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被传性骚扰数十学生,学校双开不应是终点

原标题:高校教师被传性骚扰数十学生,学校双开不应是终点

教育部:禁止教师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文丨徐媛

近日,江西赣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发布红头文件称,该校老师陈锡明利用工作之便,分别与2名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学校给予其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的处理,并在全校通报和开展警示教育。

这则通报迅速引发关注,也引发了一些网友的不满。不满的原因在于文件中“发生不正当关系”的描述。“不正当关系”,意指发生关系的双方你情我愿,只是不符合道德的标准。但多名疑似该校学生在网上反映,女生并非“自愿”和老师发生关系,而是遭到了强迫,即所谓的强奸。而且涉及女生人数远远不止两名。

另外,有该校毕业生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陈某并非初犯,自己8年前就曾被其强奸。目前有校友成立微信群收集近年受害女生证据,“据不完全统计,群里至少有50个女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性侵和性骚扰。”

根据网上的相关爆料,受害人数可能有上百人,有学生因此怀孕。还有消息称,该校会招收五年制学生,年龄最小的受害人才十三四岁。

这些信息是否属实,有待进一步查证。但校方通报已过了两天,并没有进一步的说法。所以现在还有不少网友继续转发新闻,希望能推动更详细的调查和回应。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陈某书法上颇有造诣,指导学生600余人在全国各类书法比赛中获奖,70多次被评为优秀指导老师,其受学校器重的程度可想而知。可谁会想到,这样一位表面上从容儒雅、荣誉满载的老师,背地里却有很多不堪。

有疑似该校学生发微博反映,此次对陈某的举报,他们并不是空口无凭,而是收集了相关证据,上交给了学校,没想到换来一个“不正当关系”的定论。既然还有疑惑未解、争议未平,那么学校则很有必要作出解释,学生所说的这些证据是否存在,有没有经过校方的仔细审核?“不正当关系”的定论是怎么做出的?涉案女生是否同意这一定论?

如果女生不同意,坚持称自己是“非自愿的”,那就是涉嫌猥亵强奸的刑事犯罪,需要报警,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如果学校没有经过这些程序,无视涉事女生的意见,就匆匆得出避重就轻的结论,这样不仅难以取信于人,也有包庇纵容之嫌。

之前,江西教育厅回应要对此事彻查到底,但就网上爆料的事情的性质和规模来看,这显然超过学校的处理范围,很有可能需要由公安机关介入,查清事实。如果确实存在性侵和性骚扰的行为,学校对陈某的开除只是第一步;追究其刑责,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才是该案的终点,才能给受害者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而该事件在舆论上的发酵,也再次反映了高校在反性骚扰方面的短板和不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虽然,高校师风师德“红七条”中规定,“老师不得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但这一原则性的规定,缺乏具体的可操作细节,很难从根本上改变学生求告无门、难以维权的困境。

再三发生的事实证明,如果没有媒体的介入,没有舆论的发酵,没有校友的联合支持,单凭学生一己之力的举报,很难让学校启动调查。即使有,也大多是“走过场式”的息事宁人,以“保护学校名誉”、“家丑不可外扬”为行动宗旨,受害者的利益被排除在外。

正因为校内维权之路困难重重,甚至还要因为维权而遭受来自学校方面的额外压力和言论管控,所以很多受害学生过早地放弃了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意愿,在侵害发生后没有第一时间取证自保、出来发声,这又增加了她们事后公开维权的困难。这一切都变相助长了施害者的气焰,让他们更加有恃无恐地作恶。

反观国外,很多高校都建立了反性骚扰机制。因为相关法律规定,在高校的性侵和性骚扰案件中,学校要承担主要的民事赔偿责任。面对动辄高额的赔偿,学校不敢轻易包庇和纵容,而是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关于性侵、性骚扰事件的申诉、调查和评判机构,来维护学生的权益,让潜在的施害者不敢肆意妄为、以身试法。同时,每个大学新生,都会被告知,遭受性侵和性骚扰后,如何向反性骚扰机构寻求帮助。

如果学生有一个专门的校内申诉渠道,如果他们的申诉能够得到校方及时的回应,如果校方有一个公正的调查过程,或者能第一时间报警,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如果对学校的相关处理,有一个监督和问责的机制,或许就不会有一个又一个学生,掉入魔鬼教师的陷阱,遭受侮辱和损害。

希望类似的事件不要再重复上演,学校能够真正有所担当和作为,不要停下建立校园性骚扰防范机制的脚步,不要再让校园里的色魔有为非作歹的机会,更不要让学生们寒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