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6天放水3万亿,中国打破沉默发出新信号,外媒:人民币作用大

原标题:美国6天放水3万亿,中国打破沉默发出新信号,外媒:人民币作用大

几周前美国隔夜贷款市场的麻烦促使美联储采取了行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事先准备好的讲稿中表示,自10月15日起,开始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短期国库券,并将至少延续到2020年第二季度,以重建资产负债表,避免美元货币市场短期流动性紧张的困境重演,我们注意到,这也是美联储五年来第一次将恢复购买美国国库券和债券。

我们注意到,虽然鲍威尔在公开讲话中特别强调“这并不算是量化宽松,此举将是技术性的,与货币政策无关”,但“身体却很诚实”,自9月17日以来,美联储已向货币市场注入了大量资金,比如,仅9月30日这一周就连续6天放水超4490亿美元(约3万亿人民币),以压低利率,这是美联储十多年来首次在货币市场开展此类操作,美联储在2019年已经两次降低了基准利率,预计本月底将批准第三次降息,而美国核心生产者价格指数在9月创下八个月来最大跌幅更加强了这种预期。

紧接着,有外媒报道称,美联储及美国家联邦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已经于10月4日举行了秘密电视电话会议,以计划启动第四轮量化宽松(QE4),但这一会议却没有对外界公布。

要知道,从2008年开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从1万亿美元扩大到4.5万亿美元,共先后经历了三轮量化宽松,直到2015年,但现在短短一周美联储就投放了4500亿美元的基础流动性,这么庞大的美元流动性投入市场,其溢出效应对全球货币市场产生的影响将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无论美联储何时直接或间接购买资产,并持有多长时间,这就是印钞,这也就意味着美联储正式向全球市场发出了变相的量化宽松的最强货币流向信号,并对货币市场带来较大影响。

目前,美国国债实时钟上显示的联邦债务赤字总额已经连跳三级超过22.81万亿美元(截止10月14日),而美国正是通过美债以投资品的形式成为各货币当局的核心资产,与此同时,美国经济也通过输出美元流动性进而转嫁每年近万亿美元赤字和通胀风险。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美元的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美国的每一次货币松紧举措,都将牵动着全球多个市场的经济走势,目前,美元利率飙升至8.75%,升至数十年来最高水平,再加上黑天鹅事件不断,这就意味着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市场或将再次上演美元钱荒,导致美元流动性严重失衡,所谓的美元荒就是指美元流动性供需失衡,导致短期拆借成本飙升,而这也是包括股市和债市杠杆投资者不愿看到的,那美联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里有个核心逻辑就是,当美国大开量化宽松的“放水闸门”时,美元作为各货币当局的储备货币资产就会源源不断地向世界市场输出,然而,放出去的水不但需要加以回流,反而需要水涨船高时,美元就会加速回流至国债等避险资产市场,而这也几乎成为美联储开启不同货币松紧周期的主要目的之一,而近十年以来的美国债务战略和去年以来的减税战略正在推动其流入速度,事实上,这也是近期阿根廷、土耳其、印度、黎巴嫩等多国陷入金融市场震荡和资本外流的根本原因之一。

2008年以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长期增长的情况

说到底,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制了收割这些市场投资者财富的过程,因为多年来这些市场凭借着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快速膨胀,养成了对短期廉价美元融资的依赖,但在美元荒出现时,此时,这些市场的货币当局必须出售外储以维持固定汇率,但这样却进一步加剧了国际收支赤字,由于这些市场本国美元积蓄相对少之又少,在美元加息和降息前后过程中,美元资本纷纷撤离,最终不断上演流动性停滞的困顿景象。

正基于此,《货币战争》一书作者,资深经济学家Jim Rickards表示,多年来,货币分析师们一直在寻找美元储备货币重置的迹象,而从货币历史和市场数据来看,这个全球最大的美债泡沫或终将会被黄金所刺穿,进而影响到美元战略地位,世界对美元再次失去信心(上一次是47年前美元脱离金本位后),而这也是让美联储忧虑的事之一,事实上,美联储从2015年开始进行的货币紧缩本质上就是在修复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的三轮QE后损失的美元价格。

这一点,自去年以来,从全球多个货币当局开始大幅度减持美债和加速增持实物黄金的力度就可以说明问题,经常阅读本号的读者朋友们应了解到,而这背后最大的庄家就是中国、俄罗斯和波兰为首的全球央行,且目前这种趋势还在继续中。

全球央行储备资产黄金增长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去美元化趋势十分明显)

由于中俄等多国正在包括能源商品结算或国际储备领域中去美元化,而中国长期以来对其持有的黄金储备一直保持沉默,对此,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进一步分析称,中俄等多国打破沉默发出的新信号或是对美元脱离金本位以来信用美元时代的明确警示。

中国连续10月增持黄金数量与金价趋势

而一旦美联储此时开启了量化宽松之门,美元市场份额则将进入更大下降期,正如一位分析师告诉彭博社的那样,全球央行必须降低美债并使外储多元化,从长远来看,即使是相对小规模的黄金购买也会持续进行,因为这有助于实现降低美元储备的目标。

对此,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报道,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问时认为人民币正在发挥大作用。比如,市场观点认为,在当前主要经济体中,中国是为数不多的无风险债券收益率仍高于历史低位的国家之一,而此时人民币资产市场的估值优势得以显现,这是吸引外资的核心因素。

卡尼从另一个角度进一步分析表示,我认为我们最终可能会拥有美元以外的储备货币,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全球活动中的份额现在为60%,但其在全球金融资产中的份额却落后于约三分之一,目前全球贸易的一半以美元计价,但随着美元滥用其货币地位和收割全球利差,经济和市场会发生转变,实际和金融之间的脱节可能会减少,并且在此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其他储备货币,例如,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就为绕过传统美元事件的交易提供了选择。(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