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医榜样 | 5年颗粒无收,却深耕肾病15年,医学科研贵在静心

原标题:青医榜样 | 5年颗粒无收,却深耕肾病15年,医学科研贵在静心

“我不太喜欢别人认识我,能安静地干干活挺好的。”这是记者联系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吕继成教授所听到的第一句话。中华医学科技奖二等奖、华夏医学科技奖二等奖、教育部高等学校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学分会2019年“杰出青年研究者”奖……这么多学术成果究竟出自一位怎样的研究者?他在科研之路上又有哪些故事?

我不太喜欢别

人认识我,能安

静地干干活挺好的。

深耕IgA肾病15年

IgA肾病是我国最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肾炎,也是引起青年患者尿毒症最常见的原因之一。由于该病的病因尚未明了,到目前为止,仍缺乏特异性的治疗手段。

从2004年获得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学位算起,如今44岁的吕继成已经深耕于IgA肾病领域5000多个日日夜夜了。

在读博时就研究这个领域,毕业后就更想一门心思地钻进去,从未想过改变,即便是在最难的头5年”。

吕继成所说的“头5年”是指2004年~2009年,这也是他博士毕业后进入临床工作后的最初5年。

临床研究需要积累足够的患者资料数据,而肾病相比心血管疾病而言,疾病进展自然速度较慢。例如,基础肾功能方面,慢性肾病3期的患者(肾小球滤过率60ml/min)按照平均每年下降4~5ml/min的速度,进展到尿毒症透析至少需要5~10年以上,而观察患者也就要花费相应的时间。

在5年时间里,虽然也做着各项研究,但眼见着同事们论文频发、硕果累累,吕继成自己却“颗粒无收”,内心的焦虑和压力也与日俱增。

导师给他吃了定心丸

“那时,我的导师王海燕教授(被誉为“中国肾脏病之母”)和张宏教授给了我很多精神上的鼓舞和力量。王海燕教授更是反复强调,‘不要以文章论能力’。

有了精神上的支撑,我就一直专注于研究本身,靠着信心,渡过了难关。直到现在,科室里的老师们,例如周福德主任依然对我的研究给予莫大的支持和鼓励”吕继成说。

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吕继成及团队的科研工作渐入佳境。他开发和建立了IgA肾病的生物标本库,并开展了多项相关的大型前瞻性队列人群研究。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又利用IgA肾病发病机制和表型差别特点,探索系统性的IgA肾病治疗方案,以改善患者的预后。

我们为什么做临床研究?

2017年,吕继成两次受邀到新加坡和苏格兰参加国际改善全球肾脏病预后组织(KDIGO)的《KDIGO肾小球肾炎临床实践指南》和《KDIGO慢性肾脏病高血压临床实践指南》的修改讨论,是12名IgA肾病临床指南的建议讨论专家之一。

在某医生评价网站上,吕继成的页面上留下了很多患者的肺腑之言:

“吕医生非常敬业,为了多看几个病人,连饭都顾不上吃”

“吕大夫是真正有学识的好医生,只要找他看过病,就会被他本人的真才实学和儒雅所吸引”

“我是新月体肾病患者,多亏吕主任当初给我办理加急入院,通过1年多治疗,现在肾病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

一边是临床诊疗,一边是科研工作,平衡好两者的关系并不容易。吕继成认为,对于一个好的临床医生,临床研究能够提高其对疾病本质的认识。做临床研究不能脱离临床需要,应把研究的初心放在满足患者需求上。

为了肾病患者能妊娠,他发起了一项研究

他曾遇到一位患病10年一心想怀孕的新月体IgA肾病女性患者。许多医生都不建议其怀孕。吕继成分析了当时几家大医院的类似患者妊娠的住院数据,发现确实有很高的妊娠严重并发症风险。

然而,经进一步细致分析后,他又发现,大型三甲医院的妊娠数据一般可能具有较大的就诊偏倚,因为患者常常是合并了并发症才转诊大医院。而基层医院成功妊娠的病例并没有得到记录。

由此出发,吕继成基于门诊的前瞻性随访队列,连续开展了两项临床研究,最终得出结论:1~2期肾脏病患者妊娠风险低,3期以上妊娠的肾衰风险增加5倍多。而那位新月体IgA肾病患者经过治疗,肾功能恢复到1期,在39岁时成功怀孕并生产,情况稳定。“临床医生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单纯看病上,而要多思考,只有这样,医学才能进步。”吕继成说。

硕果累累依旧快步前行

吕继成常常与年轻医生或学生分享他的科研之道。他认为,开展临床研究的首要任务是立题,以解决临床问题为目的,重视其可靠性与创新性,敢于批判地看待研究与指南,要致力于提供可靠的临床证据,正如爱因斯坦所言,“一个好的问题胜过无数平庸的研究”。

自2009年开始,吕继成多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优秀青年基金以及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科研基金的资助支持,并开展了一系列创新型问题的研究。

例如,他所在的课题组建立并改良了半乳糖缺陷IgA1(Gd-IgA1)及抗糖抗体测定方法,提出IgA肾病发病机制的异质性,并对IgA肾病均为“自身免疫性疾病特征”的传统学说提出质疑;针对高危IgA肾病患者,在国际上最早报告了激素和RAAS阻断剂的联合治疗策略疗效(2009年),并通过开展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TESTING研究予以证实;提出了免疫抑制治疗联合血浆置换治疗重型新月体IgA肾病的新策略。

此外,还发现了采用比目前指南推荐更低的强化降压目标(130/ 80mmHg以下),可有更有效的心肾保护作用,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类降压药可能比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类药物具有更大程度上肾脏保护和降低患者死亡风险,而他汀降脂药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蛋白尿延缓肾功能的下降速率,并显著减少23%的心血管并发症,但其疗效随肾功能下降而下降。上述各研究结果也推动了2017年美国高血压临床实践指南降压目标的修订以及2019年KDIGO国际肾小球肾炎共识的更新。

“我的学生都哭过,但他们都不曾后悔过。”

“有了基金课题,意味着科研工作者要背负着更多的责任。同时,我们也需要培养更多的人”。目前,吕继成作为研究生导师负责5名学生的带教工作。他坦言,学生们几乎都因为高压、繁重、琐碎的科研工作而哭泣过,但没有一个学生选择退出。

“我有个带教5年的学生,有段时间做数据分析要做到夜里两三点,连续数日后终于做完了。学生发信息给我,‘老师,原来完成一项艰难的工作让人如此轻松和兴奋。’”吕继成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如这位同学一样,吃得苦中苦,且不后悔在科研工作中的付出。

文/本报记者夏海波

编辑制作/夏海波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健康报社有限公司,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12IRXNTX】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