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前已立遗嘱,北大原校长丁石孙:不留骨灰,愿意再回到自然

原标题:27年前已立遗嘱,北大原校长丁石孙:不留骨灰,愿意再回到自然

丁石孙,出生于1927年9月5日,已于2019年10月12日去世,特此通知。

以上是按照丁石孙先生在遗嘱中所要求的格式而写的。据@北京大学官方微博消息,著名数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北京大学原校长丁石孙,因病于2019年10月12日14时3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鲜有人知的是,对于自己临终前与谢世后的人和事,丁石孙早在他65岁生日,即1992年9月5日,就已经安排妥当,其睿智、真诚与坦然令人敬佩。

然而对待死亡,普通人做好准备了吗?

立遗嘱要求不要造成“不必要的痛苦”

“今天是我65岁的生日,似乎是应该想一下自己的身后事。没有人能准确地预见自己死的日子,因之话早说为好。”丁石孙在遗嘱中这样说。

这份遗嘱来自《有话可说——丁石孙访谈录》,一部关于这位数学家的口述史著作。遗嘱写于1992年9月5日,当时丁石孙已卸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1984年3月至1989年8月)。他在遗嘱中说,自己死后不要任何仪式,要火葬,不留骨灰,“我来自自然,我愿意再回到自然”。

这份遗嘱内容简洁,寥寥数语,却涵盖自己的临终治疗、遗体告别、遗产处理甚至通知格式等内容,最后还特意宽慰亲人,“请不要为我的死悲痛。我衷心希望你们生活愉快”。

在临终治疗方面,丁石孙表达了他对更有尊严地离世的希望。他写道:“如果我有一段病重的时间,千万不要为了延长生命给我和大家造成不必要的痛苦。如何处理,请我的爱人做决定,她是了解我的”。

至于遗产,他说现款捐给北京大学数学系,实物由亲属处理。

倡导“尊严死”:让死亡不提前也不拖后

更多人正意识到,通过立遗嘱选择人生谢幕的方式、交代后事,可以让自己和身边人更从容面对生死。

今年3月,中华遗嘱库发布《2019中华遗嘱库白皮书(广东篇)》,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华遗嘱库已为127968名老年人办理了遗嘱,其中在粤共订立26873份,占总数的21%,这些遗嘱涉及最多的是对遗产的处理。

立遗嘱不仅可以更好地处理个人的遗产,还可以更好地选择自己告别世界的方式。2017年3月12日,台湾作家琼瑶在网上发布《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对家人说,万一自己病重,“你们不论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一时引起热议。

名人主动选择生命的谢幕方式,不应只是街头巷尾的谈资。在人生的最后,要不要心肺复苏、喂食管?选择救治的疼痛,还是自然离世的安宁?已有许多公益组织在努力让普通人意识到自己有这份选择的权利。

其中,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致力推广供大陆居民使用的生前预嘱文本《我的五个愿望》,帮助临终者实现符合本人意愿的"尊严死"(Dignity Death)。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总干事罗点点在多个场合表达她对“尊严死”的理解,她介绍这五个愿望分别是:一、我要或不要什么医疗照顾;二、我要或不要生命支持系统;三、我希望别人怎么对待我;四、我希望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什么;五、我希望谁来帮助我。

该协会倡导,人们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放弃抢救和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让死亡既不提前,也不拖后,而是自然来临”。

“死亡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情,属于最高级别的个人隐私。”罗点点前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认为,没有人知道真正好的死亡是什么样子的,是应该抢救到最后一刻,还是应该放弃,应该由每一个人明确地说出来,让别人帮助自己实现愿望。

多个高校开设“死亡教育”课:名为谈死,实为论生

人们避讳谈论死亡,但死亡却常常悄然而至,不分老少。

2017年,29岁的北大女博士娄滔在患上“渐冻症”后留下“遗嘱”,要将器官捐献出来,还说“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当年,这份遗嘱感动了无数网友,被赞美为“最美遗嘱”。

娄滔面对死亡的从容,也引起社会对死亡教育的思考。

据了解,死亡教育兴起于西方世界如美国,中国台湾地区受其影响,20世纪90年代开始有了死亡教育,而大陆地区的死亡教育仍然比较缺乏。

南都记者注意到,2000年广州大学开设我国大陆地区第一门死亡教育课程《生死学》;山东大学基础医学院2006年开设了《死亡文化与生死教育》;北京大学2017年也开设了《死亡的社会学思考》这门课。

有学者指出,目前中国内地已开设死亡教育课程的高校不足20所,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死亡教育课程在中国内地的开展也不够全面和规范。山东大学医学心理学与伦理学系副教授王云岭说,死亡的教育应该是贯穿全生命周期的,中国人的生命教育比较少,死亡教育更差。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主任医师顾晋指出,很多癌症晚期患者饱受病痛折磨,但家属往往会拒绝接受舒缓治疗,怕被认为是不孝;社会上年轻人自杀现象时有发生,我们对尊重生命相关教育有一定欠缺。

他建议,从中小学就开始开展死亡教育,让人们尊重死亡,尊重生命。

在《死亡文化与生死教育》这门课中,王云岭表示,“死亡教育名为谈死,实为论生”,死亡教育通过帮助人们树立恰当的人生观和死亡观,教育人们热爱生活、珍视生命、正视死亡,“保证人们在关键时刻作出正确的选择”。

文/胡明山

编辑:胡明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