝世事的繁华,只有他的爱陪着他,他就是这样的高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