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

原标题:落叶

作者: 任祥 (黄冈浠水闻一多中学)

屋外细雨醉打琵琶,我静静地坐在门前品茗,看落叶化土,聆听秋风萧瑟,心中流溢出一股丁香般的惆怅。

不经意间的一瞥,一片片从天而降的黄叶纷纷落入窗檐,轻盈的弧线抛落在眼前,像开着一场盛大而华丽的开幕式,在临空上演开来,仿佛一帘幽梦。把头往外一伸,才发现,秋风吹过,是秋天悄悄来访了。落叶铺地,北风呼啸。流露在尘埃中的气流和尘土末散发着秋天的味道,溢满了山村的田野里。晴朗的日子,走在枯黄得像转烟草一样的小道上,望着漫山遍野的白杨树上翻滚的叶子,和着普照的阳光在氤氲的空气中摆动,风的节奏在“枝头”这个狭窄的舞台上肆意地跳跃,阳光透过僵硬的枯枝照射出斑驳的倩影,以最温和最透彻的语言和树叶呢喃,干瘪的叶子,兴奋地颤抖,通体透亮,像一页页黄金锻打的箔片,更加炫耀的昂起头来,而当阳光微笑地和风在地下对语时,叶蜷缩的身体立即显得躁动不安,竭力的与风挣扎,摆脱树的束缚,参与到这场大众的演讲中,只是为了让昏昏入睡的田野热闹些,让忧郁的花儿有个陪伴。

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场美伦美幻的大自然演讲,想起了老年孤独的李清照,当年也是否站在同样的梧桐树下,仰面朝天吐出:“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想到了老病多愁的杜甫唱着“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想到了“雁字回首时”该是一个怎么的凄凉。

秋天就是这样地哀伤着,婉转着。落叶动听的声音就响在这日出之前的黑夜,用煽情的语言向你诉说着重逢的喜欢,友情的温暖和哪怕是因十分短暂的离别而产生的愁绪。

不知什么时间,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阳光的暖意和落叶原有的躁动似乎可以压压火了。

我走近一株小草,隔着缝隙掂起脚尖,弯下腰看到的是另一番奇景,“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草抑制不住满心的悸动,争先恐后的吐出绿芽,在岁月的变迁中化作了泥土的芬芳,告别了曾经淡雅的气息。

步入雨中,雨水顺着发丝流下来,体味着“一层秋雨一层凉,点点滴滴到天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等待。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说:“比起北国的秋来,正像是黄酒之与白干,稀饭之与馍馍,鲈鱼之与大蟹,黄犬之与骆驼。”北国之秋粗犷、浓烈,而此时,落叶正诉说南国的秋,表现的是一种内刚外柔的凄美。

雨停了。渐渐沥沥的雨下着,终于累了,不再在青石板上颤动,不再挑逗那些赢弱的落叶……秋阳如邂逅一场盛景之后摆出的苍美的手势,恬静的回眸一笑。

我从屋檐下向外走出,向四周望去,远方的屋顶异常朦胧,分不清是虚还是真实。屋檐上的水珠不时的往下落,远远望去仿佛是一颗颗镶嵌在空中的水晶石,而滴在花瓣上的水珠又像粒粒钻石在阳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

走出屋檐,我边欣赏着这雨后的秋天,边沿着田梗的羊肠小道向回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远处的落叶经过雨丝的洗礼,愈发光亮,像沐浴着雨的亲吻,似凝眸娇羞的新娘,含着脉脉的泪珠,虽洗涤了往日多天积累的尘土,却洗不掉叶渐已苍老的面容。曾经穿越无数风雨的旅途,在这一刻将要止步,那经历岁月沧桑的感觉,就如同爷爷家的老照片。

雨带走了落叶曾有的辉煌,而风却给了它最神圣的葬礼——叶落归根。优美的旋律中,叶以最隆重最庄严的方式告别了它短暂的生涯。

如今望着窗外的落叶,仿佛每一片叶子都在述说着一个故事,或婉转凄美,或荡气回肠,或低眉信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