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何止长安十二时辰?38件国家一级文物带你“又见大唐”

原标题:唐风何止长安十二时辰?38件国家一级文物带你“又见大唐”

这是搜狐文化的第44期荐展

大唐风采,何止长安十二时辰?

10月7日,辽宁省博物馆推出大型文物特色展览《又见大唐》,展期至2020年1月5日。这是世界范围内首次以传世书画来呈现唐代的缤纷绚丽,也是辽宁省博物馆首次以高科技数字成像技术倾力打造文物数字体验场景。展览通过阿尔法全息数字化屏风“全唐画”、唐代历史人物再现、数字书法体验、数字再现敦煌石窟、大明宫重现等方式,让观众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观赏文物,体验大唐盛世的辉煌。

本次展览展品以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与唐代有关的绘画、书法为主体,辅以唐代金器、三彩器、木器、雕塑等多种品类文物,可谓众彩纷呈。展品共计100件,其中56件为辽宁省博物馆的珍贵文物藏品,44件来自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河南博物院,以及辽宁省图书馆、辽宁省考古研究院、旅顺博物馆、朝阳博物馆等。

传世唐代书画名迹寥寥无几极其罕见,平常更难一睹芳容。此次辽宁省博物馆倾囊而出,一次性拿出了其全部收藏的唐代书画名迹以及宋摹唐画等文物,是建馆以来首次38件一级文物集中展现,一级文物比例之高,可谓空前。

整场展览由“盛世画卷”“浩荡书风”两大部分组成,共八个单元,分别以珍贵的绘画和书法展品为主线,与其他品类文物形成丰富链接。力求全面展现唐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和民族融合及丝绸之路带来的中西方文化交流,体现出大唐盛世的繁荣昌盛。

展览从《虢国夫人游春图》《簪花仕女图》《万岁通天帖》《仲尼梦奠帖》四件文物入手,深入浅出地解读文物背后的故事,用展览语言解答观众“国宝如何成为国宝”的疑问。

《虢国夫人游春图》

北宋,虢国夫人游春图卷 ,绢本设色 51.8×148cm , 辽宁省博物馆藏

画中描绘了唐玄宗宠妃杨玉环的三姊虢国夫人及其眷从盛装出游的场景,全画共九人八马。

原作张萱是唐代开元天宝间享有盛名的杰出画家,他掌握了多种绘画技巧,尤其擅绘贵族妇女、婴儿、鞍马等宫廷人。

张萱的原作早已佚失,此卷认为由宣和画院画家摹画,仍具盛唐特色,将张萱笔下仕女们的丰腴、靓丽、表情、精美服饰等再次展现出来。画上有金章宗完颜景仿瘦金书题:“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天水为赵姓郡望,代指赵佶,故而以往亦有将此幅定为宋徽宗摹本。

事实上,即使有宋人临摹本流传至今,但画上哪一位才是真正的虢国夫人?至今仍有争议。

学界大致有以下三种猜想:

《旧唐书·玄宗杨贵妃》中记载:“……三人皆有才貌,玄宗并封国夫人之号。长曰大姨,封韩国,三姨封虢国,八姨封秦国。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势倾天下。”

历史上对其讽刺的诗歌绘画颇多,此图即是颇为著名的一件。画面不设背景,绘八骑九人出行的场面,人物衣着华丽,骏马肥硕健壮,线条细劲圆转,色彩鲜艳浓丽。本图对研究唐代仕女人物画意义尤重。

猜想1:画面中的第一骑是虢国夫人。

△ 虢国夫人游春图卷 局部

唐朝时期贵族妇女把着男装视作是一种时尚。据《旧唐书·舆服志》记载,唐玄宗时宫中妇人,“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而且画面中的第一骑骑的那匹三花马是宫廷御马的标志。

猜想2:后排居中怀抱小孩的妇人是虢国夫人。

△ 虢国夫人游春图卷 局部

这位妇人骑的也是宫廷御马三花马,而且看上去正处中年,与当时虢国夫人的年龄相吻合。此外,她的两边都有侍从护卫保护,显示了她与众不同的身份。

猜想3:中间靠后两位妇人中有一位是虢国夫人。

△ 虢国夫人游春图卷 局部

参考同时期壁画《张议潮出行图》以及历代帝王《卤簿图》,主骑都位于整个出行队伍中间偏后。

从画面入手难有定论,那么史料记载中的虢国夫人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虢国夫人,杨玉环的第三位姐姐,唐朝蒲州永乐(今山西芮城县)人,貌美有才学,早年嫁给裴氏为妻,裴氏早亡。杨贵妃得宠后,请求唐玄宗将自己的姐姐们迎入京师。据《旧唐书·本纪第九·玄宗下》记载:“(天宝七载)冬十月庚午,幸华清宫,封贵妃姊二人为韩国、虢国夫人。”虢国夫人的名号由此出现。

回到画卷本身,《虢国夫人游春图》设色典雅富丽,格调活泼明快。无论画中哪位是真正的虢国夫人,她们盛装出行,雍容自信的风貌,都见证了盛唐时期女性社会地位的跃升和思想文化的大解放。

《簪花仕女图》

唐 周昉 ,簪花仕女图卷,绢本设色 46×180cm,辽宁省博物馆藏

画卷描绘的是古代贵妇春日游园赏乐的场景,以工笔重彩描绘簪花仕女五人、执扇女侍一人,点缀在人物中间有猧儿狗、白鹤,画左辅以湖石、辛夷花树。仕女发式都梳作高耸云髻,蓬松博鬓,鬟髻之间各簪牡丹、芍药、荷花、绣球花等花时不同的折枝花一朵。眉间都贴金花子。着透体博袖敞领宽肥纱衣,内着曳地长裙,裙色有石榴红色或大撮晕缬团花者。本卷无款识、题跋,《石渠宝笈续编》著录为周昉作品。

《万岁通天帖》

△ 唐 万岁通天帖卷 (局部),纸本草书 26.3×353.8cm ,辽宁省博物馆藏

《万岁通天帖》又名《唐摹王氏一门书翰》卷,为王羲之、王献之及其族人墨迹的唐摹本,共七人十帖。因武则天命人摹拓,又成于公元697年(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故又名《万岁通天帖》。

此卷最接近王羲之真迹,“字体端庄凝重,略有隶书笔意,结字与新体有别,写法近似东晋普遍流行的飞扬纵肆的笔势与字形,属于晋代旧派书法体系,是迄今流传下来的王氏早期墨迹珍品”。

元代张雨跋赞:“右唐摹王氏进帖,岳氏具言始末,传信传宝为宜。然双钩之法,世久无闻,米南宫所谓下真迹一等。阁帖十书林以为秘藏,使以摹迹较之,彼特土苴耳,晋人风裁,赖此以存,具眼者当以予为知言。好事之家,不见唐摹,不足以言知书者矣。”

《仲尼梦奠帖》

△ 唐 欧阳询 ,仲尼梦奠帖卷,中国美术馆藏

(释文:仲尼梦奠,七十有二。周王九龄,具不满百。彭祖资以导养,樊重任性,裁过盈数,终归冥灭。无有得停住者。未有生而不老,老而不死。形归丘墓,神还所受,痛毒辛酸,何可熟念。善恶报应,如影随形,必不差二。)

欧阳询,初唐享名最盛的书法家,有“唐人楷书第一”之名,所书楷体被称为“欧体”。《仲尼梦奠帖》书法笔力苍劲古朴,用墨淡而不浓,以秃笔疾书,转折自如。

《仲尼梦奠帖》是欧阳询现存四件墨迹之一,也是其传世墨迹中最可信、最精彩的作品,弥足珍贵。全帖共为九行,七十八字。为欧阳询晚年作品,功底深厚。

卷后,还有赵孟頫、郭天锡等人跋。

△ 赵孟頫跋

△ 郭天锡跋

唐代三彩马

△ 唐代三彩马

唐人爱马,狩猎之风盛行,马球运动风靡全国,也留下了众多以马为创作对象的艺术佳作,马的形象在绘画中栩栩如生,造型烘托神采。绘画、诗歌、雕塑、陶瓷等等不一而足。

展出的唐代三彩马静立于长方形底板之上,双足站立,双耳竖立,精神抖擞。马身施枣红色釉,马鬃及面部施白釉,鞍和马鞯施黄、绿色釉,颜色和谐。马戴络头,攀胸以白色杏叶为饰,背部革带有绿色杏叶垂饰。黄绿色的鞍袱模仿了西域毯的纹样和造型搭于马背上,下垂过腹部,显示出唐马的豪华高贵。

资料来源:

辽宁省博物馆:《号外 | “又见大唐”展开幕啦!》

《光明日报》:《又见大唐》:展开一幅盛世画卷,留下两个谜团

《美术报》:《38件一级文物,100件书画丨辽宁省博物馆“又见大唐”》

《兰台世界》2016年第14期 | 杨涛:《虢国夫人游春图》的构图及政治寓意

编 / 刘珊珊 审/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