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多奇葩?一个人为夺皇位竟然将他父亲囚禁到死

原标题:印度有多奇葩?一个人为夺皇位竟然将他父亲囚禁到死

亚穆纳河由北向南流到阿格拉市区,突然拐弯往东。阿格拉堡就建立在右岸的拐角处,而泰姬陵则位于下游不远处,极目可见。河畔渚清沙白,鸥飞鹭起,别有一番气象。

泰姬陵的西门有许多人力车,看到我们,争先恐后招揽。距离不远,20卢比成交。上坡时,看车夫艰难,我便下车帮忙推车。到城堡门口,付30卢比,但车夫似乎并不满意。

远远望去,阿格拉堡的建筑风格像极了德里红堡。不过,厚重雄浑的红砂岩城墙,赋予其更多的军事功能。居高临下的拱形城门和两边圆柱形碉楼,固若金汤,易守难攻。冷兵器时代,这种巨型城堡不仅是安全的保障,也是国家实力的体现。

通往大门的围墙上蹲着几只红屁股猢狲,好像比平常所见的黑脸泼猴老实。

阿格拉堡最初只是拉吉普特人的军事要塞,后来被伊斯兰洛提(Lodis)王朝霸占,但阿富汗人没能守住这座碉堡,被“仁慈”的巴布尔劈手夺过。1565年,阿克巴开始重建城堡,他儿子贾汗吉尔谋取皇位后,继续扩展,直到沙·贾汗继位后,才将其升级为皇宫。然而,沙·贾汗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度过八年豪华的牢狱生活。

奥朗则布囚禁了他老爹,继续增强古堡的防御性能,直到迁都德里。莫卧儿衰落之后,古堡的许多宫殿先后被波斯人纳迪尔·沙(Nadir Shah)、马拉地人和贾特人破坏和抢劫。1857年,莫卧儿被英国东印度公司击败,殖民者则直接将这里当成兵营。印度共和时期,才被保护起来,并得到修复,1983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外面的铁门扇大概是后来的物件,实在与城堡不想匹配。现今的入口是剑尖形的阿玛尔·辛格门(Amar Singh Gate),里面拥有三个独立大门,极尽复杂隐蔽之能事。这位辛格来自焦特布尔,大概为了表彰其功绩,莫卧儿人将他的名字赏给这座城门,以便世人不停地念叨。事实上,城堡西边的德里门最为古老雄壮,其后的象门则稍逊一筹。

高墙雄伟,城堞密集,半圆形的碉楼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势。通过半截斜坡,穿过第二座大门,眼前豁然开朗,往东有座花园,修剪整齐的草坪绿意盎然,迎面而来的就是贾汗吉尔宫(Jehangir’s Palace)。建筑比较规矩,顶层两端有拱顶凉亭,外壁有独具特色的白色大理石镶边,勾成许多拱门装饰。通过幽暗的门廊,进入四围都是宫殿的庭院。

这座红砂岩宫殿的主人是贾汗吉尔,建筑融合了印度和中亚风格,前面有用整块石头雕成的浴缸(Hauz-i-Jehangir)。夸张的是,听说这位皇帝出游的时候,会带上这个笨重的东西,就像那位带两个大银罐出行的斋普尔王公一样。

从贾汉吉尔宫往北,是沙·贾汗的私人清真寺(Mina Misjad)。透过东面围墙上的窗口,可以看到亚穆纳河和远处的泰姬陵,许多人在此张望。往西走,有座葡萄园,听说沙·贾汗时期就是这等模样。

再往北行有座白色大理石金顶八角亭和宫殿,就是沙·贾汗被他儿子囚禁的地方,他从这座八角亭远眺泰姬陵。不过现在已经围起来,游人不能进入,只能在外面张望。据说老皇帝最后的岁月里,已经不能起身走到窗前,只是凭借一颗宝石上的倒影来观看泰姬陵。这个说法有些夸张,我的70毫米焦段镜头在相应距离拍到的泰姬陵都不够清晰,即使他抱着和篮球一样大的宝石,都不太可能看到泰姬陵的倒影。

当然,可以想像老皇帝昔年的心情,他思念心爱的妻子,也许会无限伤感的抱怨:“亲,咱家老三坑爹啊,我俩怎会生出如此忤逆不孝的东西?”

正所谓“独自凄凉人不问”,人有旦夕祸福,一代帝子竟落得如此下场。夫妻阴阳相对,此情此景,唯《长相思》堪记:

来一生,去一生,一片伤心梦不成,那年万里征。

悲一声,恨一声,月影阑珊北斗横,一更还一更。

一番感叹,再前行即为镜宫(Shish Mahal),这里是皇室女人的居所,未对公众开放,只好探头往里张望。墙面上贴满马赛克工艺的小镜子,亮晶晶的,堪与琥珀堡镜宫媲美。隔壁是私人大厅(Diwan-i-khas),一座四周布满剑尖形拱门的白色大理石建筑,中央有设计轻巧漂亮的小型喷泉,极具欧陆风情。里面装饰精致,雕刻素雅,如童话世界,为皇帝接见重要人物或者外国使臣的场所。

旁边有座开放式天台,上面有块边缘刻着碑文的黑色石板(Takhti-ijehangir),据说是贾汗吉尔继位前的宝座,他曾坐在上面看圈里的斗象表演。对面有座精巧的宝石清真寺(Nagina Masjid),门庭紧锁,只能透过镂刻成许多花瓣形图案的透雕窗户往里张望。

转回来,穿过私人大厅,是四四方方的莫卧儿花园,十字形甬道将庭院分成四部分,各区都做成精致的几何图案,中间是凸起来的水池。左右前三面的建筑都有架在空中的走廊,想起《阿克巴大帝》里的情节。他哥哥因贪污败露,杀了查账的大臣,结果被阿克巴下令从空中走廊扔下来。侍卫禀报还在喘气,阿克巴挥手叫继续扔,直到他哥哥变成肉饼。虽然事出有因,但还是感觉有些残忍。

后面是皇帝处理政公众政务的大厅(Diwan-i-Am),由许多白色大理石廊柱组成,前面放着白色大理石供桌,许多游人坐到上面合影,体验昔日帝子的威严。后墙中央有华丽如壁龛样的凹室,里面原来放着镶满珠宝的孔雀王座,当年朝臣们在这里进谏上书,也许针对印度教徒的巡礼税和人头税,就在这里被宽容的阿克巴取缔。可惜,王座在1739年被波斯人抢走并毁坏。

庭院西南有个很小的哥特式建筑,做工精美,上面写着“Jonh Rassell Colvin”之墓。其实就是一副棺材,里面躺着西北邦的副总督,印度大起义时病死于古堡。从名字看,此人不似印度土著居民,怪不得陵寝做得也像出租屋。北面有清真寺,下面是当年的女人集市。

与老德里的红堡相比,阿格拉堡更注重军事功能。与梅兰加尔堡、乌代布尔的城市宫殿、斋普尔的琥珀堡相比,莫卧儿的城堡更有王者气度。讽刺的是,两座建立在亚穆纳河右岸的莫卧儿王都,最后都被英国人当成殖民统治的大本营。

然而,即使再坚固的城池和宫殿,也抵不过时间和空间。后人没有延续帝国的辉煌,打个盹儿的功夫,世事已然改变。昔年的风华如天际流星,雄伟的建筑变成了世人毫无新意的命题作文。

走出城堡,似乎听到几个人对话。

巴布尔:“创业艰难百战多。”

胡马雍:“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阿克巴:“选择题,要么做我老丈人,要么让我打一顿。”

贾汗吉尔:“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沙·贾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奥朗则布:“打铁还需自身硬。”

余人低声抱怨:“奖金又被扣……”

——摘自我的《去印度,与诸神同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