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已、怒而摔杯的李国庆能否搭上知识付费的末班车

原标题:情难自已、怒而摔杯的李国庆能否搭上知识付费的末班车

李国庆的新公司业绩能在3-5年内超过当当吗?是否会被二次踢出管理层?

文丨童彬

来源丨投中网旗下象三一

“肯定不能原谅,因为她是我老婆。她有的是办法,为什么要这样呢?”当当网原CEO李国庆在回忆被老婆俞渝“逼宫”的事情时说道。在后续的访谈中,被揭开伤疤的李国庆情绪开始失控,他拿起桌面上的杯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此后李国庆虽然就此行为在微博上道歉,表示采访前并未想到会有摔杯子的一刻,实在是情难自己。但其过激举动再次将当当网推上风口浪尖。

去年1月,李国庆被当当网董事长俞渝赶出了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夫妻俩对当当网控制权的争夺大战,最终以李国庆的彻底出局画上了句号。

1

北大才子与华尔街精英女的商业之路

“你看着我长得很精明是吧?其实不是,我就是个傻白甜。”李国庆如是说。回首过往,“傻白甜”明显不是李国庆的风格。

1983年,李国庆以北京市文科状元的身份入读北京大学社会系。学生时代的李国庆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担任学生会副会长,在大学期间编写理论专著《中国社会改造之我见》。但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敢在校长面前批评校领导,还在学校里发避孕套,鼓励大家自由恋爱。充满着反叛精神和文学气质的李国庆,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几年后,选择了下海经商。

嗜书如命的李国庆,自然而然地做起了书的生意。然而,这位才子的经商之路并不顺畅。直到遇到了之后与自己“相爱相杀”的俞渝。1996年,认识三个月的俞渝和李国庆闪婚。

这一时期,美国正沉浸在互联网的热潮中。中国也在这一时期进入了互联网时代,1996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创业元年。

1999年,当当网与阿里同年诞生。俞渝和李国庆赶上了互联网创业黄金期的末班车。

2004年,亚马逊曾想出资1.5亿美金收购当当网这一中国版亚马逊70%-90%的股权,保留李国庆、俞渝等原有的管理团队。虽然俞渝表现的比较兴奋,但李国庆最后决定不卖。对资本的态度,也为公司后期的波折埋下了伏笔。

之后在与阿里和京东的竞争中,当当网渐落下风。

2003年,阿里成立淘宝网,进军C2C领域;在当当网上市前一个月,京东进军图书市场,与当当一决高下。

2011年,原本有机会一争天下的当当网入驻天猫,意味着其承认了阿里的行业地位。

2015年,在当当网私有化退市前的最后一期年报中,公司营收为93.12亿元。彼时,京东营收已经高达1812.87亿元,明显已经不在一个量级。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创业之初,图书成就了当当,奈何此后眼里只有图书...

出局后的李国庆,虽然已年过半百,但创业激情依旧。“今年春节后,我第三次创业,做早晚读书APP,进入了知识付费行业。”李国庆说道。对于早晚读书项目李国庆表示小目标就是超越当当,比如在用户数和净利润方面。快则三年,慢则五年。

2

能否搭上知识付费的末班车?是否会被二次踢出管理层?

在互联网信息爆炸,在线支付普及等大环境下,知识付费的风口爆发于2016年。得到、千聊、喜马拉雅FM、知乎live、蜻蜓FM等被人们广泛熟知,大有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势头。这一时期,资本和用户都对知识付费寄予了很大期望。但最近一段时间,推广成本不断上涨和用户口碑的下滑,使得这一行业看似有些“冷淡”了。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发布的《2018年知识付费研究报告》表示,用户复购率下降和使用时长缩水已造成行业营收开始下降。

“以前在这类APP上买过课,本意是想给自己充电,增加些财务知识。上班的路上会听,感觉学习效果一般。一节课10分钟左右,当下觉得恍然大悟,过不了半天就忘了。”程诚(化名)说道,“当时花了199块,不确定以后会不会买。”“花钱买安慰”、“一锤子买卖”等诸多负面评价向知识付费领域袭来,知识付费真的要落没了吗?

“只要人类文明、现代社会还在朝着知识社会、学习型社会的方向发展,知识付费就不会凋零,现在只是洗牌阶段。当洪水褪去,能坚挺在市场中的一定是脚踏实地做内容,认真严谨做教学的品牌。”一位知识付费领域的产品经理说道。“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延展业务线。知识付费1.0时代,整体来看行业更侧重营销,现在会更偏重知识服务。”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在《2018-2019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中表示,主播资源、版权资源和用户资源在向头部平台加速集中。确实,喜马拉雅、知乎等企业成绩突出。2019年,知乎live完成了4.34亿美元的F轮融资。2018年,完成E轮融资的喜马拉雅估值高达36亿美元,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一行业的独角兽。

在这一头部阵营明显的行业中,李国庆选择在今年6月带领着“早晚读书”向知识付费领域发起冲击。而在其选择的细分赛道中,樊登读书早已捷足先登。

樊登读书隶属于上海黄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初,樊登读书的会员人数已经超过690万,在国内已成立20多个升级分会,200多个城市级分会,800多家县级分会和47个海外分会。与樊登读书的商业模式一样,早晚读书采用的也是会员付费,但是价格要高于樊登读书。樊登会员是365元/年,早晚读书有两种选择,68元/月或388元/年。

不过在引入投资方面,早晚读书有点不一样。此次创业,李国庆表示不需要投资,自己在做一次新的制度设计。他想让各省市合伙人、选题顾问、解读人和优秀读者等成为股东。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国庆虽然是北京万卷书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早晚读书”运营主体)的法人代表,不过其不占股权。但是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这点不一样是否会引起股东和管理层的利益冲突呢?还需时间来验证。“感觉突围成功的概率有点低,没什么新概念。”一位头部知识付费领域的负责人评价道。

转载、合作、加入粉丝群请联系小助理

(微信号:ChinaVentureWeix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