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杰佐罗力”系列作者/绘者原裕:我想一直当个小学生

原标题:“怪杰佐罗力”系列作者/绘者原裕:我想一直当个小学生

今年,佐罗力迎来了30周年。在新宿车站都能看到佐罗力的海报,还有“怪杰佐罗力大冒险展”,“那个时候还是孩子的大人”等活动。虽然佐罗力已深入人心,我们还是想就佐罗力对老师进行一下采访。

《怪杰佐罗力之勇战喷火龙》封面(蒲蒲兰童书馆供图)

原裕:30周年,62册,创作的时候,是一本一本画的,没想到已经积累了这么多。写佐罗力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的希望是让孩子体验阅读纸质书的乐趣。只要孩子喜欢上了书,给他一本厚厚的书,他也能读下去,但是不喜欢书的孩子就完全不会读了。所以在怪杰佐罗力中,我设计了很多好玩的情节,加入了孩子们也能看懂的语言游戏,告诉他们读书的乐趣。

原裕:在构想阶段,我就不想让佐罗力去战斗,我们的年代就有“月光假面”,现代也有很多战斗题材的故事书。哪怕是给低年级孩子或者给女孩看的书里,战斗题材都被视作理所当然,故事的主线都是要如何打到敌人。当然,我不是否定这类故事,就是觉得有些过于血腥。佐罗力也只在最早的大战喷火龙中,拿着剑要去打败阿瑟,之后的故事中,并没有刻意让佐罗力去打倒对手,更多的是展示恶人是如何努力生存的,给每个人安排一个好的结局,或者止步于让恶人开始反省。或者使用放屁技能不战而逃,或是讲冷笑话冻住敌人,尽量不去战斗。

原裕:那个时候,屁和冷笑话很受大家欢迎,但是有大人跟我反馈说有点低俗。将近1000日元一本的书,捏着钱袋子的大人会希望物有所值,有所收获,于是总想让孩子读教育类的、学习类的书。但是我觉得光读这一类的书,孩子会很无聊,孩子们身上有着花不完的能量,我希望他们能生机勃勃,每天的生活都充满乐趣,抱着这样的心情,我一直在创作怪杰佐罗力。从这个意味上来讲,我想一直站在孩子这方,做一名专业的小学生。

《怪杰佐罗力之魔法师的弟子》封面(蒲蒲兰童书馆供图)

问:经常听到大人苦恼地说,成为大人后,不理解小孩子的心情了,原老师是怎么能一直保持“专业的小学生”的状态的?

原裕:我现在已经越来越了解老人家的心情了(笑)。不过,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孩子,我会想看什么样的书,抱着这样的想法一直在创作,既然能获得这么多孩子的喜爱,那说明自己的感觉没有错。有时会想到一个好的主题,但是如果站回孩子的立场,觉得很难理解的话,即便已经开始创作了,也会重头再来。

原裕:成人经历比孩子多,也有一些不好的遭遇,不想孩子重复自己的失败,于是总想提醒孩子,不过,对孩子来说,这就近乎于说教了。不过很多事情,自己没有经历过,没有失败过,是不会明白了,通过不断的反省,才能成长。因为光是别人告诉就管用的话,自己也不会失败了(笑)。

所以,在佐罗力中,我尽量不去说教,因为想象自己如果还是一个孩子,一定会很烦大人的说教。

问:您是一名持续创作30年的作家,您是如何寻找灵感的?

原裕:作家经常会说“灵感降临”这句话,当你整天思考故事的主题时,无论是看电视时,去街上散步时,跟主题相关的各种想法都会聚集过来。所以一旦定下故事的主题,无论做什么,即使是在泡澡,也要保持思考,是我自己的挖掘灵感的方式。为了让“灵感降临”,我还有一招。我很喜欢看电影,把两部电影组合到一起,或者恶搞一部本来很酷的电影,看电影时,我总是在思考这些问题,怎样才能让孩子感兴趣呢?

作为一本书,肯定是不能再现电影,故事是按照好莱坞模式架构的,在我以前的作品中既有《夺宝奇兵》那样惊险刺激的故事,也有像《罗马假日》致敬的罗曼蒂克的爱情故事。

《怪杰佐罗力之神秘观光船》封面(蒲蒲兰童书馆供图)

作者、画家简介

(作者/绘者)原裕

日本童书界最具人气的作家之一。1953年出生于日本熊本县。自小热爱画画,1974年获得KFS创作比赛、讲谈社儿童图书奖。主要作品有《小小的森林》、“轻飘飘的巧克力岛”系列、“胆小的鬼怪”系列、“菠菜人”系列、“怪杰佐罗力”系列、“鬼怪尤太”系列、“魔法的礼物”系列和《圣诞老人一年级》等。“怪杰佐罗力”系列更被改编为同名动画片、电影。原裕的故事风格幽默搞怪,是孩子心目中最厉害的讲故事大师。

译者简介

厉河

日本法政大学文学学士、纽约大学电影研究硕士,从事电影、电视编剧及翻译工作。曾在嘉禾电影公司任职,翻译过电影大师黑泽明的大部分作品。后来转到出版社工作,任总编辑。业余时间也创作电影剧本,如《玻璃少女》(入选法国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竞逐金摄影机奖)、《恋之风景》(入选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竞逐金狮奖)等。同时也翻译儿童书,如《小狐狸海伦留下的……》《野生动物诊疗所》《怪杰佐罗力》等。于2009年着手创作《大侦探福尔摩斯》,至今已出版了三十多集,深受小学生欢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