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万亿!证大、先锋、海航们的危机背后,是一个更大的阴影。

原标题:1700万亿!证大、先锋、海航们的危机背后,是一个更大的阴影。

厂长的话

从“自首”的证大到“猝死”的先锋,资本市场的债务危机正在加速引爆。实际上,从批量死亡的中国首富,再到高债垒筑的美国政府,背后有个共同的阴影,那就是全球级的负债水平已来到历史新高,并在不断腐蚀着全球的经济增长,压制着资产端的收益。而随着降息大潮的如期而至,一时之间,“高负债、低增长、负利率”三方齐聚,绘成一套百年未有的资本画卷。。。在这起祸延全球的黑色浪潮里,资产配置的惯用逻辑会有哪些改变?债券、黄金、量化对冲这样的安全资产又该如何选择?

首富们的生死劫

天道有常,或因人势而迟,然终不误。

今年以来,资本江湖里的“突然死亡”,开始变得愈发频繁和多见。

证大戴志康,世袭贫农却有一副“鹰顾狼视”之相。这位狠辣果敢的杠杆赌徒,从公私募、房地产到互联网金融,征战一生看似无往而不利。。。然而从承诺良退到投案自首,这位大佬的落幕仅用了短短三天的时间。

先锋系张振新,更是在集团危难之际突然“撒手人寰”。灰色的讣告背后,除了“一了百了”的操盘人,还有花枝招展的女高管和尚未兑付的700亿,小散翘首以盼。一时之间,各路人马来去匆匆,好不热闹——这不得不让人联想起去年同样命陨的海航掌舵手王健。

2018年7月,这位不可一世的前董事长不慎失足,于异国他乡跌落身亡。他在那个集团资金缺口爆发,债务压顶的颠簸岁月里恰如其分地退场了。

从结果来看,这两位巨头的辞世,没能带走“江山”的残石片瓦,却让无数的秘密黑洞消逝于无形。

水面之下,暗流涌动,或许还有多少秘辛不足为外人道也;而水面之上下,“成王败寇”的故事也在加速上演着:

2019年,因债务危机栽倒的各地首富已多达10人:

云南首富赵兴龙,名下上市公司负债90%,逾期项目40亿;

山西首富李兆会,负债234亿,名下已无可执行资产;

浙江女首富周晓光,逾期200多亿,还有数百亿的短期负债高悬于顶;

宁波首富熊续强,一年之内亏空掉300多亿的资产,完成了247天史上最快的高位俯冲!

。。。

从共性来看,公司经营不善,转型失败均是表象。实际上,这些巨头企业的失败大可归结为特殊环境下杠杆狂奔的负债反噬。

毕竟在大佬们看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是不是问题;只要能贷到款,那就没有风险。

在负债融资、一本万利的终极信仰下,他们或谋求上市、或争夺牌照,吃相难看者甚至还玩起了“无中生有”,大建资金池,将他们的“不可承受之重”分担给了成百上千的底层投资者。

还有一个现象是,企业接连违约,资产端质量的下滑,导致不少金融平台的大佬“铤而走险”。比如先锋系张振新,去年接连入股绿城中国,征战区块链,无奈兵败如山倒,没能靠着投资补上窟窿,反而凿出一个更大的黑洞。

全球债务危机

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速依然给力,整体情况尚且处于安全期间。但放眼全球,从知名大企乃至到国家层面,“高负债危机”早就成了一把孤悬于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说到借钱的本事,作为全球最大的债务主体,美国才是此间集大成者的老祖宗。

公司债方面,举世称道的美国企业(金融、非上市中小企和家族企业不算在内),其债务总额已达到10万亿刀,比08年次贷危机时增长了52%。而在盈利层面,同期美国营业利润却同比下滑了8.3%,公司所持现金更是同比缩水了15%。

到了政府这块,据公开数据统计,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已激增了一倍之多。到2018年,其债务总额突破22万亿刀,比全美当年的GDP还多出7%。。。这么说吧,光是“美债利息”这一项,美国政府今年就要拿出6580亿刀的代价,这一数字已经超出了全球第二十一大经济体波兰的GDP总量。

当然了,美债有恃无恐的背后,还有着美国国家信誉的至高背书,老生常谈的美债问题不过是温泉般的“小火慢炖”;相比之下,全球范围的债务危机,才是销魂蚀骨的三昧真火。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当下全球的债务总额已经攀升到246万亿美元,即1700多万亿的人民币——要知道,去年的全球GDP也不过86万亿刀的光景,如此算来,我们所负担的债务已接近我们产出价值的三倍!

更要命的是,和“首富”败亡的路数如出一辙,这种负债行为本身并未带来盈利的预期增长,它反而在腐蚀全球来之不易的经济增长。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上半年,在全球几个主要的经济体里,除中国、印度之外,GDP增长都普遍乏力,尤其是“欧洲列强”,基本都在生死线上徘徊:

对于全球经济的发展前景,经合组织于近期还下调了2019的增幅预期,从原先的3.2%降至2.9%,并称“全球经济的扩张情况已创下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弱”。

负利率时代下的资产荒

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为了对冲下行风险,屡试不爽的降息、宽松再次被“请出神庙”。

从1月28号加纳的“头啖汤”,到9月13号越南宣布降息,包括美国、欧洲央行在内,全世界已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涌入了浩浩荡荡的降息大军。

不过,相比以往的“放水”,当下的降息空间已是前所未有的小了。

要知道,利率武器虽有涨有跌、沉浮相伴,但整体还是在走“下降通道”,它终究会来到“降无可降”的地步。于是,近期的欧洲诸国,就纷纷重拾起了08年时用过的“负利率”武器:

欧洲央行宣布下调存款利率10个基点至-0.5%;

丹麦日德兰银行向客户提供年利率为-0.5%的10年期贴息购房贷款;

瑞士银行宣布将对5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征收年费;

德国发行全球首个负利率30年期国债。。。

乍眼看去,这些政策都有点荒诞不羁,不合逻辑。

像德国的负利率国债,债权人放债非但拿不到利息,还得额外赔钱进去;丹麦的负利息房贷更加过分,申请房贷不但分文不取,银行还要倒贴你钱“求”你买房。

实际上,负利率,就是以“逼迫银行积极放贷”的方式来刺激经济增长,同时也是为了缓解各国政府和企业的压力。债务成本高,利润率本身已非常微薄,如果债务成本再上升,真的就是不能承受之重了。

除了德国,日本、瑞士、丹麦等发达国家都因各自原因主动或被动地进入到了国债负利率时代。而据统计,目前全球负利率的政府债券已超17万亿美元:

国债利率,是企业债,金融债等等的参照基准,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网贷平台高利率难以维持。巨大的负债下,正常的企业已经难以承受如此之高的借钱成本,那些都是在拆东墙补西墙了。

那么,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买负利率债券呢?

原因之一是,大家预期利率还会继续下降,这种情况下,当前的负利率债券虽然没利息,但是债券价格会上升。

如果说,货币宽松的背后,是经济复苏预期的减弱;那么“负利率”现象的背后,则是大笔无处安放的资金,即人们对“安全资产”的渴求。

何以为家?

而当寻常的避险套路失效的时候,一些另类资产的炒作就出现了商机。在某些有心人的故意引导下,当下的“炒货”居然成了一种避险投资的替代。

“房住不炒”后,比特币水涨船高;比特币暴跌后,炒鞋又成了新风尚;鞋子完了还有裙子,裙子之后还有盲盒。。。总而言之,从你衣食住行的每个犄角旮旯里,只要有资本驱动,都能成为溢价爆棚的另类投资品。

厂长这里要提醒大家一点,比特币尚且有“数字黄金”的说法,但后面的另类资产,本身就是些华而不实的泡沫资产,玩的就是搏傻和心跳,而击鼓传花的鼓点说停就停。“炒货”注定会是一场腥风血雨,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比起寻常的股票投资都要凶险万分。

40年前,君子兰“略施粉黛、淡扫蛾眉”的高洁清雅,让人为之神往。

长春市提出发展“窗台经济”,号召家家都要养3盆至5盆君子兰。随后,长春家家以养君子兰为荣,市价超过万元。很多人奔波一年,赚得钱却不够买盆君子兰。

几年后,泡沫破灭,声落花落,君子兰价格暴跌超99%。

如今重建舞台,换了演员,却依然是那出折子戏。

比烂时代,群魔乱舞,我们要做的,是找出那些真正有价值的资产,能帮我们避险的资产,而不是病急乱投医。

这个是历史上,降息的各个阶段,大类资产的表现情况。

可以看到,降息周期里,货币贬值中,债券和黄金,都具有很好的投资价值。

而在股票和大宗商品的投资上,厂长的建议是分散投资多种策略的基金:

挖掘价值股,业绩稳定的股票基金;跨市场套利、积少成多的对冲套利基金;规模系统性风险,追求选股带来的超额收益的阿尔法策略基金;在期货市场游刃有余,赚取稳健收益的量化CTA。。。

这里厂长整理了一份资产配置方案,列出了股票多头、量化指数增强、量化CTA、对冲套利、阿尔法策略、复合策略、债券、黄金等的产品配置,重点私募给出了详细的解析。

其中债券和对冲套利策略产品,回撤极小,避险作用比较突出,而在低利率环境下,债券牛市大概率也还将继续。避贬值风险的话,美元基金和黄金ETF比较推荐。

具体的私募包括重阳、景林、高毅、汉和、少薮派、九坤、幻方、明汯、展弘、黑翼,还有厂长最近实地走访,发现的小而美的私募。详细的内容都放在图片名单里了,加入知识星球“私募工厂”即可获得。

刚兑打破,保存渐成往事,而这些或依靠经验丰富的基金经理,或有着稳定的量化模型的基金,可以帮助我们在追求超过年化10%的收益的同时,控制好整体的回撤,是很好的替代品种。

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最好的时代也正在到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