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一百单八将,有谁比鲁智深还强?金圣叹说:这样的人只有一个

原标题:梁山一百单八将,有谁比鲁智深还强?金圣叹说:这样的人只有一个

梁山好汉一百零八个,罪不至死的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其中少数几个有侠义之风的,谁能算得上梁山第一条好汉,一直很有争议,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如果综合考虑人品武功战绩,花和尚鲁智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最有大智慧和侠肝义胆,见义勇为该出手时就出手;跟任何人(包括卢俊义)单挑都没输过,武功一流;生擒方腊,这件功劳任何人都比不了。

也有人说,梁上还有一位好汉,绰号低调,也是从不欺凌弱小,做事但求无愧于心,那是天人一般的好汉,是要比鲁智深稍胜一筹的。说这话的人是金圣叹,他认为比鲁智深还强的那位好汉,绝大多数读者都已经猜到了,是行者武松。

金圣叹是这样对比武松和鲁智深的:“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心地厚实,体格阔大。然不知何故,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处。”

金圣叹总结出了武松身上具有的十个优点:“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鲁达之阔,林冲之毒,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者也。断曰第一人,不亦宜乎?”

大家都知道,点评《水浒传》最有名的大家,是金圣叹,极具反抗精神的金圣叹一向瞧不起宋江,他对宋江的评价极低:“甘人也(口蜜腹剑)”、“驳人也(双重人格)”、“歹人也(恶贯满盈)”“厌人也(形容猥琐)”“假人也(言行不一)”“呆人也(不审时度势)”、“俗人也(好酒及色)”、“小人也(卑微小吏)”、“钝人也(见事迟)”。

总而言之一句话,宋江就是连狗都不吃的垃圾:“一百六人,殆莫不胜于宋江。”鼓上蚤时迁受了委屈,跟宋江画了等号。

瞧不起宋江的金圣叹,对行者武松却是顶礼膜拜,其中的原因只有一个:当时的环境下,太需要武松那样极具反抗精神、快意恩仇杀伐果断的英雄好汉了,因为剃发易服多年之后,很多人的骨气和血性,已经被消磨殆尽,甚至争先恐后期盼有一天能被“抬籍”成为“旗人”,就可也打千喊“喳”自称奴才了:清朝是唯一一个以自称奴才为荣的朝代,一般人连称奴才的资格都没有,只好“很委屈”地称“臣”。

金圣叹之所以推崇武松,是因为武松这个人很接地气,身上有寻常百姓所具备的小毛病:稍微有点虚荣心,以当过步兵都头为自豪;也很爱面子,得知景阳冈真有老虎的时候,也会害怕,他是为了面子,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武松很讲义气,但是很多时候都不讲原则,他在快活林醉打蒋门神,实际是参与了地头蛇之争。

虽然有这些缺点,但是武松重亲情讲义气,绝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在亲哥哥被杀后还“保持冷静慈悲”,甚至拥抱加害者表示“希望你过得好”。

尽管金圣叹和施耐庵都说武松是“天人”“天神”,但是细细看来,武松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现实中人,他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也作错事傻事,报仇的时候可能也会伤及无辜(血溅鸳鸯楼灭了张都监满门,或许有一两个冤枉的,玉兰不冤)。

就是这些性格上的瑕疵,让武松看起来更加真实,几乎从不犯错的鲁智深,似乎有点太高大上了。

细看梁山一百单八将,我们就会发现武松的绰号最低调,只是简简单单“行者”二字,那就是一个假职业(度牒上的名字肯定不叫武松)。行者二字前面没有任何修饰语,卖狗皮膏药、差点把史进当小号练废的李忠,打没打过老虎,他的药酒里是豹骨还是狗骨头,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人家就是敢叫“打虎将”。

当然,这个打虎将上了梁山得夹着尾巴走路,因为梁山那么多虎,他连母老虎顾大嫂都不敢惹。

武松最可敬或最让人喜欢的,是他对社会底层人物的照拂:自己马上就被押送到东平府听后最终判决了,生死未卜之际,还是想着“将了十二三两银子与了郓哥的老爹。”大家都知道,那个缠住阎婆放走宋江的唐牛儿,充军五百里之后,就被宋江忘在脑后了。

看来看去,我们就会发现武松一双拳头“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但是却不乏怜香惜玉之心,只要没惹着他,武松也是肯做一做护花使者的。在蜈蚣岭斗杀飞天蜈蚣王道人之后,正在逃难途中手头拮据的武松,面对被掳妇人送上的二三百两金银,头也不抬地挥挥手:“我不要你的,你自将去养身。快走!快走!”

事实上武松不是不缺金银,也不是不在意金银,但是他问“这厮(王道人)有些财帛么?”却不是为自己考虑,他看似不经意的问话,却显示了他的精细与缜密:“你还有亲眷么?”

得知那妇人孤苦无依之后,我送就知道那一二百两金银不会属于自己了——他的良心不允许。所以武松只好把王道人摆下的酒肉风卷残云的吃了一回,抹抹嘴巴扬长而去。

细细想来,金圣叹心目中的梁山第一条好汉,确实有很多可取之处,尤其是他该出手就出手的行事风格,是任何时代都缺少的:世间多几个武行者,就会少几个黑旋风,历史上多几个打虎武松,官场上就会少几个蔡虎(蔡鋆,蔡京之侄,正史中武松刺杀此人后牺牲)。

无原则的骨气,胜过有原则的屈服,有理由的背叛,远不如无条件的义气。卑鄙和懦弱者,钟会为自己的卑鄙懦弱找到借口。武松的行事风格,就是活着干死了算,你扫我的面子,我就要你的脑袋。

只可惜武松不常有,而李逵蔡虎比比皆是,更有许多高俅宋江之流,为了看一场球都能丢掉膝盖骨和祖宗牌位,把被人家打肿的脸皮扯下来当鞋垫,是绝对不知道什么是武松精神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