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赚钱不得不超载”——货车司机眼中的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

原标题:“为了赚钱不得不超载”——货车司机眼中的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

每经记者 李星 张北 李可愚 每经编辑 裴健如 陈旭 卢祥勇 王嘉琦

货车司机,这个群体可能很多人没有接触过,但他们的存在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

中国有3000万货车司机,1368.62万辆卡车。这是个庞大的群体。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货车司机承担了中国货运总量的76.8%。要衡量这个数字,亿吨是最合适的单位。本文的主人公,就是几位货车司机。

“货车能把高架桥压塌,这太不可思议了。”坐在副驾席上的赵兴(化名)从手机上看到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的消息时,心里咯噔一下。就在10月10日同一晚上,他刚和“卡友”从苏州出发,拉货前往深圳。当晚,赵兴还收到了其所在物流公司发来的消息,大致内容为“路上超载严重,注意安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赵兴是深圳物流公司的一名货车司机,专门运输电子产品。“短途运输不好做,挣钱不踏实。”赵兴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说,如果按照货车荷载标准装货,挣不了多少钱,只有多装货,才能挣点钱,但就得冒着超载的风险。

与赵兴同样从事货运行业的胡辉(化名)则是个体户,看到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的消息时,他刚刚结束十多天的工作,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我本来就不想干了,看到这个事儿更是后怕。”虽然并未从该路段经过,但胡辉仍心有余悸,“我平时拉活儿都是一个人,万一出点儿啥事儿都没人知道”。

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牵动着千千万万个“赵兴们”的心,大家都对事故发生的原因颇为关注。10月11日凌晨,“无锡发布”官微通报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

“货车超载现象较为常见,此前网络上也曾曝光多起‘百吨王’事件,但是仍然避免不了货车事故的发生。这与货车司机企图超载和道路监管不严有关。”一位商用车行业专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为了赚钱不得不超载”

从距离上来分,货车司机从事的运输工作可分为长途运输和短途运输。其中,短途运输距离大约为200km以下,超载情况也多发生在短途运输上。“短途运输超载情况比较多,主要与运价和道路监管有关。”赵兴说,长途运输和短途运输的运价计算方式不同,长途运输主要按公里数计算,短途运输主要按货物吨数计算。

赵兴举例称,6×4牵引3轴挂车是货运普遍使用的车型,这种车标准荷载重量为49吨,按200元/吨的运价来算,短途运输单程的运费大约9800元,但是如果超载至100吨,按同样的运价计算,短途运输单程的运费大约2万元,比正常标准装货的运费多了1万多元。

赵兴对记者说,“超载至100吨的货车很常见,迫于赚钱的诱惑,大多数司机会选择铤而走险。”

频繁的超载背后,是货车司机漂泊的生存现状。“一个人在车上睡,一个人在车上吃,只要不限行,我和车几乎都在路上。”从事货运生意已经有18个年头的胡辉(化名)对记者说,短暂和妻儿团聚之后,他又将启程从长春到广州,这一趟至少要半个月。

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发生后,胡辉彻夜难眠,一直在关注最新动态。10月11日凌晨,“无锡发布”官微发布最新消息显示,经现场搜救确认,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

图片来源:新华社

看到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最新消息的胡辉,决定今年年底转行,不再做货运工作。“早就不想干了,每次出发都是未知的,做货运越来越不赚钱,车也很难卖掉,再继续干下去可能会亏本。”

与赵兴在物流公司做司机不同,胡辉自己买车自己送货,主要运送小轿车。据胡辉介绍,自己跑货运的运价主要是按照装车数量计算,道路运输相关规定改制前,他的车可以双排装14辆车,改制后只能装8辆车,总运费几乎减半。“从长春到广州,每辆车运价是2100元,8辆车约1.68万元,除去油费、过路费、更换轮胎等费用,就只能赚4000多块钱。”胡辉说。

回顾18年的货运经历,胡辉向记者坦言,“三至四年换一次车,一边跑货运,一边还车贷,上一辆车车贷刚还完,又该购置新车,在路上各种路况以及突发情况难以预料,家人也因此总是担惊受怕。”

专家:有承重上限桥梁需设限制标识

从无锡上跨桥上经过的那辆装满钢卷的货车司机,可能从来也没有想过像往常一样的“超载”运货,竟会遇到这样严重的后果。

“如果车辆实际载货量超过高架桥极限荷载能力,再加上车辆行驶过程中产生的共振,很有可能会造成上跨桥侧翻事故。”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工程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认为,造成无锡上跨桥侧翻的全部责任是否应归咎于车辆超重两倍,这还需根据无锡坍塌的高架桥设定的额定载荷和极限载荷标准、车辆载重以及行驶产生的共振频率进行计算,才能最终确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述不愿具名的汽车工程师分析称,如果此次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是由于车辆超载所致,也就说明该桥梁存在极限承载问题,需对上桥车辆的载重、载高进行限制,设置限制标识。

不过,从网上公布的事故现场照片来看,无锡上跨桥并没有设置限重、限高标识。事实上,早在两年多前,就有无锡市民对312国道无锡上跨桥存在不限制超重车辆通行提出了担忧,并呼吁相关部门在高架入口处安排值班人员,阻止行人、非机动车和卡车上高架。

“无论桥梁还是道路,在没有设置过重车辆限制标识的情况下,就证明该桥梁和路段的车辆过重能力没有问题,可以正常行驶。”重庆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王健向记者表示。

超载隐患应从源头制止

车辆超载,被初步界定为此次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的主要原因。有不少人认为,这种违规载货是一种“恐怖”超载。

在王健看来,一辆货车拉运货物的实际载重超出车辆荷载两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这样的车辆上路或上桥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上述不愿具名的汽车工程师告诉记者,车辆载货能力有两个标准,一个是额定载货能力,另一个则是极限载货能力。只要载重不超过车辆的极限载货能力,载重超核定载重两倍很有可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那么,一辆车的最大承载能力是额定荷载能力的多少倍才称得上是极限载货能力?上述不愿具名的汽车工程师表示,车辆极限载重能力,需与生产车企、货车型号、车辆轴数及单根轴载荷辆等来计算。

今年4月,交通运输部发文明确,到2020年底,全国所有封闭式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完成检测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全面实施入口称重检测,各省(区、市)高速公路货车平均违法超限超载率不超过0.5%。

交通运输部曾建议将严重超载“入刑”

按照现行交通违法记分分值规定,驾驶货车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未达30%的,一次计3分;驾驶货车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30%以上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一次计6分。从上述内容看,超载30%一般被认为是区分不同等级超载的一条“红线”,超载超过30%,处罚就会更加严厉。

针对超载现象仍难以完全禁绝的原因,城市智行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沈立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虽然出台了治理超限超载的各种方案,但这毕竟涉及多方利益,各地情况差别较大,有些地方尤其是资源输出省份,陆路运输是其主要的输出方式,这也导致运输成本居高不下,司机和企业要控制成本赚取利润就会产生超限超载的强烈冲动,对此地方政府很难做到全面禁绝。

沈立军表示,要从源头上解决超载问题,最主要的是完善和调整车辆通行费征收计量标准,修改公路收费等办法,降低运输成本,优化运输结构,这样才能治标治本。

记者也注意到,此前,职能部门也曾建议有关方面可考虑将严重超载行为“入刑”,力求对在各类道路上行驶的严重超载车辆“零容忍”。

例如,2016年末,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交通运输部负责人就在应询时表示,建议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入刑,提高违法成本。参照国外成功治理的经验和国内对酒驾治理的成效,建议要加快研究推进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形成强大震慑力,遏制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行为。

10月11日下午六时许,将方便面、电饭煲等生活必需品放进车里,装齐货物后,胡辉又出发了。

10月12日,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无锡新传媒网发布消息称,截至目前,包括无锡东、无锡西、无锡北、玉祁、南泉等在内的无锡所有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拒超称重检测系统设施”全部安装结束,并已具备使用条件。“今后无锡境内货车上高速前,先上‘拒超秤台’检测,载重合格才能通过卡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