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馆》,酒中乾坤、人生况味

原标题:《老酒馆》,酒中乾坤、人生况味

文/王志刚(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前段时间,跟一个朋友一起吃饭,当然少不了酒。其间,除了胡乱神侃一些往事和社会八卦之外,友人无意间提起一部陈宝国主演的电视剧《老酒馆》。

刚开始,我以为是一部老电视剧,可是上网一搜,原来是2019年的新剧。恰好这几天有些事情,于是趁着情绪不高,就看了这部电视剧。

这是一部类似陈宝国当年《闯关东》的电视剧,历史背景、人物故事、剧情设置等等,甚至演员的组合阵容,都显得极其相似。

只是,这部电视剧与《闯关东》相比,有着一样前半部分剧情紧凑后半部分剧情过于形式化的不协调处,但是依然不影响这部电视剧精致的剧情与深厚的演员演绎能力。

剧情用“精致”形容,是因为我觉得前半部分剧情设置的非常细腻,一个个人物的出场,都围绕着陈怀海和山东老酒馆的仁义与勇敢展开;表演用“深厚”形容,是因为大部分演员都是中生代演员,无论是主角还配角,都堪称老戏骨。

每个人,最后都留下了一坛酒,化作了一种味道,植下了一种回忆。

二两,一个只在酒中回味人生的老者。二两酒,两重境界,一重现实危难的世界,一重酒中混沌的忘却;

白爷,一个终生庸碌的小手工业者。一个酒葫芦、一台磨刀石,一口酒中吞吐一场世事,一次坚守熬度余生;

高先生,一个素昧平生的客人。仅凭一坛烧刀子,仅靠一个老客的良善,维系了一家酒馆不经意间犯下的错、指明了一家酒馆应该坚守的方向;

金小手,曾经旧社会的末流后来新社会的打拼者。当初仅凭一身好身手,劫富济贫、以酒会友,结识了陈怀海;

小棉袄,陈怀海未曾来得及给予父爱的女儿。从当初的草莽与冲动,到最后投身共产主义的决绝与坚定,在最璀璨的年华留下了最后的笑容。

山东老酒馆的酒柜上还存有很多酒,每一坛的背后,都是一个人物、一段人生、一场相遇、一程风雨、一缕历史、一朝烟霞。同时,在陈怀海的心中,也藏着无数的时光回忆,那里藏着一滴酒的厚重与绵柔,留有一些时间的光影与残迹,蕴藏一重山河的辽远与氤氲。

《老酒馆》,以一个酒馆的视角,演绎了一群闯关东的性情人竭力求生存的共生相,描绘了大连街在历史风云中的变迁与积淀,刻画了一场时光交替中光影交错。

一壶老酒,一生变迁,一步岁月,一程烟云。

所有关于时光宏大的讲述,都被杂糅在一坛坛酒中,在一个个酒客的口中不断绵延,直至慢慢绘就了一副山河图。

那些曾经在旧时光中流连的人,那些曾经在新时代里欢呼的人,那些一生都在告别的人,那些一世都在相遇的人,那些以为没有后来的生活,那些只沉溺在过去的怀念···所有的所有,都被悄悄隐匿在这些剪影间、言语里、双眸中。

有时候,时间是一场相遇,不断遇见、不断绵延。有时候,时间又是一场告别,因为每一次相遇,都预示着会有离去。无论是初始的相遇,还是后来的告别,都在岁月的流淌中,漫盖了一场风雪、雕刻了一程流连。

你的身边,会有陈怀海式的人物,只是不知道你们是否擦肩而过;你的身边,会有老酒馆中的过客,只是一切都如过客一样,也在你的生命中不断经过;你的身边,会有大连街上的芸芸众生,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这些芸芸众生的一员。

一壶老酒,一对杯盏,一场畅饮,一程回望。

酒已微醺,杯盏浸润,畅饮开怀,回望无边。

只是,时光,总有恰好!

此刻,我敲下这些文字之后,待会儿离开键盘,或许会找来一杯琉璃盏,然后倒上一杯绵稠,对影三人、独饮而啜。

或戚戚焉,或悠悠然,或淡远,或绵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