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经济”:有事您张嘴 办事我跑腿

原标题:“代经济”:有事您张嘴 办事我跑腿

10月12日一大早,郭师傅便来到咖啡馆为客户取咖啡。

10月11日晚,几名代驾司机在西安市曲江池东路一家餐厅门口等待接单。

10月12日,一位UU跑腿快递员骑行在西安市雁塔北路上。

“已经取到,马上送达。”挂掉电话后,魏凯装好刚取到手的文件,迅速出发。

魏凯今年29岁,是西安一家跑腿公司的员工。客户要求他去西安市长安区府东一路某小区取文件,取到后准时送至西安市雁塔区南二环某写字楼。这一单生意,他可以挣到60元。

作为一种新型服务,“代经济”已经悄悄步入大众视野,渗入人们的生活。近日,记者对日益流行的“代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探访。

“代经济”走进大众生活

“有一天晚上和朋友聚餐,大家喝得比较多,刚开始我还在想,开车来聚餐的朋友怎么回去?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西安市民张宁说,朋友用手机拨拉了几下,就找了一个代驾。“只用了10多分钟,穿着专业服装的代驾就来了,服务非常专业,解决了我们的难题。”

“我不止一次找跑腿的小哥帮忙,确实省时省力,很方便。”西安市民杨立说,有一次,他到省体育场踢球,到了球场才发现忘记带球鞋。“如果我自己开车回去拿,一来一回折腾完,球赛就该结束了,找跑腿的小哥帮忙,至少省一半时间。”

从凡事亲力亲为到不再事必躬亲,当下,借助便捷的移动互联网技术,“代经济”正以更加专业的姿态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

10月9日,记者打开手机APP商店搜索关键词——跑腿,可以搜索到美团跑腿、UU跑腿、一喂跑腿、蜂鸟跑腿等诸多软件。每一款软件都提供各种各样的“代服务”,并受到越来越多的人青睐。

“代经济”时代,不仅有代购、代驾、代排队,还有代吃。跑腿小哥魏凯告诉记者,前不久,自己接到了一单代吃的生意。“第一次接这样的单子,我也挺纳闷的。”魏凯说,“客户点好自己想吃的食物,付给我餐费和来回路费,我将所有过程实时报告给客户,买好食物发照片,开始吃的时候开语音,吃完拍空盘子的照片进行确认。”一切都结束后,他仍然觉得这单生意太梦幻。

不仅接到过代吃的订单,魏凯还接到过代养宠物、陪伴聊天等个性十足的单子。对此,魏凯已经习以为常。“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客户有需求,我就尽量满足,从中也能收获很多。”魏凯说。

想要买国外的物品,有代购帮忙;忘记带东西又不想自己回去拿,叫个“跑腿”的省时又省力;医院排队慢担心浪费时间,有专门的代排队提供服务;朋友聚会喝酒,代驾会把车开回家……花样繁多的“代经济”看似做的都是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在日常生活中,却有很多人对此存在刚需。形形色色的方式、千奇百怪的理由,使“代经济”迅速普及起来。

“代经济”花样层出不穷

过去,因为人们知识和技能有限,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代写书信、代人诉讼等“代经济”的雏形,使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如今,代取文件、代购、代驾等通常都是真实需要,但代减肥、代健身、代养宠物,甚至在一些地方还出现了代扔垃圾,则显得有些“无厘头”。

前不久,上海等地实施垃圾分类规定,很多人为如何准确分类投放垃圾发愁。规定出台后没多久,街面上、互联网上马上就有了“代扔垃圾”广告。在某二手平台上进行搜索后,记者发现,“代扔垃圾”公司按住户的不同楼层制定收费标准,并有“包月免费提供干湿分离垃圾桶”“免费代扔3次”等优惠。“‘代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代扔垃圾不仅对养成良好的环保习惯没有帮助,反而会染上‘懒’病。”西安市民李智说。

养宠物是现在不少年轻人减压的一种方式,在饲养宠物、享受宠物带来欢乐的同时,那么相对地就要承担起宠物的吃喝拉撒等。记者在某平台搜索“代养猫”关键词发现,有专门提供猫粮、猫窝、喂养、打扫圈舍、看管服务的机构,而猫主人只需要在想“撸猫”的时候来玩一下,猫的日常生活可以一概不管、不参与。

“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干,分工的精细化有助于提高生产效率。但‘代经济’是为解决真正的困难而生,不能因此滋生偷懒的想法。”李智说。

“代经济”市场目前看来可以算是一片新蓝海,还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发展。一些另类“代经济”的出现还在挑战公序良俗,为“代经济”这一新生事物蒙上一层阴影。

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发现,随着“代经济”的流行,催生了代考试、代写论文、代写作业、代报复,甚至代追女神等另类服务。特别是在高校流行的代写论文、代考试等,还催生了“灰色经济”“黑色经济”,严重干扰了正常教学秩序。不难发现,“代经济”如果缺乏有效约束,极易产生越界之嫌,不仅冲击道德底线、有违公序良俗,甚至挑战法律红线,这样的“代经济”自然不能提倡。

“代经济”应遵守法律底线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产物,从现金消费到手机支付、从信用卡到现金贷……同样,“代经济”也是时代的产物,代理人通过出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替代他人,从而获取经济利益。

对于“代经济”目前的发展状况,省社科院专家屈晓东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目前,‘代经济’提供的主要服务还是与快递有关。从物流的角度来看,它和外卖送餐是一样的,属于同城的即时配送;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代经济’是一个更宏观的面,但当前用户群体还不够成熟,对服务的需求也是有限的;从平台的角度来看,要从规范平台规则、明确责任做起,切实保护用户的权益。随着时间的推进,不论是‘代经济’的服务项目,还是服务的地域范围必将扩大,费用也将有所下降,更多的人也会享受到‘代经济’带来的便捷。”屈晓东说,说到底,找人代替自己做事,只是生活的辅助工具,而不能成为生活的主导。人们可以依靠这种工具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但真正能成为主导的只有我们自己。

“‘代经济’虽好,但不要滥用。”屈晓东认为,首先,要防止跑偏。要当心“代经济”成为“灰色经济”甚至“黑色经济”,比如代考、代骂、代催账、代报复、代刷流量等就是歪门邪道。其次,不可依赖。传统观念中,勤劳是一种美德。在现代,勤劳虽不意味着事事亲力亲为,但也不能事事请人代劳,能懒则懒。

“要知道,劳动创造人;不劳动,人就会慢慢堕落、退化。”屈晓东说。本报记者 马黎 实习生 雪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