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大利失恋,比任何地方都要幸福

原标题:在意大利失恋,比任何地方都要幸福

“我不想再过不幸福的生活,没有激情、没有活力,从未有两个星期的空闲去好好考虑自己!我要去意大利,我要去那些让我惊艳的地方,意大利语、冰激凌、意大利面,或者别的什么……去好好考虑一下我自己!”

——Julia Roberts 《Eat Pray Love》

人这一辈子总会遇上几个时刻,需要和自己的过往说再见,有可能是分手、辞职、创业失败、中年危机。酒精除了换来一晚安睡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没完没了的甜品和疯狂买买买也一样,这些日常小确幸不足抵挡灰暗。

旅行,可能才让我们得以暂时摆脱情绪、身份、处境。这种静好,虽不持久,但足以令我们发现生活的愉悦和希望,从昨日走出,继续嬉皮笑脸去面对人生的难。

分手,对于女人、内心细腻的男人、和我们全体射手座来说,是一件特别慎重的事——必须搞点仪式才好提醒自己:虽然失去了,但也有新的收获。

所以在某次结束恋情后,我决定像朱莉亚罗伯茨那样飞去意大利,找闺蜜一起旅行——在一个有着热情浪漫的男人、令人感动的美食、文明与风景的目的地,和朋友一起喝酒、拍照、逛店一条龙,我相信那几周会过得很欢快。

夏天,波西塔诺的酒店被炒到很贵,我还是咬咬牙,花了大价钱,租了一间在海边带阳台的房子,准备住一个星期。

我首先飞到罗马,闺蜜在那里等我,停留了数日,然后租车一路南下,沿着阿马尔菲海岸,到那不勒斯、索伦托、最后是波西塔诺。

波西塔诺其实是个特别小的小村庄,如果要逛的话大概半天就走完了。住在这里除了看风景之外可以说无所事事。但却又不会感到无趣无聊,每天我们睡到很晚,去附近的小镇闲逛,晚上找个能看到全景的餐厅,想吃想喝,就吃到心花怒放。

有天我们坐船沿着海岸去了阿马尔菲小镇,景色很美。同船的还刚好都是年轻有活力的意大利大学生,典型的口甜舌滑,不断称赞你,搞到我一下少女心爆棚。途中我们停下几处游泳,晒太阳,吃饭,玩到晚上了才尽兴而回。

故事最后没发生什么,我的两周假期眨眼间就结束了,我并没有在意大利遇到一个有钱又帅气的真爱,从此幸福地在一起;我依然是自己:单身,年纪不小了,甚至因为这趟花销不小的旅程,令我的存款大幅缩水。但是我起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从中获得快乐。

偶尔会想起前任,却好像也是恨不起来。在这么美的地方,想哭都哭不出来,最多就是趁着云淡风轻海风习习喝杯酒对闺蜜抱怨一两句:人生如此啦!

我觉得很多东西说出来了,就会有心灵疗愈的功效,而在意大利这种身心都有治愈功效的地方,什么情伤都能痊愈。

2010年秋天电影学院开学,我成为了导演系的一名新生。日复一日的拉片课总是让我昏昏欲睡,直到那天老师给我们放了王家卫的《春光乍泄》,我认认真真地记下来了每一帧的艺术表现手法,影片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坐在前面的男生竟然悄悄地抹了眼泪。

我开始注意到他,和大学里其他那些爱打游戏和忙着谈恋爱的男生不同,他喜欢独来独往,闲暇的时间全都窝在宿舍里看电影。我渐渐的被他吸引了,我想办法通过同学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邀请他一起去看影展,我似乎成了他在大学里的第一个朋友。后来我们几乎无话不谈,可关于感情,我只能一边小心翼翼的试探,一边又害怕然地开口被他讨厌。

直到大四快毕业的时候,我偶然在校园里遇到了他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至此,我的最后一点幻想也被彻底的打破。

毕业旅行,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电影里黎耀辉与何宝荣一起旅行过的阿根廷。穿越半个地球,我靠酒精熬过了这30多个小时的飞行。

落地后,来不及休息,我就被朋友拉去酒吧里看探戈。探戈舞娘正统火辣的舞步仿佛要与空气擦出火花,穿紧身衣的大叔用卷舌的西班牙语和我聊天。布宜诺斯艾利斯在这座极具包容性的城市似乎完全没有把我当作旅人。

旅行的第五天,我终于来到了伊瓜苏瀑布。观景的栈桥上站满了人,有不少都是情侣。

我在瀑布前站了很久,水汽早已经弄湿了身上的衣服。

一个人看瀑布也挺美的,但那一刻我最想和他一起看眼前的风景,终于我鼓起勇气打通了他的电话,说出了我一直以来真正想跟他说的话。

耳畔是震耳欲聋的瀑布声,其实早已将我的声音淹没,但他有没有听清,又有什么关系呢?

本科毕业后,我去了纽约,在Stern念金融。然后又幸运地抽到工作签证,开始在渣打银行工作,拿着六位数年薪,成为大家口中的“Banker”。

我太喜欢那时的生活了,可以说是年少得意吧,觉得上天太眷顾自己,久而久之也会忍不住带着俯视感看人。

原本以为,人生会就此顺遂下去,没想到一次小小的挫折,把我对未来的规划完全打乱。

由于签证到期,需要回国到美领馆重新审核。可不知为何,我的美签却被卡住了,迟迟无法回纽约。我一边在家工作,一边和使领馆沟通,就这样折腾了半年,签证还是没有下文,公司也很无奈,终止了和我的合约。

突然从一个自觉拥有全世界的人,变得一无所有,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已经在家里呆了半年了,我感觉需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决定逃去欧洲,旅游散心。

旅途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对过去的执念放下了不少。

当时我在马赛火车站等车,准备去下一个城市。身旁坐着一个小哥,用英语问我时间表,看样子估计也是游客。

我和他聊了起来,原来我们都是乘坐第二天清晨的同一班火车。他来自墨西哥,准备去克罗地亚投奔朋友,想加入甲级联赛的足球队。他的球衣、球鞋都很旧了,看起来家庭条件不大好。但有个伴可以陪你聊天打发长夜还是挺好的。

当时欧洲受恐袭阴霾笼罩,因为安全理由,马赛火车站一到12点就关门,所有人都被赶了出来。

我定好酒店后,问他准备去住哪里?他害羞地说,他没那么多预算住酒店,今晚就在大街上坐一晚。看到他窘迫的模样,我说:如果不介意,就去我订的酒店接着聊天,正好同一趟班次,明天还能搭伴一起走。他反复问我,真的没关系吗?我说,真的没关系。最后他点点头同意了。

晚上我们继续聊了很多人生、职业和朋友,发现还蛮投缘的,互相也加了Facebook好友。第二天火车抵达目的地之后,他送给我一件亲笔签名的球衣,说:“谢谢你。”说完冲我咧嘴一笑,笑容特别治愈。

其实,更应该是我谢谢他。谢谢他让我知道,对别人的善意,同时也能温暖自己。

挫折也好,过去种种的辉煌也罢,都不是财富。战胜挫折的经历才是。

自从小学时我妈离婚后,性格就变得越来越孤僻,难以沟通,而我和她之间更是一言不合就爆炸。经历了整个中学时段,我和她之间的分歧与生活方式也越来越大,我们就像合租的室友,尽管每天见面,但是却很少交流,这也是她离婚后我们母子第一次旅行的原因。

我预定了一个非常长的行程,整整 23 天,从泰国北部的清莱、清迈一路向南,转战曼谷最后到达普吉岛,然后再直接飞到日本的南端,从冲绳一路向北,途径东京、大阪、京都最后到达北海道。

出发前的她,十年如一日的每天往返于家和单位之间,不参与任何社交,对于旅行仍然停留在跟团游的概念里。我开着车带着她不经意的“路过”每一处风景,体验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从春天到盛夏再到寒冬,经历了“四季”的变化,也见证我妈的脸渐渐露出的微笑和慢慢舒缓的表情。

第一次尝试泰式料理,第一次主动走进美妆店,第一次开始自己挑选她感兴趣的护肤品,第一次和我一起尝试日式大头贴机,甚至在大阪时,有些害羞的老妈竟然开始“蠢蠢欲动”,在我睡懒觉时,独自跑到酒店楼下,用着肢体语言和店员还起价来。

为了让她在这一次旅行中看到了更多元的生活方式,我刻意带她观察、接触了不同的群体、职业、婚姻状态等等但是却和她同龄的女性,我能感受到她的语气从“怎么可以这样”到“居然还能这样”的转变,我能感受到,那是她逐渐与自己和解的过程。

虽然距离这场旅行已经过去 8 年,但影响却一直持续至今,回国后,在山中绿道,在健身房瑜伽课上,在新的旅途的路上,在她好友的聚会中.....从此多了一个我最熟悉的身影。

每一次旅行,不就是一次修正我们人生观的过程吗?

策划/悦游新媒体

编辑、撰文/Phillip、浩睿、Kluo、千千

版式设计/正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