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救援、生命之翼

原标题:空中救援、生命之翼

这是 达医晓护的第 2027篇文章

2017年8月8日的九寨沟天高气爽、碧水澄澈,犹如人间仙境、童话世界,来自全世界的游客聚集在这里欣赏这绝佳的美景。突然,21:19分,地动山摇,7.0级地震突然袭来,包括游客在内的17万余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职业的敏感让我尚未接到命令就已经准备好了行囊。此时,作为四川省应急救援队一员的我也正式收到了奔赴前线的命令,那一刻我没有害怕。赶往灾区的路上,内心忐忑不安,灾区情况如何?伤亡是否严重?震级到底多少?我一无所知,但也无所畏惧,我只知道救护车正伴着夜色奔赴灾区,我们要为灾区、伤员带去希望。

九寨沟地属川西高原,交通闭塞,地理条件复杂,地震诱发的山体滑坡、泥石流导致灾区道路受阻,救灾车辆需绕行数十公里,大大延长了车程,进山路程蜿蜒绵长、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滚落,陆地生命线几乎被斩断,看着洒落在车边的巨石,心率基本飚到了120。到达灾区,专家团立即进入状态,马不停蹄的投入抢救和救治工作,并评估出5名患者,因当地医疗条件受限,复杂手术无法完成,需尽快转回华西救治的伤员。

众所周知,伤后24小时是救援与转运的黄金时间,如何突破交通的制约,赢得时间,让伤员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那只能:直升机转运病人,建立空中生命通道!这应该是最快速的方法。但,对于空中救援我们经验不足,为确保患者安全,转运途中的每一个细节都需要周密部署:5名伤员在飞机有限的空间内如何摆放?如何用有限的急救物资应对突发的病情变化?因气压变化影响伤员病情,如何观察?突遇天气变化,如何防止意外?飞行途中,空中与陆地信息传达受影响如何解决?等等这些问题,我们层层考虑、步步为营,一个个问题,一步步解决。多年灾难与创伤救援的经验帮助我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挑战,为患者赢得了生命,为我们赢得了医者--专业的尊严。

飞行途中的一例多发骨折患者的救护经历让我终身难忘。九寨沟地区属高山峡谷、气流不稳,导致直升机飞行途中颠簸不断、失重感明显。起飞15后分钟,一名全身多处骨折的伤员突发烦躁不安,解开约束带自行拔下氧气管和输液管道,当务之急,保证病人安全和飞行安全同等重要,而患者的躁动让本来不稳的飞行变得更加可怕,那一刻,没有犹豫,我立刻解开安全带,向前安抚和鼓励,并重新建立治疗通道,在我们细心照料下,伤员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这时我才感觉到头昏目眩,上飞机前吃的方便面都快呕出来了。当然,危急时刻管不了那么多,这些不都是一名医务人员、一名救援人员应该做的吗!你们说呢?

由于时间紧迫,任务艰巨,我们与空军、交警等多部门通力合作,近10个小时的转运时间被缩短为3个小时,让伤员们提早了7个小时得到华西高水平的治疗,赢得了黄金救援时间,开辟了空中生命通道!

这次的救援,为我们空中救援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础,更为应急灾害救援提供了更多的思路!作为一名护士,作为一名灾害救援护士,作为一名男护士,我充满自豪!

作者简介

佟乐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急诊科护理组长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WHO EMT 急救组队员

浓浓华西情,悠悠护理梦

男护士,让平凡不凡

我拿什么守护你~亲爱的患者——写在“赵医生事件”后

致敬十年

十年鉴初心,与您共成长

部分图片摘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予以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