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按下时光暂停键的世界

原标题:福岛,按下时光暂停键的世界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9.0级地震并引发特大海啸,共造成约1.6万人遇难。受地震、海啸双重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导致发生了自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最严重的核事故。

2011年3月19日,位于距离核辐射中心约40公里处的小野町体育馆,其放射线数值为0.94,是东京最高值的近20倍。摄影 / 新京报记者陈杰

2011年3月19日夜,距离核辐射中心约35公里处的小野市常枼上町,一名警察在值守,这些警察是从外地调来执勤的。摄影 / 新京报记者陈杰

据中新网10月13日报道,日本福岛县中部田村市官员称,受第19号台风“海贝思”过境影响,大雨将福岛核电厂辐射去污作业产生若干包垃圾冲到河里,其中6包已找回,但还有一些可能已流到下游。

2015年,福岛禁区沿途几十公里的开阔地带,密密麻麻了摆放了许多核辐射污染土包装袋。摄影 / 新京报记者 陈杰

这名官员说,这些垃圾袋里装了工人去污时移除的杂草与木头残骸,每包重量几百公斤到一公吨不等,就算这些垃圾全都流入河中,也几乎不会影响环境。

尽管如此,福岛及其周边地区的辐射问题还是为许多网友所担忧。

2015年,福岛,被遗弃的车辆群。摄影 / 新京报记者 陈杰

2015年,福岛,被遗弃车辆的内景。摄影 / 新京报记者 陈杰

2015年,福岛,一处废弃秋千。摄影 / 新京报记者陈杰

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曾于2011年与2015年两赴福岛,拍下现场珍贵画面。

记者于2015年11月27日,

手持2011年3月15日照片,

站在同一地点拍下的画面。

日本宫城县女川町街头。

日本宫城县石卷市街头道路。

日本宫城县石卷市一座桥梁。

曾多次拍摄记录核事故发生后切尔诺贝利地区状况的波兰摄影师Arkadiusz Podniesiński 自2015年起便频繁访问福岛,用影像为世人揭开了“禁区”神秘面纱的一角。

Arkadiusz Podniesiński 站在福岛的一条主要街道上,头顶是“核能,光明未来的能源”字样的宣传标语。

发生核泄漏事件后,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20公里之内的居民被紧急疏散。但部分年长的居民们,因为依恋自己已经住了几十年的地方,或在附近建造临时住房,或时常回来修补自己的老房子,留住自己的部分回忆。

Youko Nozawa在临时住房的厨房里下厨。

Youko的丈夫坐在临时房屋里。

Tayri Yukiko站在被疏散前居住的屋子里。

Kikuyo Tani坐在她被疏散前的家门口。

非法返回禁区照顾动物的Matsumura在一个废弃农场里。

Matsumura介绍,大多数动物都是因为无法挣脱绳索而死于饥饿或缺水。

非法返回禁区照顾自家农场牲畜的Masami Yoshizawa站在车前,车上贴有“东电,给国家造成巨大伤害”“距离核泄漏中心14km的地方”“团结起来,拼死救命字样标语。

Masami Yoshizawa的农场目前约有360头牛。

牛棚内一头有不明白色斑点的牛。Masami Yoshizawa怀疑这是由于牛吃了被辐射污染的草。

但返回的人毕竟是少数,核泄漏区域的大部分场所仍然处于被灾难定格的状态,安静的躺在时光的角落里。

音乐室。

教室。

礼堂。

礼堂。

礼堂。

游泳馆。

天文馆。

超级市场。摄影 / 新京报记者陈杰

超级商场。

浴室。

图书馆。

居酒屋。

餐厅。

游戏房。

游戏房。

游戏房收银台。

儿童房。

药妆店。

音像店。

美发店。

钟表店。

婚纱店。

工厂。

工厂。

工厂。

医院。

医院。

手术室。

机房。

寺庙。

傍晚的街道,尽管这个地区完全荒芜,交通灯和路灯仍然亮着。

白天的街道。

图源:新京报记者陈杰 Arkadiusz Podniesiński 个人网站

文字综合于网络

编辑:陈婉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