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泥湾的守望者——老党员侯秀珍与南泥湾的故事

原标题:南泥湾的守望者——老党员侯秀珍与南泥湾的故事

74岁的侯秀珍经常“一坐下就实在不想起来”,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疼的时候她连腰都直不起来。

9月17日,南泥湾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侯秀珍正坐在沙发椅上休息。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侯阿姨,又来了几个大学生,想听您讲南泥湾的故事……”老人一手接电话,一手抓着椅子扶手站起来开始忙“接待事宜”。身上的病痛,她似乎已忘到一边。

“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庄稼是怎么来的,那可是一镢头一镢头种出来的……”随着侯秀珍的讲述,波澜壮阔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往事,闪现在人们眼前……

南泥湾精神铸魂

侯秀珍家里珍藏着一把老镢头。这把老镢头,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当年南泥湾大生产运动时,侯秀珍的公公刘宝斋就用它战天斗地。

16岁参加革命的刘宝斋随红军长征到达陕北,随后编入三五九旅七一九团九连担任副连长。1941年,三五九旅开赴南泥湾展开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

“听我老父亲刘宝斋说,战士们初到南泥湾的时候,没有吃的、没有住的,都是在梢林搭草棚安家,砍梢林开荒种地,饿了就用野菜野果代粮充饥,闲暇之余还编织草鞋,炼铁自制生产工具。”侯秀珍说。

一把把老镢头,一曲曲凯歌传。经过艰苦奋斗,昔日荒草丛生、沼泽遍地的烂泥湾已然变成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听着公公讲述南泥湾的故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在侯秀珍的心里慢慢扎下了根。

扛好南泥湾的老镢头

新中国成立后,刘宝斋放弃返城工作的机会,自愿留守在南泥湾,直至1984年去世。

“老父亲好多年没有工资,唯一的儿子也没有工作,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过要求。参加接待外宾活动,一结束就离开公家准备好的宾馆,回家把新衣服叠好,就下田干活去了。”很多次,看着公公留下的老镢头,想着公公的一言一行,侯秀珍觉得,老镢头刨出的不仅仅是土地和粮食,更重要的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和“一心为民,不求回报”的公仆本色。从42年前入党的那天起,侯秀珍就准备好了吃苦受累,“要手干净、心干净,做好事、办实事,这样才能守得住父辈们打下的红色江山。”说起入党时的初心,侯秀珍老人的话语铿锵有力。

从南泥湾村妇女主任、村民小组长到村委会主任,再到村党支部书记,侯秀珍先后15年担任村干部,把村上的每一件事都当成自己家里的事来办,无时无刻不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的初心。从修路到建学校,从带领大家致富到调解矛盾纠纷,侯秀珍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赞许。

30多年前的南泥湾村,基础条件落后,就连孩子们上学,都要蹚过一条小河,步行到2.5公里外的阳湾村。建一所学校是全村老少的梦想。可钱从哪儿来呢?想想公公经常讲的大生产时“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故事,侯秀珍暗下决心:要不花钱修一所学校。她想到了这些年来到村上落户的那些工匠,便一一上门求助。一听说侯秀珍要给村上修学校,大家二话不说就积极动手,砖匠烧砖、石匠箍窑……一个多月的时间,学校真的建成了!

从那时起,侯秀珍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强大力量。心里有了这个“法宝”,许多工作开展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1999年,延安全面实施退耕还林,侯秀珍立即扛着老镢头上山,带领群众在三台庄等村栽树。“栽了多少树我不记得,这里有多少个山头我都记得。”侯秀珍的吃苦耐劳让大家叹服。

在南泥湾,提起侯秀珍,大家的话语里无一例外地充满尊敬。“侯老虽然上了年纪,但她依然充满激情,身上的那股干劲、那种精神深深感染着我们。”南泥湾管委会发展规划部部长牛建华说。

一心讲好南泥湾的故事

南泥湾,一个响亮的名字;南泥湾大生产运动,一段不朽的传奇。如今的南泥湾,正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游客、学员前来参观学习。

刘宝斋在世期间,除了种地外,还要给来延安学习的人讲述南泥湾大生产运动的故事。

刘宝斋去世后,曾经听故事的侯秀珍,成了讲故事的人。退休之前,侯秀珍在南泥湾当义务宣讲员;2001年退休后的第二天,她就到镇关工委报到,开始全身心地讲述南泥湾大生产运动的故事。

如今,专门前来找侯秀珍听故事的人越来越多,她总是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讲着熟稔于心的南泥湾故事。

家里刚盖好的几间新房,侯秀珍准备建成家庭展览室,“要把老父亲留下的东西展览出来。哪天我讲不动了,来这里的人还能‘看’南泥湾的故事。”本报记者 王雄 通讯员 干雄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