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过好这一生

原标题:《白鹿原》: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过好这一生

文 | 姚瑾 · 主播 | 雅萱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或许在《白鹿原》中,只有像白嘉轩媳妇吴仙草那样的女人,才能获得平安和幸福。

她这一生唯丈夫马首是瞻,将“顺从”当成自己人生的己任和准则。

而细细读完这本书后,才发觉,田小娥的人生悲剧,不仅仅是由于那个特定的时代造成的,究其原因也是因为她缺乏独立自主的人格。

她这一辈子都离不开对男人的依附,虽然她骨子里也有对世俗的反抗精神,但终究没能走出白鹿原,去开始自己新的人生。

正如村上春树所说:“我相信所谓的命运不过是一个人的生理、心理、情感、性格等因素造成的一个人的行动结果。”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无法抗拒的前进,那么自由就是独立,不依附,不恐惧。唯有拥有独立自主的女人,才能摆脱历史承载在她们身上的枷锁,成为一个健全和自由的人。

男尊女卑,是捆绑女性的枷锁

在陈忠实笔下,田小娥是一个悲情人物,生的痛苦,活的痛苦,死的痛苦,是她一辈子的写照。

她所受的委屈与伤害,在一场控诉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我在白鹿村惹了谁?我没偷旁人一朵棉花,没扯旁人一把麦穗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下我?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

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子。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

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还容不下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也没分一根蒿子棒儿,你昨还要拿梭镖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

我在白鹿村惹了谁?我没偷旁人一朵棉花,没扯旁人一把麦穗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下我?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婊子。

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子。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

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还容不下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也没分一根蒿子棒儿,你昨还要拿梭镖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

每当我读到这个片段,就会对田小娥的悲惨命运嗟叹不已。

她有着罕见的美丽,黑发如漆,肤白如玉,身材婀娜。

自从17岁那年,被贪财的父亲卖给了年逾古稀的郭举人做小老婆。她就开始了自己悲剧的一生。

在郭家,她虽然外表光鲜,衣食无忧,却活得连一条狗都不如,被郭举人和大老婆当丫鬟使唤。

而田小娥并不是一个甘于被命运摆弄的女子,她与黑娃的偷情,看似是本能的相互吸引,实则是对郭举人凌辱的一种反抗。

东窗事发后,小娥被休,黑娃被辞退,小娥的父亲田秀才,急不可待地想把伤风败俗的女儿赶出门,就像铲除庭院里的一泡狗屎一样急切,幸得黑娃对小娥念念不忘,寻上门来,娶走了小娥。

绝处逢生的小娥,原以为幸福的生活在前面等着她,却因为名节有亏,被白鹿原所不容,被这个男权社会所不容,但较之冷先生的女儿冷秋月,她无疑又是幸运的。

冷秋月汇集了礼教驯化下女子所有的优点, 在和鹿兆鹏结婚后,她一直过着守“活寡”的日子,她甚至还一度嫉妒田小娥能够享受畅快淋漓的爱。

在痛苦中煎熬的她,裹着被子冲到学校向丈夫鹿兆鹏表白:

我喜欢你,我怕自己守不住了。

我喜欢你,我怕自己守不住了。

即便如此放下身段乞求丈夫,却仍被一心追求自由婚姻的鹿兆鹏断然拒绝。

在正常欲望与传统观念中纠结徘徊的冷秋月,紧绷的弦终于断了,在被喝醉酒晚归的公公鹿子霖,极尽调戏又反咬一口进行怒斥后,她得了“淫疯病”,逢人便说公公睡了自己。

而她的父亲冷先生,为了自己和亲家的颜面,竟狠心让女儿成了哑巴。连亲家鹿子霖都惊讶:“只有冷大哥才敢下这样重的药底子。 ”

最后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不再叫喊,也不再吃饭,不久在一个凄凉的夜晚悲惨死去。

细观《白鹿原》中冷秋月、田小娥、小翠等女性的人生悲剧,其实也是两千多年来女性命运的缩影。

在那个时代,大多数女性只有遵从三从四德,才能得以生存下去。而当欲望被扭曲,正常的人性需求被扼杀时,她们就只能沦为时代的殉葬品。

依附,是女人悲剧的源泉

如果把田小娥的人生悲剧,完全归结于时代必然,未免有些过于偏鄙。时代只不过是一个推手,田小娥的人生悲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把男人当成自己救命的稻草。

她这一生中有过四个男人。在每一段感情中,她总是习惯去依靠男人。

在郭举人家时,迫于郭举人的淫威,她只能被动地悄悄反抗和报复。

“风搅雪”失败后,黑娃被迫逃离白鹿原,当小娥得知黑娃要走时,脱口而出第一句话就是:

你走了我咋办啊?你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你不带我走我就跳井……

你走了我咋办啊?你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你不带我走我就跳井……

黑娃走后,因为要救黑娃,田小娥只好委身于鹿子霖,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利益的交换,让自己得以生存下去,又再一次沦为被玩弄的工具。

在鹿子霖挑唆下,为了报复族长白嘉轩,她主动勾引了族长的儿子白孝文。

一介书生白孝文本来就对小娥心存好感,一来二回之下,他们成了一对相互依存的苦命鸳鸯。白孝文变卖了自己的家产,在破窑洞里和田小娥过起了悠哉乐哉、及时行乐的日子。

可当小娥扫了瓦盆又扫了瓷盆,把塞在窑壁壁洞里包裹过鸦片的乳黄色油纸刮了再刮,既扫不出一星米面也捏捻不出一颗烟泡的时候,白孝文也走了,那个曾让白孝文无数次享受过人生快乐的火炕,已没有一丝魅力可言。

田小娥错就错在她不该一次又一次地把男人当成自己人生的依附。

在电视剧中,和她非常投缘的白灵曾两次劝她去城里。

白灵告诉她:

那里没有祠堂,也没有人对你说三道四,你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凭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

那里没有祠堂,也没有人对你说三道四,你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凭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

田小娥曾央求孝文带自己去城里,在遭到孝文的嘲讽后,她自己也断了去城里的念想。

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其实人生与电影不同,人生辛苦多了。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

其实人生与电影不同,人生辛苦多了。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

深以为然。田小娥虽然看起来比其他女人都要大胆,她敢在利用她的鹿子霖头上撒尿,敢于突破传统与伦理,但她骨子里却始终没有突破自身的局限,所以终其一生她都没能走出白鹿原。

她这短暂的一生中,一直是在用美貌换取男人的爱和厮守,从而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

如果她能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靠自己而不是通过依附男人实现自我价值的话,或许她的人生,又将是另一番新风景。

女人唯有靠自己,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作家苏芩曾说:“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经营好自己,给对方一个优质的爱人。不是拼命地对一个人好,那个人就会拼命爱你。俗世里的感情难免会有现实的一面,你有价值,你的付出才会有人重视。”

像小娥这样的女人,其实不管处在哪一个时代,终究过不好这一生。纵然她拥有罕见的美丽,但这并不能成为她所向披靡的武器。

在《白鹿原》中,我最欣赏的女子是白灵。

白灵是白家最小又是唯一的女儿,年幼时便倍受父母的宠爱,因此她免受了缠足之苦,能够进学堂读书。

知识的启蒙,也让她逐渐成长为一个有思想有文化,敢想敢做的新女性。

当父亲禁止她进城上学时,她以死相逼,面对家族的包办婚姻她敢于反抗,潇洒地写了退婚信。就算是父亲因此与她断绝父女关系,她也义无反顾。

对于爱情她也很有主见,她原本和鹿兆海两情相悦,却因为彼此的理想不同而产生分歧,最终她与和自己有着相同理想信念的鹿兆鹏走在一起。

可惜的是她在后来不幸被错杀。

她这一生虽如昙花般短暂,却活得真实而热烈。她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遵从内心,寻找人生意义的姿态,让人钦佩。

而在田小娥身上所缺乏的,恰好是这种主动与命运抗争的勇气。她虽然具备反抗精神,但她的这种反抗并不彻底。

很喜欢这样一段话:

当你不再期待任何人,不再要求任何人,把外界发生的一切都当作不断向内探索的能量和养料时,内心就有了自由和丰富。期待和要求是痛苦的魔咒,放下就有了自由。

当你不再期待任何人,不再要求任何人,把外界发生的一切都当作不断向内探索的能量和养料时,内心就有了自由和丰富。期待和要求是痛苦的魔咒,放下就有了自由。

作为女人,一定要让自己有过好日子的能力。不牵绊,不依附,不将就,这样的你定然动人。

没有谁能成为你今生的避风港,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后的庇护所,独立也许很累,但是不独立更累。

愿你能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一个人也能活成一支队伍,无所畏惧。

搜索“82年生的金智英”即刻阅读

景音乐 |《白鹿原》片头童谣

图片来源 |《白鹿原》剧照

-作者-

姚瑾,自由撰稿人,十点读书签约作者。相信生命之美在于内心的淡定和从容。微信公众号:百合小筑。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9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十点读书签约主播。寄语:我来自甘肃天水,作为一名广播电视微波传输工程师,很高兴在十点读书遇见美好的各位!感谢各位的聆听和鼓励!愿我的声音可以温暖你。欢迎下载十点读书App,搜索“雅萱”关注主播十点号,收听雅萱为你朗读的专属美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