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品博物馆”事件的反思:文物进高校,专家评定环节是否可草就?

原标题:“赝品博物馆”事件的反思:文物进高校,专家评定环节是否可草就?

10月14日,微信公众号“江上说收藏”发布了一篇名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的文章,作者“江上”指出重庆大学博物馆中充斥着大量赝品,且连造假都颇为粗糙、漏洞百出,因此发出“灵魂拷问”——莫非,吴(应骑)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

重庆大学博物馆

重庆大学建了个“赝品博物馆”?

据“江上”这篇文章介绍,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厅藏品有仿制秦始皇陵铜车马的“改装版铜车马”;仿制后母戊鼎的“商代兽面纹牛鼎”;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高达一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plus”;“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仿制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的罐子;仿制国家博物馆鲜于庭墓骆驼载乐俑的陶俑;“一米多高”的康熙年制官窑瓷器;仿制四羊方尊的乾隆年制瓷器等藏品……

“江上”直言,这些仿制品不仅工艺粗糙,而且颠覆文物常识,不仅行家看了会直摇头,连普通参观者也会发现破绽。

展厅内仿制秦始皇陵铜车马的“改装版铜车马”

该文发出后引发轩然大波,刚开馆没多久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很快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澎湃新闻的记者联系到“江上”,他表示平时就有收藏的爱好,也经常在网络上发表对艺术品收藏的见解和看法。“就我所看到的展品,应该都不是真品,破绽太明显了,我是凭自己的收藏经验得出的结论。”

10月7日,作为重庆大学90周年校庆的序幕,重庆大学博物馆在虎溪校区开馆,并举办了“大象有形——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共展出佛造像、玉器、青铜器等400余件展品。据报道称,重庆大学博物馆耗资670万元,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位于虎溪校区艺术楼,由连廊改造而成,包含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

重庆大学博物馆开馆典礼

而馆内文物则主要来源于曾担任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的吴应骑教授的捐赠,就是“江上”口中的吴教授。2019年2月26日,重庆大学博物馆捐赠方吴应骑及校内相关单位领导的现场见证下,藏品移交工作在重庆大学虎溪校区博物馆临时展馆,并于当天顺利完成了所有捐赠藏品的移交工作,移交藏品共计342件,其中青铜器22件,陶和瓷器161件,玉器159件。 吴应骑曾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我希望重庆大学的博物馆能建设成全国高校中一流的博物馆”。

吴应骑

据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官网的介绍,吴应骑教授是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原副院长,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长期从事教学、编辑、研究、创作工作,他青年时就嗜收藏,精于鉴赏,喜爱书画和瓷器,并专攻中国美术史,直接受业于启功、徐邦达、谢稚柳等名家,又与李可染、刘开渠等大师交往甚笃,曾在美国、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意大利等国家及地区举办展览。

事情在网上发酵了一天后,10月15日中午,重庆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公告,表示注意到网络舆论,已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认真进行核查,博物馆随即关闭。

重庆大学微博回应

随后,吴应骑教授的女儿吴晓妮也做出回应:展品移交给学校前已经经过了校方鉴定,但其未透露当时鉴定的更多情况。她表示,父亲吴应骑目前生病住院,已获悉此事,全家目前以父亲身体为重,所有信息以重庆大学调查结论为准。

对于网友指出吴应骑与现任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吴文厦为父子关系,吴晓妮表示属实。她也强调,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职务影响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哥哥(吴文厦)之前在重庆大学工作了十几年,资历没有问题的,在这点上我们问心无愧。”

“赝品博物馆”风波有三大疑问待回应

针对这起闹剧,新华每日电讯发表评论文章称,该事件有三大疑问须尽快查证。

其一,博物馆展品真伪究竟如何,是否经过专家严格鉴定?

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官网显示,2015年重庆大学曾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及文物专家就吴应骑拟捐赠的藏品进行评估,与会专家表示部分藏品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既然经过严格鉴定,为何出现如此大的争议?

其二,博物馆建设审批程序是否合规?

重庆市文物局15日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表示,按规定,公办学校的博物馆属于国有博物馆,但重庆大学博物馆在建设时未在该局报备审批,目前文物部门已就此事介入调查。对此,业内人士质疑,重庆大学博物馆建设前后历时多年,为何审批程序缺失?学校和博物馆究竟是什么关系?

其三,高校为何耗巨资建设博物馆,运行管理是否正规?

公开报道显示,重庆大学博物馆耗资670万元,其中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建设投资605万元。网民质疑,作为公办高校的重庆大学,为何投入巨资建设博物馆?

这样的“灵魂拷问”也引人反思,在当下这股高校大兴博物馆建设的浪潮中,“赝品博物馆”可能并非个例。

高校刮起建设博物馆之风

《2018年教育事业统计调查制度修订主要内容》中提出,根据教育事业发展现状,新增高等教育学校“博物馆”统计指标。其中明确,高校博物馆是通过收藏、研究和展示人类的物质与非物质遗产及其环境,开展公共教育活动,并体现各高校自身的主干专业特色或历史特色的公益性机构。

2017年,重庆大学入选中国“世界一流大学建设A类高校”。重庆大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设双一流高校的必备条件之一就是学校要有博物馆”,“今后,学校还将建设2万多平方米的博物馆新场地,将一些体现学校教学科研成果的展品放置进来。”该负责人表示。

近些年来,多所“双一流”高校都在博物馆建设上有所发力。2017年5月27日,南京大学永宁博物馆奠基;2019年9月8日,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在紫金港校区正式开馆;2019年9月29日,四川大学开放型人文·自然博物馆群开工启动仪式。

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镇馆之宝”《西亭记碑》,也曾被业内人士质疑其是否为颜真卿的真迹

与此次重庆大学博物馆“赝品”风波一样,高校文博机构却频陷展品真伪风波。

2015年6月,浙江师范大学的陶瓷艺术馆开馆时,受到“假的离谱”的评论和质疑。浙师大校方当时强调,多数展品被标明“未经鉴定”,仅供观者欣赏。其创建时藏品也来自于校友捐赠,为学校美术学院退休教师李舒弟的收藏。

2016年,北师大学校友、实业家邱季端捐赠6000余件古陶瓷藏品给母校。而北京市文物局当时回应此事称,该博物馆尚未备案,文物局也未收到任何单位和个人有关这批瓷器的认定申请。

一次次惨痛的教训表明,高校博物馆筹建不能“饥不择食”。一定要牢牢把好质量关,对藏品的选择要慎之又慎,务必要经得起检验。对高校来说,除了要将来源不清楚和不合法的藏品拒之门外,还要对试图以假乱真的赝品说“不”。否则,看起来是捡了“便宜”,实际是埋下了隐患,最终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综合自:新华社、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新京报、北京商报网、“江上说收藏”

(编 / 赵聪,审 / 俎燚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