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尔德的每一个金句,我都想发朋友圈

原标题:王尔德的每一个金句,我都想发朋友圈

奥斯卡·王尔德(1854-1900)

今天是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诞辰165周年纪念日,1854年他生于爱尔兰都柏林(当时爱尔兰由英国统辖)的一个家世卓越的家庭,他的母亲是一位诗人与作家。王尔德自小就与众不同,钟情于花朵、落日与希腊文学,并不受男孩们的待见。后来他就读于都柏林圣三一学院与牛津大学,在这里受到沃尔特·佩特及约翰·拉斯金审美观念的影响,并接触到了新黑格尔派哲学和达尔文的进化论,这为他之后成为唯美主义先锋作家确立了方向。

“第一次见到奥斯卡·王尔德令我十分惊奇,我从未见过一个人像他那样言谈高雅遣词完美,仿佛这些语句都是他连夜费功夫写好然而却好像当场流露那般自然。”这是叶芝对王尔德的评价。确实如此,叶芝所言不虚。

一次,王尔德做船横跨大西洋到美国演讲,入关的时候,他傲娇地对海关人员说:我没有什么可申报的,除了我的才华。

他还说:

我如此聪明,以至于有时我正在说的话,我自己一个词儿都听不懂。

期望别人和自己一样出色是不公平的。

我对自己的责任是让自己乐趣无穷。

这一切何去何从呢?半个世界不相信上帝,另外半个世界不相信我。

这位以与众不同的衣品、无与伦比的口才、惊世骇俗的恋情(在当时看来)而备受后世读者追捧的英伦才子,深谙“出名要趁早”的定律,靠他语出惊人的言论,在当时的欧美文坛独领风骚。

关于爱情的金句:

男人一旦爱过一个女人,就会为她做任何事,但继续爱她除外。

已婚男人的幸福……取决于他没有娶的那些人。

感伤主义者不过是个想要情感的奢侈又不愿为之付出的人。

啊,男人有一套律法,女人有另一套律法,这真是遗憾之至。我觉得,谁都应该无法无天才是。

关于贫穷的金句:

我年轻的时候,曾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我老了,才知道的确如此。

社会之中只有一个阶级想钱比富人想得还多,那就是穷人。穷人没有别的可想。

可以安慰穷人的只有挥霍。可以安慰富人的只有省俭。

穷人真正的悲剧在于,他们除了克己忘我就什么都没有条件做。

[英] 奥斯卡·王尔德 《只有乏味的人会在早餐时才华横溢》 郑远涛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19年4月

这些金句收录在《企鹅经典:小黑书 第二辑》《只有乏味的人会在早餐时才华横溢》一书中,可以读到他对当时欧美文艺生态的毒辣点评,也可窥见当时欧洲的风俗世貌。即使不熟悉他的读者,也能通过这些片段迅速了解这位风云人物独特的人生观、价值观。

王尔德似乎对他的祖国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从文艺圈到思想界,从普通市民到上流阶层,英国几乎没有一处地方令他满意。

他讽刺英国的小报,以及国民的八卦心态:

“公众的好奇心是没有餍足的,他们什么都想知道, 唯独对有价值的东西不感兴趣。报业深明此理……在我们之前的很多个世纪,公众把记者的耳朵钉在水泵上。这骇人听闻。本世纪,记者把耳朵牢牢贴近钥匙孔。这样更加不堪。”

嘲讽英国人的“死板”:

“英国人总把真实降级为事实。当真实变作事实的时候,就失去了它全部的智力价值。”

批评英国人“务实”的国民性: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国家这样需要不切实际的人。在我们这儿,思想由于一直跟实践相联系而遭受贬低......我们活在一个工作过度,而又教养不足的时代; 这时代的人勤勤恳恳,以至于变得愚不可及。”

总之,英国人做什么都是错的:

“他是个典型的英国人,永远乏味,时常粗暴。”

当然,他批评最多的还是当时的英国文坛。

“思考是世界上最不健康的事,它像别的疾病一样可以夺人性命。谢天谢地,思考不会传染——至少在英国如此。”

王尔德是唯美主义文学的灵魂人物。他在生活中强调审美,憎恶现实的丑陋面貌与世风的庸俗鄙陋;在文学创作中,他主张“艺术至上”,是“生活摹仿艺术”,而不是“艺术摹仿生活”。

艺术追求的是美,与道德无关。王尔德的作品践行了他的主张,华丽流畅的遣词造句,优美忧郁而打破常规的想象,让他在当时的英国文坛独树一帜。在这样的主张下,王尔德自然与英国文学的写实传统格格不入。他讽刺英国作家语言的贫瘠,想象力与思考力的匮乏:

“......我们普通的英国小说家......没有做到......风格凝练。他们的人物过于能说会道,谈得自己也精疲力尽。我们想要的是多一点的现实,少一点的修辞......我们情愿他们谈得少些、想得多些。 ”

不过,看似狂妄不羁的王尔德,他自己的爱情却是一个悲剧。

王尔德与道格拉斯

遇到17岁的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王尔德便爱上了这个美少年。两人之间情意缱绻,他称呼少年为波西。波西天真可爱、骄横自私,不久因为波西的父亲发现两人爱情后怒不可遏,四处诋毁王尔德。王尔德反诉伯爵诽谤,却被波西指控,最后王尔德因“鸡奸罪”入狱,身败名裂。波西离开了,但是王尔德的另一个情人罗斯却始终陪伴着他。罗斯对王尔德一生痴恋,正如王尔德对波西。

王尔德墓碑

在巴黎的拉雪兹公墓,王尔德的墓碑上布满少女的吻痕,人们都被他对爱情的狂热而吸引,为他有趣的灵魂所倾倒。

《企鹅经典:小黑书 第二辑》 中信出版集团 2019年4月

(文 / 龙钰涵 小兔,编 / 俎燚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