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不带脏字,五位三国人物的绰号:三个寓褒于贬,两个侮辱人格

原标题:骂人不带脏字,五位三国人物的绰号:三个寓褒于贬,两个侮辱人格

梁山一百单八将,绰号千奇百怪,除了唐突古人就是自称禽兽,有几个比较高大上的,却又犯了僭越大忌,难怪他们最后基本都不得善终。同样是出自元末明初或者明朝的古典名著,三国人物的绰号,基本就都是骂人话了。三国人物绰号还真起得比较形象贴切,骂人不带脏字。细细想来,这五位三国人物的绰号,三个寓褒于贬尚可接受,另外两个侮辱纯属人格,是可以因此拔剑而起拼个你死我活的。

这里首先要说一句,卧龙凤雏不是绰号,你说是道号也行,雅号也好,反正都不是绰号。当然,阿瞒也不是曹操的绰号,那是他的小名,曹操可能是一生下来比较孱弱,所以他老爹曹嵩给他取了个两个小名,一个叫吉利,另一个就是阿瞒了。同样道理,张角的“太平道人”“大贤良师”“天公将军”也不是绰号,那是他拿来忽悠人的自称。

多年以前上学的人都知道,真正的绰号,一般都带有调侃意味,现在大家都文明了,起外号(绰号)的少了——现在打架成本高了,不像以前打完就拉到,告诉家长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三国时代起绰号的高手是祢衡祢正平,他把曹操阵营的十四位精英贬得一文不值,还顺口送出了两个绰号:“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因为祢衡就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喷子,所以他送出的两个绰号,根本就没有得到大家认可,夏侯惇曹仁都敢正面跟关羽硬刚,不是祢衡这个蝼蚁有资格品评的。

言归正传,咱们还是来看看三国人物的五个绰号:吕布被称为三姓家奴不算最可气,最令人愤怒的绰号给了另一个人。

一提起绰号,人们可能会想起“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但那是夸奖不是羞辱,吕布的绰号是“三姓家奴”,这个绰号是张飞张三爷给取的。在整个后汉三国时期,敢一对一单挑吕布而不败的,也就是张飞张翼(益)德一人。正史中还有个郭汜郭阿多,在长安城下跟吕布单挑,结果被一矛挑落马下,爬起来跑掉之后,跟李傕一起打跑了吕布。

不知道为什么,张飞一向看吕布不顺眼,即使是心高气傲的关羽,也不曾跟吕布撕破脸皮对骂,而张飞不管什么场合,一口一个“三姓家奴”叫着,有时候反倒是吕布忍气吞声假装没听见。

张飞称吕布为“三姓家奴”,是有正史依据的,这个绰号比较贴切。“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方天画戟,专捅义父。”是后来人的调侃,正史中吕布的身份是“家奴”而不是“义子”,这一点我们从《后汉书》和《三国志》中均能找到证据。

“刺史丁原为骑都尉,屯河内,以布为主簿,大见亲待。”这样看来吕布就是丁原的大秘书兼保镖,他在军中的丁原雅号是“飞将”。

卓以布为骑都尉,甚爱信之,誓为父子。”杀了老上级丁原之后,吕布跟董卓有了父子之约,这就跟马超跟韩遂的约定一样,属于“口盟”,并没有举行仪式。

“允以布为奋武(一说为奋威)将军,假节,仪比三司,进封温侯,共秉朝政。”这时候吕布跟王允的关系是合作伙伴而不是干父子。

之所以说张飞起绰号有水平,是因为吕布确实投靠过三个“主公”,而这三个“主公”有两个半死于吕布之手——吕布弃王允而出逃,把一个文官丢给了西凉虎狼。

在后汉三国时期,奴婢买卖还没有完全废除,“家奴”的地位远远低于“义子”,所以张飞给吕布取的这个绰号,确实是比较羞辱人的,难怪吕布反唇相讥,也给张飞取了个绰号,叫做“环眼贼”。

张飞绰号环眼贼,当然是跟他的相貌有关:“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

有人说张飞其实是一个很有文采的书画大家,但是有文采会书画,并不代表张飞不可以有一双大眼睛,而在当年的审美观念中,小鲜肉是不受待见的,要是遇到带兵冲进宫中替何进报仇的袁绍,是要露出某个零件来证明自己不是太监的,有些人解腰带的速度慢了一点,还掉了脑袋:“(阉宦)无少长皆杀之。或有无须而误死者,至自发露形体而后得免。”

在古代,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损伤,剃头刮胡子都属于不孝,所以张飞的大眼睛大胡子在当时都符合美男子的标准,这种审美标准一直延续到明朝,张居正的一把大胡子,连太后都被他征服了。只有到了清朝,达官贵人不但喜欢男扮女装的优伶戏子,自己也经常粉墨登场咿咿呀呀,这才流行起了男人光下巴。

这样看来,吕布给张飞取得这个绰号,似乎还不完全是羞辱,甚至可能寓褒于贬,张三爷没有必要气得哇哇怪叫——吕布这个取绰号高手,连张飞的主公也没放过,以貌取人的吕布给刘备取了“大耳贼”的绰号,而且这绰号居然得到了曹操孙权的认可,在翻脸之后也跟着“大耳贼”“大耳儿”乱叫

要不怎么说吕布取绰号有水平呢,正史记载的刘备确实是长了一对大耳朵,刘备的耳朵不但大,而且还往前兆着招风:“身长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顾自见其耳。”

有的史料干脆直接说了刘备的耳朵有多大:“双耳垂肩”。请读者诸君比划一下,看看肩膀到耳垂的距离,是不是还有一拳头呢。

虽然大耳朵的代表是猪八戒,但是按照相书的说法,大耳朵是福禄双全之相,所以刘备经常被人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却总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最后还当上了季汉皇帝。

与“环眼贼”一样寓褒于贬的绰号,是坑爹货马超发明的,他管曹操军中公认的“虎侯”叫“虎痴”。虽然稍有贬低,但毕竟还是承认许褚是一员虎将的:“太祖与遂、超等单马会语,左右皆不得从,唯将褚。超负其力,阴欲前突太祖,素闻褚勇,疑从骑是褚。乃问太祖曰:‘公有虎侯者安在?’太祖顾指褚,褚瞋目盼之。超不敢动,乃各罢。”

在演义小说中,许褚赤膊战马超,最后发展成群殴,没穿铠甲的许褚胳膊上中了两箭,毛宗岗点评《三国演义》的时候也憋不住笑:“谁教汝赤膊。”

在正史中,那一仗许褚打赢了:“后数日会战,大破超等,褚身斩首级,迁武卫中郎将。武卫之号,自此始也。”

“环眼贼”相貌堂堂,“虎痴”神勇无敌,“大耳贼”福禄双全,这三个绰号寓褒于贬,还不算羞辱人,但是接下来的这个绰号,虽然也有正史做依据,但却比“三姓家奴”还羞辱人——“碧眼儿”。

说孙权胡子是紫色的,或者说胡子发黄,都是正常现象,或者是某些元素过多,或者是变白之前,胡子都可能发黄发紫,就是到沙土地骑马跑一圈,胡子也可能变黄,更何况当时已经掌握了染布染发技术,胡子有点朋克风,也是能做得到的。但是再怎么染,也没有人敢把眼珠子染绿了——碧眼紫髯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孙坚老兄的头发是绿的。

孙权黄胡子,正史记载中张辽见过。在逍遥津一战中,张辽生擒了东吴小兵审问:“那个上身长下身短、绿眼睛紫胡子、骑马跑得飞快的家伙是谁?”小兵回答:“那是我们的讨虏将军孙仲谋!”张辽后悔不迭:“早知道他是孙权,我就一箭把他干掉了!(事见《献帝春秋》)”

孙权的父亲孙坚是汉人:“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盖孙武之后也。”

孙权的母亲也是汉人:“孙破虏吴夫人,吴主权母也,本吴人。”

可就是这二位纯粹的汉人,偏偏生出了“碧眼紫髯”的孙权,而且赤壁之战的时候,孙权才二十多岁,就已经满脸紫胡子了,显得比刘备还老(刘备胡子很少很烦恼)。

读过汉朝史料的都知道,汉朝对外交往比较频繁,不管是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丝绸之路,还是汉明帝刘庄在永平年间“白马驮经”,外国人已经开始成规模进入中原,许多大户人家都会购买长相怪异(当时看着确实怪异)的人当奴仆和弄儿。

孙权的话题不能深入探讨了,因为那是对孙坚的不敬。这样看来,曹操和刘备乃至关羽张飞管孙权叫“碧眼儿”“碧眼贼”,都是一种人格上的羞辱,比“三姓家奴”还侮辱人格。

当然,在三国时期,还有很多比较有意思的绰号,笔者今天说出五个最有名的,其实是抛砖引玉。读者诸君还知道三国时期或者历史中其他的霸气或搞笑、文雅或蠢萌的绰号,还请分享出来,以便大家增长见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