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祎在宴会上被刺杀,幕后凶手是谁,会是主张北伐的姜维吗?

原标题:费祎在宴会上被刺杀,幕后凶手是谁,会是主张北伐的姜维吗?

公元253年的年初,已经成为季汉政权一把手多年的费祎志得意满,搞了一个大型而隆重的新年party。当然这也是费祎的传统,本来这种岁首大会其实在蜀中地区的传统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新年交流平台,但是费祎上台后,按照自己喜欢热闹和笼络人才的性格,把这个大会搞得风风火火,热热闹闹。费祎向来很聪明,他知道这样一个大会,一定会在团结那些反对派和北伐派上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宴会进行的过程中也正如费祎所料,一切都非常顺利,节奏平稳,时不时穿插的蜀地歌舞也让费祎多喝了几杯酒。就在这种酒酣耳热的情况下,费祎发现一个人向自己走来,此人是之前姜维在蜀地作战中俘虏的一名魏国官员,名叫郭修,因为这个人表现出来一副非常积极融入季汉的样子,加上有情商又有眼界,所以被姜维送到了季汉的朝堂。为了更好地招纳降人,郭修成了季汉的活牌坊。

看到郭修走过来,费祎也准备象征性的打个招呼,表现一下自己的接近底层干部的亲民政策和平易近人的特点。然而万万没想到,走近费祎的郭修,掏出刀子来狠狠地朝费祎捅去,而费祎因为喝多了酒反应迟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捅,在座的其他人也不曾预料一场宴会会发生这种事,最终结局是季汉执政大臣费祎被当场杀死。

就这样费祎以这种略显荒诞的方式走完了自己的人生。

费祎被刺无疑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件,无论是从什么角度讲都是如此,如果你仔细去研究会发现很多不符合逻辑的情况。首先是费祎,费祎为什么会亲近一个来路不明而且地位不高的降臣,须知郭修并不是夏侯霸这种跟司马氏执政有血海深仇的曹魏贵族子弟,至今为止连他的姓名记载都有各种说法,那么对于这样一个人,费祎的信任显得非常突兀;其次郭修的刺杀动机也很有问题,如果他是忠于魏国的刺客,刺杀费祎或者如记载般想要刺杀后主很明显是南辕北辙的,主张北伐的代表人物是姜维,费祎在任恰恰是主张修养生息和割据蜀地,刺杀了费祎不更加会鼓励姜维的北伐吗?

那么幕后主使正是姜维?不急,我们接着分析。姜维和费祎的关系,一直以来都不算融洽,自从蒋琬死后,姜维想要实现诸葛亮的北伐计划,但每次出兵都被费祎所限制,数量不超过一万,而郭修又是姜维所俘虏的献给朝廷的,这种种迹象仿佛暗示我们,费祎的死跟姜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需要解决:我们今天都能发现姜维的种种疑点,对于季汉政权来说,难道无法发现吗?刺杀辅政大臣这种恶性政治事件姜维居然没有在事后受到任何惩罚,难道不是非常奇怪?当然你可能会说姜维具备兵权让季汉对其有所畏惧,然而历史并不是三国演义,之前我们提到姜维在费祎时代频繁坐冷板凳,手里的权力和话语权被削弱到了最低点,在这种情况下姜维有什么办法去威胁后主?

无论如何,今天的我们所能分析到的,就只有排除费祎被杀的几个可能嫌疑人,至于真正的嫌疑者,实际上已经很难考证。当然相比较考证原因,费祎被杀所带来的后果其实更加值得分析。

作为诸葛亮钦点的继承人,费祎在蒋琬死后很好的维持住了季汉的政治局势稳定,同时也在已经拥有的基础上发展经济,提升国力,至少是在费祎执政的时间段,从内政的角度,诸葛亮的政策得以继续沿袭,季汉的整体形势,还是处在一个相对比较平和的状态。

然而费祎的另一面,则是将季汉的政治纲领全面打破,如果没有后来的姜维北伐,对于整个季汉来说,失去了“北伐中原,兴复汉室”这个理想主义的旗帜,即使季汉不灭亡,也只能成为跟历史上其他割据政权类似的偏安势力。

这对于季汉来说,或许比简单的政治稳定更为致命,没有了团结内部的号召力和能够集合力量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本土化的季汉政权,已经大大降低了自己的上限。从这里可以看出,费祎的战略大局观,其实是有问题的。

不过无论如何,作为季汉后期的政治代表人物,费祎还是合格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人无完人,今天的我们,也很难再去苛责他要做到更多,驱动历史进程的,相比较个人的努力,或许只有大势才是根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