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北京大兴机场“龙骨”湘阴造,金为“智造”凭什么?

原标题:霸气!北京大兴机场“龙骨”湘阴造,金为“智造”凭什么?

湘阴地处岳阳、长沙、益阳三市五县中心,既是“长株潭”城市群地区沿江出海的 “大码头”,也是岳阳对接“长株潭”城市群的“桥头堡”。 依托优越的水陆区位、交通优势,主打装备“智”造产业,湘阴高新区现已发展成为该县推进新型工业化的主战场、县域经济发展的核心增长极。

在9月30日刚刚投入运营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装配有各式各样的门窗幕墙系统,犹如给这只展翅飞翔的“火凤凰”穿上了五彩霓裳。这些门窗幕墙的龙骨就是由产自湘阴的特钢型材制造的,它不仅能防范大风、地震等自然灾害,即使遇到火灾,也能有效抵御超过1小时。

那么,湘阴出品的钢材为什么能够跻身大兴机场这样的超级工程呢?时间要回到7年前,湖南金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冰泉参加了一次国际展会,展会上欧洲国家生产的特钢型材价格之高,令他震惊。

“像这样一支方管的话,每米的价格也就是十几块钱,当时德国、瑞士报出来的价格是90欧元每米,20万一吨的钢材,是个什么概念,来赚取我们中国人如此高的暴利。”

经过70年的发展,我国钢铁产量已经位居全球第一,但由于底子薄和国外长期技术封锁,但钢材产品主要以中低端为主,精密特钢型材等高端钢铁产品严重依赖进口。因此在中国的钢铁行业曾经流行这样一个笑话,说某个钢材经销商刚批发出一吨钢材,口渴喝了一瓶矿泉水,发现一吨钢材赚的钱,还不够买这瓶矿泉水。

同样是用基础钢材加工精密特钢型材,国内传统工艺通常需要用到成百上千个模具,效率低成本高。而老牌钢铁强国德国、瑞士等国家靠着先进的特钢成型技术,不仅占领了大部分市场,而且价格高出国内同样产品几十、上百倍。

为了不再受制于人,在湘阴高新区成长起来的湖南金为科研团队,决定攻克这一难关,生产自己的“争气钢”。

这一次技术攻关整整花了七年,谢冰泉也记不清到底失败了几百次。但是,就是这样一家小小的民营企业,凭借湘阴人吃得苦、霸得蛮的精神,硬是在去年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钢型材的抗拉拔能力,是抵御地震、台风等特殊灾害的关键因素,我们为此作了个测试:两根咬合在一起的金为型材,两端分别用绑带连接汽车上,形成拔河之势。

伴随着一阵阵马达轰鸣,绑带与特钢型材绷成一条直线,经过近五分钟的反复拔河,承重能力达1吨的绑带被拉断了,而两根金为型材却是毫发无损。目前,金为“智造”的这种精密特钢型材,已经被北京大兴机场、武汉中心大厦等高端建筑采用,得到了市场认可。

同样是高科技,金为“智造”体现的是精和细,远大可建的“智造”表现的则是快和大。在装配式建筑行业,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以一天可盖三层楼而闻名于世。

以建造速度见长的远大可建之所以落户湘阴,就是看重这里的交通优势。每天,这些宽2米、长12米的远大芯板,在湘阴高新区的车间被打包成为集装箱式的构件,经由水运或陆路发往工地。

优越的水陆区位、交通优势,强园兴工的战略规划,吸引了32家高新技术企业入驻湘阴高新区,今年1-6月,湘阴高新区完成技工贸总收入126亿元,其中规模工业总产值119.9亿元,占全县规模工业总产值的86.3%,同比增长75.4%。

随着恒大集团、湖南建工等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企业强势入驻,集群集聚、高新高端,湘阴高新区产业发展态势将更加强劲。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顺着这一江碧水,从漕溪港经洞庭湖、入长江、出吴淞,正是通江达海、走出国门的黄金水道。百舸争流千帆竞、乘风破浪强者胜!我们相信,传承湖湘文化的“智造湘军”,必然会在更大的舞台上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岳阳广电新闻频道记者 罗远 廉宇 戴科 湘阴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