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初中生做义工挂钩升学惹争议,义工联平台增加相应项目和岗位

原标题:深圳初中生做义工挂钩升学惹争议,义工联平台增加相应项目和岗位

报料有奖

南都深圳报料电话:0755-82121212

深圳初中生为升学争做义工,有平台鼓励捐钱抵工时,深圳市教育局10月13日对此进行释疑。不过,家长各有看法,有家长认为志愿服务目前“已上正轨”,也有家长认为仍有许多疑问亟待回答。有深圳市人大代表接受采访时提出,对新生事物,教育部门应提供更完善的标准及指引,为学校、学生、家长提供更明确方向。南都记者梳理全球多国学生义工相关政策发现,将做义工与升学挂钩,早已有先例。

家长质疑:仍对相关标准有疑惑 望教育部门进一步细化

针对深圳市教育局10月13日发布的《深圳市教育局关于“综评”相关情况的说明》,记者于14日联系了深圳多位家长了解他们的看法。采访中,南山区一名初一学生家长李女士告诉记者,昨天看到教育局的这份声明,学生自主发起的公益活动也可计入小时数,缓解了她近日以来的一些焦虑。但她依然还存在着许多疑惑,学生自主发起的公益活动有什么样的认证标准?是否要提供视频或者照片?应该如何进行申请?又如何预防学生造假?“目前虽然能看到大趋势是越来越好,但落实到具体执行还是很懵,希望教育部门能进一步完善”。

记者了解到,李女士的孩子所在的学校也有组织义工队,但其认为学校的指引并不积极,“我确实注意到周边挺多学校最近都在积极引导,希望学校能在这件事上起到更多引导作用”。然而李女士同时也表示,她还是希望这条规定取消,“24小时的量化规定我觉得太死板了,而且目前来看,依然与中考录取是挂钩的,给学生的压力很大,也容易误导孩子对公益的看法”。

除了对公益活动的相关标准有疑惑外,记者也注意到,多位家长对《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方案(试行)》(以下简称《评价方案》)中的其它条目提出疑问。例如方案中提到参与研学旅行一次以上、参与各类艺术活动3次以上等。记者在一初中生家长群中看到,已经有家长在分享研学相关的项目链接,有机构开始举办例如澳门大学研学活动、深圳大学研学活动等研学团,费用均在几百元上下。但这些研学项目是否真的靠谱?深圳家长赵先生提出,研学的完成需要如何认证、什么样的机构有资格组织研学、艺术活动的参与又如何进行认定,这些细节至今都没有一个官方的权威说法,让家长们无所适从。

义工联平台活动增多 有家长认为“步入正轨”

即使家长们对《评价方案》仍存在一些疑惑,但不少家长认为,目前初中生进行公益服务整体相较前段时间都更“步入正轨”了。福田区一名初一学生家长郑女士近期感觉到,深圳义工联官方平台上针对学生的义工活动多了,同时她也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在上一周公布了“青少年义工服务的两种形式”,包括参与社区策划的活动或主动提出活动创意,在中心指导下开展,都可获得相应时数。

张元(化名)是南山区一中学初一班级家委会会长,他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以来,家委会在组织班级学生进行公益服务中,一直都很积极。“目前市直学校和区直学校可能做得比较好,现在一般是家委会里的热心家长负责把各种活动做成策划,报给学校团委,学校评估后再来进行发布然后具体执行”。

张元称,自己孩子所在的班级目前已经组织了两次这样的活动,每次能获得3-4个小时的公益服务时,“而且在过程中确实能做些实事,对孩子成长还是挺有帮助的”。张元认为,目前有学校团委和家委牵头组织,再加上社区组织的一些活动,完成每学期24小时的公益服务时数并不算困难。同时张元还告诉记者,根据区义工联传达给家长的信息,每学期公益服务数的截止时间实际上是到暑假结束以后,因此孩子们可以把部分时数放到暑期完成,这样一来压力就不至于太大。

记者于10月14日打开义工联活动平台“志愿深圳”看到,相较前段时间,平台上出现了更多由学校义工队、家委会发起的活动,这些活动更适合学生,岗位数也更多。同时记者还注意到,“深圳义工”官方微信平台在近期连续发送了几期“义工微课堂”内容,均是针对初中生公益服务提供的问题解疑。

人大代表:

应有更完善的标准和指引 避免“打卡式公益”

就此事,南都记者联系了深圳市人大代表张路玉。张路玉告诉记者,教育部门想让学生们做公益服务,是一件好事。但前段时间在深圳家长中引起焦虑和困惑,更多地可能是由于信息的不畅通,“10月13日发布的这份官方声明我觉得挺好的,详细解答了家长学生们的困惑,这也更说明了在推动新政策的过程里,教育部门应该加大宣传,避免信息不对等造成家长焦虑”。

张路玉提到,她个人赞成将公益服务、研学活动等内容纳入初中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这些项目能开拓学生的视野,转变应试教育的思维。但要真正让这些活动有效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从政策出台到后续配套,都应该有完善的体系,避免形式主义的发生。“有了这个评价体系出来,教育部门不应该只是简单一句话说明,而应该有更深入的标准和指引,让学校和学生都有方向,避免打卡式的研学、公益服务”。

“一个新生事物出来,肯定会有一个不断完善提升的过程,也正因如此,相关部门在前期更要做好充分准备”,张路玉呼吁,在这套评价体系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也需要社会的包容,需要给教育部门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完善。

他山之石:

志愿服务与考学挂钩 国外早有先例

南都记者梳理世界各国学生做义工的相关经验发现,将公益服务与考学录取甚至是学校成绩挂钩,并不是“新鲜做法”。据过往媒体报道,1988年汉城奥运会让志愿服务活动在韩国掀起高潮,韩国教育部门规定,从1995年起,初中学生的志愿服务活动要义务化,1998年以后,志愿服务活动的分数占高中成绩的8%。

而根据新加坡媒体今年的报道,在新加坡小学的入学流程中,参与了义工服务的同学将比未参加义工服务的同学更具录取优势。同时记者也注意到,早在1997年,新加坡教育部就规定,中学生每年须参与至少6小时志愿服务工作。

在志愿文化盛行的美国,义工服务更是早已成为部分高中学校的毕业标准,美国部分中学明确规定,除了成绩和学分外,学生还必须为社会无偿服务60个小时,才能获得高中毕业证书。在邻近的加拿大,做义工也早已成为加拿大教育制度的一部分,加拿大多个省份的教育厅都有明确规定,高中学生在毕业前必须为社会无偿提供25-40小时不等的社区服务,才能取得毕业证书。

采写:南都记者 吴灵珊

编辑:戴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