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惠善鱼死网破苦苦纠缠,开炮被骂翻,不如学老子所言相忘于江湖

原标题:具惠善鱼死网破苦苦纠缠,开炮被骂翻,不如学老子所言相忘于江湖

34岁的韩版杉菜具惠善和老公安宰贤闹婚变,自新闻出街以来戏剧性发展已经占据头版很长时间,具惠善的行为举止,已经朝不可控方向发展。

先前她在IG上指控男方外遇,指婚姻破裂的原因是男方出轨同剧女演员,更称在老公电脑里发现他和女演员在酒店穿睡袍、吃宵夜的照片,不过遭安宰贤强烈否认。前日她公开「浴袍照」暗指是安宰贤出轨证据,并以此作为刚发行的新歌封面照。不过照片曝光后,她立刻被打脸照片是安宰贤和具惠善交往前拍下的旧照。

据《Dispatch》报导,从具惠善公开的浴袍照可见,白色浴袍上绣着「W」字样,应该是知名酒店「W hotel」,不过「W hotel」早已退出韩国,2017年4月才改名「Walkerhill hotel」重新营业,但该酒店工作人员表示,酒店从未提供过白色浴袍,目前使用的浴袍是深灰色,「W hotel」时期则是使用酒红色浴袍,代表具惠善提供的照片并非在韩国拍摄。

经过调查后发现新加坡「W hotel」仍在使用这款白色浴袍,而安宰贤的律师也证实「安宰贤确实在2012年12月30日有去新加坡的出国纪录」,推测具惠善提出的证据是安宰贤2012年拍下的旧照,且时间点正是2人交往前2年,根本不存在外遇嫌疑。

事实上,日前安宰贤就曾反驳具惠善指控,解释浴袍照是和前女友交往期间拍摄的照片,连具惠善都曾在节目《新婚日记》中当成小故事分享,如今却被当成出轨证据,让网友感叹「造谣真的不行」、「已经看不透她讲的话是真是假了」。

具惠善一连发出自己不少同款自拍照,可见明显发胖,也是崩溃的一种表象

具惠善上月推出新歌《死了才可以吗?2019》,歌词似乎在诉说失婚心情,「在沉睡的夜晚,会有比昨天更好的明天吗?希望变成绝望,回忆变成了罪,耳边传来你的呼吸声,无法忍受的离别,为什麽要活著才可以?」、「我是不是死了才可以?我的心在哪裡?你在哪裡?没有什麽是永远的」,歌词内容充满悲伤孤寂。也引来粉丝两极反应,一些人继续为她加油打气,但仍有大批网友质疑她刻意炒作,「这歌名真的让人遐想无限」、「这位真的是短暂的引退了一下,说好的大学呢」、「她不是说要退圈休养吗,怎麽发新歌了」。

昨日她在IG写道:「《死了才可以吗?2019》,这是原本要公开的专辑封面,我已经向法院提交了4张照片(照片上压的日期是新歌发表日)。」暗示她已经将安宰贤疑似出轨的证据提交法院。

之后具惠善又删除「浴袍照」,并在IG发文指控安宰贤家暴,「真是奇怪,现在是他对婚姻生活不忠诚,还有外遇的嫌疑,更不用说他是个会酒后暴力的人,大家竟然还认为是我把他逼疯」,并表示过去是她一直在忍耐对方,没想到最后安宰贤却向她提出离婚,让她直呼对方「很残忍」,原本想继续透过IG爆料,但她想到过去3年婚姻生活曾经很幸福,让她一时之间很难接受这个情况,并坦言「这段时间我非常憎恨他,甚至希望他彻底毁掉,但现在我已经洩愤完了,以后不会再提到他了,因为我已经不爱他了」。

「非常恨他,希望他毁掉」,具惠善的行为举止已经愈来愈脱离正常值,网友担心她身陷在自己的戏剧化构想中,可能会引发自我伤害行为。

这个月以来依然能从具惠善铺出来的内容中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一时说要进修,一时又推新书,还有放出MV,一时又发住院晒点滴的照片。

孔子曾说:「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这段话在感情上也解释得通。当我们很爱一个人的时候,即使将性命交给对方都没关係,只求他能够好好的活著,一旦情变,憎恶之情生,便恨不得诅咒对方。

同样的对象,以前希望他活得好,分手时诅咒他死去,像具惠善这样表现得十分极端,非得将最后一点资源、好感皆消磨殆尽,直到完全无以为继,逼近恶之欲其死的地步,才愿意放手,结果两败俱伤。

古代圣贤老子有言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当泉水干涸,鱼暴露于陆地,它们便会张开嘴来,将潮湿的气息或唾沫吐向彼此,让彼此可以舒服些,增加存活的机会。但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江湖才是鱼应去的所在,那裡有无穷无尽的水,使鱼得以生存。

倘若我们相处或相爱的资源濒临匮乏,何必还要苦苦相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