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术士不读书不识数不懂地理,胡乱解读谶语,三个王朝毁于一旦

原标题:江湖术士不读书不识数不懂地理,胡乱解读谶语,三个王朝毁于一旦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江湖术士不在儒道墨法纵横诸子百家之列。但是这类人从原始社会一直存在到至今,无论王朝如何更替,他们总是有一大批拥趸:宋徽宗、明世宗,身边总是围绕着一帮江湖术士,连一向勤政的雍正皇帝也未能免俗。实际上绝大多数江湖术士都是骗子,能从空盆里变出蛇来,那就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富商名伶达官显宦,都会拜倒在他的脚下。

翻看历史,我们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有时候江湖术士的危害甚至要大于昏君奸臣。据正史记载,就是因为那帮江湖术士不读书不识数不懂地理,胡乱解读谶语,历史上三个最有名的谶语全部解读错误,直接或间接导致三个帝国轰然倒下。即使江湖术士负不起主要责任,但是这三个王朝毁于一旦,江湖术士们也难辞其咎。

一、秦始皇身边的江湖术士,肯定不懂地理

重用江湖术士,是从祖龙秦始皇嬴政开始的,这其实很可以理解:六王毕,四海一,秦始皇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颇有俾睨天下舍我其谁的壮怀激烈。但是英雄都是寂寞的,他们拔剑四顾找不到敌手的时候,就开始有了更高的追求——我们甚至可以把秦始皇嬴政当做科学先驱,因为他总是想探索未知领域。

有探索精神,社会才能进步,但是秦始皇找错了合作对象——他没有派遣蒙恬蒙骜李信章邯等大将扬帆远航,却相信一帮嘘枯吹生的江湖术士——这帮术士根本就不懂地理,更不知道地球是圆的。秦始皇的专长是征讨四方治国理政,不懂地理情有可原,但是术士就是当时的科学家,他们不懂装懂,就把秦始皇坑苦了。

卢生徐福之流怎么坑秦始皇,后来秦始皇如何发怒,烧了那些骗人书籍、卖了术士党羽,又怎么被抹黑成“焚书坑儒”,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埋的是帮术士著书立说摇旗呐喊的术士徒子徒孙,而且只埋了四百多个,没有做到除恶务尽。既然大家都知道,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因为咱们今天要说的是江湖术士如何胡乱解读谶语。

“始皇帝死而地分”,这样胡言乱语,嬴政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他在意的是“亡秦者胡也”——秦始皇知道自己不可能千秋万代,所以他才定下了始皇帝二世三世的规矩,就是为了大秦帝国不至于在自己死后分崩离析。但是“亡秦”的那个“胡”,却不能不重视,所以他就请江湖术士来解读。

江湖术士们装模作样“推演”了一番,告诉了秦始皇一个“准确答案”:“威胁来自北方胡人!”江湖术士们根本就不懂地理,也不了解周边形势——秦始皇时期,已经没有“胡人”了,原先长城之外、被统称作胡人的有部族,已经从一盘散沙变成了强盗集团,他们当时的名字叫“匈奴”。

如果江湖术士们知道北方称“胡”为天之骄子(“胡者,天之骄子也。”《汉书·匈奴传》),那么肯定就会想到嬴政身边最得宠的少子胡亥——综合正史分析,公子扶苏跟老爹政见不合,已经被远远打发开去,嬴政带在身边悉心教导的,正是胡亥。司马迁《史记》中连胡亥赵高李斯密室之谋都描绘得如同身临其境,可信度不高。

江湖术士们根本就不敢把矛头指向嬴政身边的胡亥,只是把匈奴拉出来顶缸,结果是陈胜吴广项羽刘邦闹事的时候,长城一代的秦军精锐主力根本就调不回来,即使调回来,已经改行搬砖的秦军,也没有了当年强悍的战力。

如果不是听了江湖术士忽悠,不去修什么长城,有蒙家支持的公子扶苏也就不会跑到北边吃沙子,胡亥即使有心篡逆,也没有机会。大秦帝国二世而亡,在大秦帝国二世而亡的进程中,江湖术士也是有力的推手。

二、曹操招揽了一大帮术士,但识数的不多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饱读诗书文才飞扬的曹操曹孟德,偏偏把秦始皇的经验教训忘了,他好的不学坏的学,也在身边聚拢了一大帮江湖术士:“招引方术之士,庐江左慈、谯郡华佗、甘陵甘始、阳城郤俭无不毕至。”

读者诸君请注意,曹操身边的方士术士,不包括被《三国演义》写得神乎其神的管辂:曹操生于155年卒于220年;管辂生于公元209年,卒于公元256年。曹操有生之年根本就没见过管辂——曹操薨逝那年,管辂才十一岁。

管辂还没长大,左慈飘然而去,华佗求官不得瘐死狱中,也不知道是谁负责给曹操解释“三马食槽”的,反正结果一出来,曹操很闹心,一直以为姓马的会找他麻烦,所以不管马超造不造反,马腾马休马铁都活不长——这一老两小,正好是三匹马,与其等着你们三马食槽,还不如我先把你们下了汤锅。

如果曹操拿马家开刀是江湖术士撺掇的,那么我们只能说:这些江湖术士不识数:在京城确实有三匹马,但是西凉还有一匹最强悍的“马儿”呢。曹操咬牙切齿地说“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出自《山阳公载记》)”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三马食槽”。

看后来发生的事情,曹操也像嬴政一样,被江湖术士忽悠瘸了,这才有了高平陵之变,为司马代魏埋下了伏笔。马啃不啃槽子,无关紧要,但是三马食槽的后果很严重:史上最昏乱的晋代,直接导致了五胡乱华,仅从这一点上来看,司马懿就该万剐凌迟。

曹操已经对“鹰视狼顾”的司马懿产生了怀疑,并且还曾经亲自做过实验,并得出了一个结论:“魏武察帝有雄豪志,闻有狼顾相。欲验之。乃召使前行,令反顾,面正向后而身不动。又尝梦三马同食一槽,甚恶焉。因谓太子丕曰:‘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

如果这时候有一个识数的江湖术士站出来给曹操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恰好三匹马,你这口老槽子要小心了。”那么曹操就会把对门阀士族的顾虑抛在脑后,把司马八达(司马家族兄弟八人,字为伯达、仲达、叔达、季达、显达、惠达、雅达、幼达)变成司马八鬼。

曹操敢对司马家族下手,但是江湖术士却不敢稍有微词——任何朝代,江湖术士都是依附于富商大贾达官显宦门阀士族的,要是没有这些人支持,江湖术士根本就蹦跶不起来。

三、杨广身边的术士不识字,胡乱抓替罪羊

江湖术士忽悠瘸了秦始皇嬴政,忽悠懵了魏武帝曹操,然后又忽悠死了隋炀帝杨广,这回江湖术士们改行了,他们不再“测字”,而是开始解梦了。

《隋书·列传第二》记载:“帝讨辽东,有方士安伽陀,自言晓图谶,谓帝曰:‘当有李氏应为天子。’劝尽诛海内凡姓李者……于是诛浑宗族三十二人,自余无少长,皆徙岭外。”

这个基本被灭族的郕国公李浑,就是“太师、申国公、赞拜不名、无反不死”李穆的第十个儿子。李穆已经于隋文帝杨坚开皇六年病逝,所以他家“免十死”的待遇,到了隋炀帝杨广那里,就成了催命符。

促使杨广痛下杀手的,是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大水漫过京城,淹了金銮殿。术士们照例推演,就推演到了李浑身上。这就是术士们没文化了,如果他们读过《荀子》,一定会记得这样一句话:“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

这句话咱们上学的时候都学过,就在《劝学》那篇课文里。但是术士们基本都是靠忽悠过活,是懒得研究诸子百家学说的,要是有一个术士读过《荀子》,李渊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这样看来,围绕在皇帝和达官显宦富商大贾身边的江湖术士,都是没有真材实料的大忽悠,要是他们有一点真本事,胡亥也接不了班,司马懿也掌不了权,李渊可能早就被杨广拿去填了护城河。所以说那些箴言谶语,都不过是咋说咋有理的葫芦提,要是江湖术士们真有解读的本事,秦、魏、隋三个帝国也不会轰然倒下了。

还是回到咱们前面说过的那句话上来: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我们纵观史料,还会发现一个规律:当术士优伶大行其道的时候,朝政都比较昏乱,王朝基业都很危险。当然,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真正有本事的奇能异士可能是有的,只不过是他们不肯为昏君奸臣服务,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更不肯认优伶为子女,所以名气就没有那么大。这时候就要有请读者诸君补充讲解了:这世界上,真的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大智慧者吗?

在笔者看来,那些江湖术士未必是不读书不识数不懂地理,更大的可能,是他们没有本事看清事情真相,或者就是看清了也不敢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