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这几年,我亲身经历过的惊险!

原标题:潜水这几年,我亲身经历过的惊险!

这是潜水游世界6528次分享

文/PADI课程总监丝丝

貌似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

但是每一年,每一个可以潜水的海岛,

或者是可以玩水的海岛,都有事故发生,

今天我来说说我这潜水生涯的八九个年头里,

我亲身经历过的惊险瞬间~~~

欢迎当事人出来认领,

主角光环是你们的,咔咔~~~

P.S. 可以写下你的想法!

先说个重量级轻的惊险一刻吧,我被扳机鱼袭击的那一次

扳机鱼,尤其是titan triggerfish,尤其是在有鱼卵宝宝的时候极具攻击性,有一次,我并没有发现它......

人物:我和我的O仔学生(忘记是AOW课程中的一潜还是别的了,但是确认是个潜数不多的小白白童鞋)

事件:在八丹拜的Jepun潜点,我在前面边游边找海兔呢,我的学生紧跟其后,突然脑袋上狠狠的被撞击了一下,痛的我眼冒金星,第一个反应:被气瓶砸了,一定是我的学生浮力没有控制好,飘上去又掉了下来!揉了揉脑袋,先抬头看,除了水,啥都没有啊,再回头看,我的学生非常Trim的跟在我身后,是个女同学,面镜里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我,貌似有千言万语要和我说,无奈嘴里咬着个调节器呢。咋回事?再往两侧看,好嘛,两只背鳍竖立的扳机鱼就在我身侧,一只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飞速的冲着我就来了,之后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一边示意学生到我身后,一边用脚蹼和两只鱼打架,一边平行迅速游远,一场闹事结束。

事后:还好,脑袋上个只是起了个包,并没有破皮,上水后,我的美女学生说:教练啊,我心里真是一万只曹尼玛飞奔而过啊~~~

教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功夫还需要练,遇事不慌,你一条鱼,凭什么和老娘叫板!

那一次,我的压力表的高压管在水里爆了!

人物:我

事件:某日,带领FUN DIVE,印象中是两个西人,去帕尼达,第一潜,MANTA POINT,正常背翻式入水,和客人一起下潜,直奔北方向的MANTA清洁站, 大约7,8分钟后,深度十二三米,突然一声剧烈的闷响,就在身边很近的地方,然后我身体周围全都是泡泡,就像是坐在按摩浴缸里,且是功率开到最大的那种。一脑门子问号,这是咋啦?环顾身体周围,因为视线有点被泡泡干扰,还用手到处摸索,寻找泡泡的来源,原来是气压表的高压管爆了,泡泡从高压管和气压表的连接处大量的溢出,气压表的指针晃晃悠悠的往红色的50Bar区域接近。看了一下电脑表,确认了潜水时间和深度后,冷静了很多,回头找到跟着我的两个客人,再次环顾四周,恰巧我的同事带领着另外的队伍就在附近,游过去,和他手势说,我的客人跟你,我要升水,又和我的客人用手势说,你俩跟着他走,我要升水。得到了OK的回复后,我缓慢上升,打了象拔,随时准备着做CESA的可能,没有做停留的环顾水面,在象拔处升水, 上船,结束潜水。

事后:等大家结束了这一潜,和客人再次说明了缘由,换了备用的调节器,我们继续了当天的第二潜和第三潜。

教训:调节器需要定期维护保养,不过我那时是刚刚保养完没两个月呢!当时的高压管我用的是那种较细的尼龙管,为了好看呗(是不是Miflex,我忘记了),之后我换回了普通的粗管子,再也不用那种细的了!

另外,一定要记住,不管遇到了什么状况,遇事不要慌,结束潜水的上升速度要正常,安全停留在紧急状况下不需要做,出水前尽量打象拔,小心水面船只。

水底,挂着五公斤的配重带还在那里,潜水员却没影子了~~~

人物:我,我的两个FUN DIVE的中国同学

事件:两个AOW小伙伴报名了三天的FUN DIVE, 第一天,我们去了八丹拜,第一潜,正常背翻式入水,下潜,小伙伴A的耳压有点问题,我们用了大约用了10分钟到达了22米左右的深度,我兴奋的给他们指那片小海扇上的豆丁海马,小伙伴B拿出相机开始咔嚓,我转回头看小伙伴A,没影儿了,不到一分钟的刚才还在呢呀,环顾四周,咦?地上那根蓝色的带子是什么,为毛如此眼熟,一根挂着五公斤的配重带安静的躺在那里,带子尾部飘荡在海水中......我的头嗡了一下,抬头看,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远去,冲向水面......过去拽拽小伙伴B,指了指那根配重带,指了指水面,做了上升的手势,带上那根配重带,我俩缓慢的上升,放象拔,不做停留的升水,看到了水面上的小伙伴A。

事后:确认小伙伴A意识清醒,上升时没有憋气,上船,吸氧大约30分钟,告诉小伙伴A,他不可以潜第二潜了,休息,如果当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第一时间微信告诉我,特别是如果身上有红色的疹子。

教训:入水前的配重带是否系紧,尤其是卡扣,是否真正的卡紧了,另:这个故事中的小伙伴A,中性浮力不太好,在潜水的那十几分钟里,身体姿势几乎都是近乎于直立的,这也可能跟他一直在尝试做耳压有关;要关注自己装备的状态,配重带从松,到滑落,应该是有一段时间的,理论上应该能意识到;最后,如果配重带掉了,尽快把BCD的气放掉,吐气,踢腿,尝试把配重带捡起来,最最后,没办法捡到配重带,那只能平躺,把自己变成个“大”字型,增加阻力,让自己上升速度慢一点,正常呼吸,升水,吸纯氧,结束至少当天的潜水。

我活了这么几十年了,第一次口对口亲了死人,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人物:我,同事,溺毙的某人

事件:某天的帕尼达潜水行程,第一潜MANTA POINT结束后,我们的船开到了水晶湾的潜点,水面休息,船上的印尼籍教练发现远处有一个浮潜的人很不对劲,漂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很久,我们把船开近,两个男同事穿上面镜蛙鞋,跳进水中,把他拖上了船。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带着我们国人浮潜常用的全脸式潜水面罩,面罩里有着3/4的水,人已经是人事不省,一个微胖的黄皮肤中年男人,看不出国籍,说实话,他跟我刚刚教完的一个中国OW学生长得很像。当时船上级别最高的潜水教练就是我,我张罗着大家轮流给他做CPR,组装纯氧,以每分钟15升的free flow给他提供纯氧,几个CPR回合下来,一直都没有反应,我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捏着他的鼻子,开始做口对口人工呼吸,我还记得,当我的嘴吹完气,离开他的嘴的时候,我听到从气道或是胸腔里传出的“heloulou heloulou”的声音,像是打嗝,后来才明白,那是因为他的肺里全都是水的缘故。依旧没有回应,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抬上岸,那是帕尼达岛的水晶湾,遇到了他的妈妈,找到了可以送他去医院的车,告诉送他去医院的那几个当地人,继续给他做CPR,我们返回到了我们的潜水船,亲眼看到这起事故的船上的其他客人,无一例外的取消了当天剩下的两潜,返回了。

事后:第二天,我们从当地报纸上看到了确认死亡的消息,他是印尼人,和家人从雅加达来巴厘岛旅游的,出事的时候,独自去浮潜,且没有脚蹼。我们给PADI提交了事故报告书,讲述了我们的遭遇。

教训:不管是水肺,自由潜,还是浮潜,请跟随潜伴一起同行;我个人非常不喜欢那种全脸的潜水面罩,是不容易进水,但是进了水也不容易清除;就算是浮潜,脚蹼还有有用的,尤其是像水晶湾那种经常有流的地方。

另外,我那次也是第一次遇到真实的需要CPR的急救,我也有点慌,其实我们船上的急救箱里有口袋型面罩的,不需要我真正的口对口,我们救人的时候也要保护好自己,避免可能的交叉感染。这个我们在EFR里都是学过的。

互动话题

请留言告诉我们你曾经在潜水旅途中亲身经历或者遇到的风险,希望能给更多的人提供经验参考和警示。祝大家安潜,潜安!

19年12月14-21日 (仅余3位

19年12月27-1月 (已满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微信立场。对内容有任何疑问,请谨遵专业人士叮嘱。任何版权问题,请随时联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