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专题报道《根脉》(十二):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

原标题: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专题报道《根脉》(十二):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

作为中国最高学府之一,清华大学的校史与国运紧密相连。历经救亡图存、抗日战争,1946年清华大学回到北京复员开学,1956年国民党当局在台湾也进行了“复校”。如今人们常用“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来描述两岸清华的血脉联系,而这句话就出自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刘兆玄之口。

苏畅 厦门卫视驻台记者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里是位于新竹的台湾清华大学,与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拥有着同样的校训、同样的校徽与校歌,两所学校穿越时间和空间,共同流淌着那一句“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

在北京,清华大学有着地标建筑二校门。走进新竹清华,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这里也有一个三分之一大小的复制版。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同样的感觉,就是那个北京的校门,其实我很熟悉。我们有一个小的模型,放在学校图书馆的中庭,感觉就是很熟悉。进到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校园里面,其实很多地方也很熟悉。

刘兆玄在1987年到1993年间任职台湾清华大学校长。2010年,他以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会长身份来到北京,作客清华大学进行演讲。一走进校园,熟悉的景致让他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虽然现在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台湾新竹,但其实这个清华还是原来那个清华,所以我才会有感而发讲那句话。

苏畅 厦门卫视驻台记者

2013年,为了纪念前辈校友,同时作为校友活动中心,台湾清华大学在校园里建立起清华名人堂。入口处的浮雕上有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以及陈寅恪,有“清华永远的校长”之称的梅贻琦校长也在其中。正中央这五个字也大有来头,这五个字提取自著名思想家胡适的墨宝:清华名人堂。

雕像和照片,无声倾诉着台湾这座清华大学的“前世今生”。上世纪50年代,台湾陆续对多所源自大陆的学校进行“复校”,清华大学便是其中之一。

时任校长梅贻琦带着从大陆赴台的教职人员一同设计建造,加上后续校友们积极捐建,让这110多公顷的土地上,一层一层垒起了新竹清华园。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这些老教师、老教授们,他们对位于北京的清华有很深的回忆。所以他们建宿舍的时候,就叫“斋”,斋就是清华用的。比如清斋、华斋、女生宿舍叫静斋等,教授住的宿舍,也是东苑、南苑、西苑,这个是和清华同样的布置和叫法。

在中断联系的年代,两岸的清华大学都以理工为招牌,更不约而同地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注重多元教育、兴办研究院、提升学术地位。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一上来就已经把学术水平,放在一个比较高的地位,然后再往下发展。这个策略可以说是不谋而合,两边学校都是同样的策略。后来想想这个原因也不奇怪,其实是同一批老清华校友在做这些事情,只是有一些人跑到台湾来,有一些人留在北京。

既已心有灵犀,自然一点就通、一拍即合。1991年,清华大学迎来80周年校庆,而捅破两岸窗户纸的人,正是刘兆玄。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陈省身就冒了一句话出来,他说今年已经80周年了,应该跟大陆的清华通一通,你敢不敢和大陆的张孝文张校长通一下,我说我敢啊,没什么不敢。

借着校庆的机会,刘兆玄邀集了杨振宁、李政道、陈省身等早已享誉国际的清华校友到新竹演讲,正是陈省身这句半开玩笑的提议,撩动了刘兆玄心中的交流之弦。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那时候还用电报,我就拿餐巾纸当场写了:两岸同庆清华80年。我们这边找了四位校友,希望可以跟大陆同庆清华的生日,这样一个东西就电报发过去了。过了一会儿,北京那边就有电话打回我办公室。这就是两岸清华交流的开始。

无形的牵念终于化作实实在在的联系,两岸清华大学从此交流热络,校长互访,签订合作备忘录,百年校庆,两岸同贺。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我在做校长的时候,那时候可能在国际上,知道新竹清华大学的人比较多,因为当时发表的学术论文比较多。当然现在就反过来了,学校规模也差很多,大陆的清华大学,研究水准也提升了非常多。

刘兆玄感慨,随着两岸实力的此消彼长和对教育的重视投入,两岸清华大学的排名也变了。

但两所学校同根同源的联系不会变,越来越多的新竹交换生去北京念书,他们带去的不仅是合作,更会让这一笔清华继续绵延。

刘兆玄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

两岸学校可以共享一些资源交换学术,不管是从教授还是学生的层次,多做交换交流的话,如果说一笔写不出两个清华的话,那么这个清华可以一加一大于二,可以更好。

★来源:厦门卫视《两岸新新闻》栏目

撰稿:苏 畅

✎编辑:陈锦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