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太空行走的宇航员去世了

原标题:第一个太空行走的宇航员去世了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苏联宇航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在莫斯科因病去世,终年85岁。

1965年,他在上升2号宇宙飞船(Voskhod 2) 外进行人类首次太空行走:用一条18英尺的系绳绑在飞船上,在太空里漂浮了12分钟,飘出飞船5.3米。中途他的宇航服一度因故膨胀,无法穿过舱门口,只好开阀放气,最终得以回舱。

出仓往事

列昂诺夫出仓行走的那一年,正是美苏太空竞赛的高峰。

他们的竞争者美国,由于正在进行的阿波罗登月计划的设计,使得当年NASA的总预算惊人地占到联邦预算的4.4%,尽管资金的流向在国会和公众的监督下严格控制,并尽量节约开销,但登月计划依然面临诸多非议;另一边的苏联投入资金未知,但在登月计划实施上已经落后于美国,为了赶在美国之前实施登月计划,急需加速进行太空探测试验。

而这次的载人任务只是为了回答一个问题:把人丢进太空中,能不能活?

由于仓外服的设计问题,出仓过程中列昂诺夫在真空中开始膨胀。这直接导致他在返回飞船的过程中被卡在舱门外,苏联的电视台也紧急将直播出舱的画面切换掉。列昂诺夫做了一个十分冒险的决定:将氧气从舱外服中排出。代价是他将面临缺氧,稍有不慎就回不去了。

事实上不光是舱外服的设计,在这次的太空试验中,苏联在各个环节的设计都极为激进,上升号的飞船和火箭没有配备逃逸塔,这意味着两名航天员如果在发射阶段遇到任何问题,是没有任何逃生方式的。今天看来,两位英雄宇航员能活着从太空回来都已经是万幸。

在列昂诺夫返回飞船之后,遇到的问题始终没能停止。

飞船内的空气控制装置失灵导致舱内氧气含量暴增;返程过程中飞船的减速火箭又出现了问题,导致着陆点距原计划着陆点远出386千米。通讯设备完全失灵、制暖设备失效。两个人只能出舱躲在外面,在西伯利亚冰冷的森林里听了两天狼叫。另一边,苏联军方也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救行动,最后终于通过无线电找到了二人所在的位置。

上升二号在航行过程中遇到的这一系列的问题,任何失误都足以导致任务失败。回到家乡后,列昂诺夫获得的荣誉等同加加林,被奉为航天英雄;与此同时,在此次航天计划中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也使苏联放慢了登月计划,上升计划的后续计划被全部取消。

列昂诺夫次年访问捷克斯洛伐克,受到当地群众热烈欢迎

我们为何向往太空

人类之所以要登上太空,并不是为了体验失重;不是为了寻找地外生命;不是为了在宇宙中感受孤独。我们登上太空,是为了寻找自我,重新认识自我,是为了更加清楚地看到自己。

人类从未比在太空行走时显得更为渺小或更为伟大,探寻地球生命与探寻太空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我们是谁?美国航天员阿尔弗雷德·沃尔登曾在太空中表示:

如今我们才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并不是为了仔细观察月球。而是为了回过头去,眺望我们居住的行星地球。

如今我们才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并不是为了仔细观察月球。而是为了回过头去,眺望我们居住的行星地球。

从阿波罗8号上看到的“地出”

太空探索的黄金时代源于冷战中美苏太空竞赛,在双方莫大的恐慌与期待中,人类前所未有地耗巨资向头顶的这片天空探索。而这充满了矛盾的起点,却能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当人们在太空中看到蔚蓝的地球时才意识到,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其实是一个整体。从那以后,警惕污染、饥荒、气候的声音越来越多。人类在陆地上全部的傲慢,在宇宙中都被一个孤独地球的照片推翻了。

1973年,列昂诺夫开始为阿波罗-联盟计划先后在苏联和休斯顿接受训练 。1975年7月15日,他作为指令长和工程师库巴索夫一起参与了联盟19号任务;7月17日,两艘飞船对接成功,交换了宇航员并进行了科学实验。因为此次行动,列昂诺夫获得了第二个苏联英雄称号。

在那个误解丛生的时代,在大西洋上方两万千米的高空上,美国的航空器与苏联的航空器完成了对接。两国宇航员进行亲切地握手,无数观众从电视屏幕上见证了科学消弭人类偏见、并改变时代的瞬间。

“阿波罗-联盟测试计划”的5名宇航员,右二为列昂诺夫

所以为什么会有很多孩子向往成为宇航员?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是英雄。

在深空探索这件事上,宇航员们就是勇入前人未至之境的开拓者,与任何人都不曾见识过的世界决斗。通过几年如一日的艰苦的训练,将一个个不可能化为可能;他们还需要是万里挑一精英,具备(肉体、头脑、精神)各类优秀的品质。换句话说,他们是孩子们心中的完人。

2015 年,NASA 宇航员凯尔·林格伦从漂浮在地球之外 350 万公里的国际空间站里,用视频连线宣布:中国作家刘慈欣的作品《三体》,获得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

刘慈欣随后在得奖中表示:

现实中的2018年,再也没有人登上月球,人类在太空中航行最远的距离,也就是途经我所在的城市的高速列车两个小时的里程。与此同时,信息技术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发展,网络覆盖了整个世界,在IT所营造的越来越舒适的安乐窝中,人们对太空渐渐失去了兴趣,相对于充满艰险的真实的太空探索,他们更愿意在VR中体验虚拟的太空。像有一句话说的:“说好的星辰大海,你却只给了我Facebook。”

不过我有一点可以确定:从长远的时间尺度来看,在这无数可能的未来中,不管地球达到了怎样的繁荣,那些没有太空航行的未来都是暗淡的。

现实中的2018年,再也没有人登上月球,人类在太空中航行最远的距离,也就是途经我所在的城市的高速列车两个小时的里程。与此同时,信息技术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发展,网络覆盖了整个世界,在IT所营造的越来越舒适的安乐窝中,人们对太空渐渐失去了兴趣,相对于充满艰险的真实的太空探索,他们更愿意在VR中体验虚拟的太空。像有一句话说的:“说好的星辰大海,你却只给了我Facebook。”

不过我有一点可以确定:从长远的时间尺度来看,在这无数可能的未来中,不管地球达到了怎样的繁荣,那些没有太空航行的未来都是暗淡的。

1989年,列昂诺夫受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之邀,首次到中国进行访问。彼时苏联还没有解体,中国才完成第一颗气象卫星“风云一号”的发射。他先后前往北京、上海、成都,并被授予成都荣誉市民的称号。

此后他坚持关注中国航天领域,并对中国取得的成就赞不绝口:“现在许多国家都在进行太空探索,但只有3个国家有自己的宇宙飞船、自己的系统和自己的宇航员,这其中就包括中国。”

中国曾经错过了大海,但不会再错过星辰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