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步入深水区——来自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原标题:【人工智能】步入深水区——来自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人工智能步入深水区——来自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人工智能步入深水区——来自中国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人工智能步入深水区——来自中国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本文撰稿为《之我精神导论》作者

开门见山。就目前而言,就人类的认知阶段而言,人工智能就是所谓智能机器,因为智能的特性甚至引发人们的担忧。其实,这说明我们对所谓人工智能的认识和理解并没有清楚或清晰。不过这很正常——因为人工智能这个模糊的概念和事物还在发展嬗变当中,而围绕它的产业、行业、学科等也都在循序渐进的路上。它是何物、会进化成何物,我们都还是期待中迷惘、迷惘中等待着。但有一点我们可以放心,我们是人、它们是物,我们是这个星球的主宰,它替代不了我们人类的主人位置。眼下,我们已经制造出许多类似的智能机器,例如导弹原子弹核按钮,难道把我们人类灭绝了吗?难道我们人类——连这点驾驭的智慧和勇气都没有吗?

一句话——因为某方面无知,所以我们杞人忧天。为什么杞人忧天呢?人工智能在许多方面的能力超越了人类,而且这种趋势还在向更广更深的层面扩展,在思维层次大有将人类远远抛在后头的最终结局。为什么说无知呢?因为我们至今还不知道我们的我是什么。如此,也就不知晓我们人类与所谓人工智能的本质区分。话说,这个本质区别是什么呢?人有“我”,机器发展到一定阶段也会有“我”,但那是人赋予的,或授予的,或是代表人的,或是代替人行使的,那只是一个概念的我,与人的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撇开生命或生物的概念,从某个角度着眼,这应该就是人工智能发展到高级阶段,与人的本质区别或本质不同。

于此,也有必要对所谓的“我”作一番介绍。我即之我,之是助词,无意,起强调的作用。其一,如《之我精神导论》注释所指:我或之我,即灵魂之我——灵魂之王、灵魂的主宰、灵魂的主人、哲学之我或哲学层次的我。其二,如《之我精神导论》所言——从客观来看,之我的物质形式是指人体,尤其是指神经组织器官,因发生生理性、化学性、物理性、心理性反应,而产生所谓的生物能量场,而围绕人体尤其集中在大脑部位,并处在其周边的这种能量场的聚集,其核心位置盘踞的是所谓灵魂,灵魂的顶端才是之我,灵魂是之我的载体或外壳。

言归正传。关于人工智能,百度百科是这样解说的——人工智能的定义可以分为两部分,即“人工”和“智能”。“人工”比较好理解,争议性也不大。有时我们会要考虑什么是人力所能及制造的,或者人自身的智能程度有没有高到可以创造人工智能的地步,等等。但总的来说,“人工系统”就是通常意义下的人工系统。关于什么是“智能”,就问题多多了。这涉及到其它诸如意识、自我、思维等等问题。人唯一了解的智能是人本身的智能,这是普遍认同的观点。但是我们对我们自身智能的理解都非常有限,对构成人的智能的必要元素也了解有限,所以就很难定义什么是“人工”制造的“智能”了。因此人工智能的研究往往涉及对人的智能本身的研究。其它关于动物或其它人造系统的智能也普遍被认为是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课题。显见,人工智能迄今也还是一个朦胧的概念,同时也展示了这个领域的浩渺与复杂。

有人撰文指出,人工智能从技术角度通常可分为三个阶段,即计算智能、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在计算智能方面,机器已绝对超过人类;感知智能就是让计算机能听可看会说,现在基本上可以与人媲美,在医学影像读片等特殊任务中甚至超过人类;认知智能是指对知识的理解、推理、应用,目前机器在阅读理解等方面的能力已接近人类……人工智能可以拓展人类的感知。人的感官只有耳朵、眼睛、鼻子、嘴巴等,人工智能可以拓展人类的感知能力和行动能力。少数人天生就有听觉障碍、视觉障碍等,人工智能可以弥补这些缺陷。人工智能还可以帮助人类探索新的未知领域。人脑是如何持续学习、积累知识的,人是如何产生情绪和意识的,目前还不太清楚。有了先进的算法之后,结合数据做快速分析和跨领域综合比较,有望探索人类认知和心灵层面的东西。时下,人工智能现在已经被应用到越来越多的行业中,人工智能正在深刻改变通信产业,人类还可借助人工智能探索浩瀚宇宙和深邃海洋……作者认为,人工智能其实是一个大概念、大系统 、大链接、大串联;它的信息高速公路,无论是传输还是交流、反馈,都是立体的、四面八方的,既有卫星导航,甚至将来还借助脉冲星指引……所以,所谓“人工智能”必定是人类发展浪潮的另一场革命的雏形。

尽管霍金说——全面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意味着人类的终结;尽管——会产生这那社会问题、文化和心理挑战,以及无名的未知的担忧。但面对这些,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之我活的意志使然下,肯定可以运用智慧、道德、文化,在甄别中萃取其精华,而且这场革命浪潮的来临是有过程和曲折的,人类在这段恰当的时空里会越来越成长、越来越适应、越来越成熟。话虽这么说,但迷惘和担忧还是存在的,因为我们对人工智能的广度深度,尤其是进军方向、未来景象——茫然无知。在此,作者要回答并提示——所谓“人类发展浪潮的另一场革命”,即是人工智能对人或其他生物的改造!这才是这场革命或浪潮的实质内容。简而言之,它将是人改造人的革命浪潮。话说回去,难怪——霍金要说“意味着人类的终结”。

稍安勿躁。翻开《之我精神导论》,在<智脑时代>里有这样几段——:

1、众所周知,科技的进步最终要表现在生产力上,而衡量生产力水平的重要指标是效率,效率的最醒目参数是时间。从人类社会所谓三个阶段来看,人们的工作效率是越来越高,比较来说所耗费时间是越来越短。从前三次浪潮看,均是人对自然开战;承接第三次浪潮,所谓第四次浪潮很可能就是人改造人的浪潮……在计算机技术、生物技术、纳米技术、脑科技术、电子技术、能源技术等引领下,人类很可能步入智脑时代——在人脑或人体部位植入智慧芯片,或改良人脑、人器官组织,帮助人记忆并思维、判断、解析,至少人对人类已知事物能做到“无所不晓”,将世界所有图书馆、所有资料库、所有试题及解答步奏等等人类已知东西搬进人脑,或说人的智慧、精神系统中去,并为人所知、所记、所用,进而促进人类再创造、再深入、再发展。由此,人即便活几万年、几十万年都无法掌握或穷尽的知识,在智脑时代人几个小时或几天就完成了。

2、我们设想,假如跨进了智脑时代,所谓之我便会露出马脚,而且是非常鲜明地凸显出来。置身于智脑时代,智慧芯片及各种复杂技术将直接触及人的大脑、器官,或者将接收器、转换器、感应器等植入人体,由此影响人的记忆、思维甚至情感、情绪等精神领域,成为人类的智慧寄宿者,以致还会悄悄靠近之我。到了那个时候,之我如何反应、如何适应、如何变异,现在还不太好说。但是,如果人类到目前还不认识之我,探究并研究之我,待到智脑时代来临时才仓促应战,那么,人类的失落和悲叹就必定会远远大于遗憾了!必须提醒的是,科技对人类之我毫无疑问会产生直接冲撞。面对诱惑,人类又难以拒绝如此的高效和捷径,之我与人性的嬗变看来注定难以逆转。为保卫捍卫之我而战,事实上就是当代哲学的使命!我们在改造世界,世界其实也正在改变我们,而后者往往为人类忽略。在这里,作为人类灵魂之王的之我,是人类保持其本色与本性的最后一块阵地了,之我失守、变色变性,人类便会全盘瓦解——人不是人、我不是我。如同打猎的猎人,自己端起枪来,自己把自己打死了。以之我论看来,就是灵魂把之我杀死——不是自杀而是另类的他杀。如果这样的话,人类悲剧的根子就是源于对之我的无知,以及对思维的放纵乃至因狂妄而疯狂。

说归说、看归,我们还是回到现实。近日,一则报道这样说——上海陈天桥脑疾病研究所更名为“TCCI转化中心”,脑机接口将成研究重点。盛大创始人陈天桥说,脑机接口代表着脑科学研究的未来,希望通过这一手段从神经元层面更深入地研究人类大脑,同时为未来10年、20年后的认知科学产业革命储备杀手级的技术。睡眠领域既有转化研究,例如如何更好地治疗失眠、睡眠呼吸障碍等日益困扰人类健康的疾病,也有关于梦境解码、编辑等的国际前沿研究。报道指出——TCCI转化中心成立后后资助的第一个中国原创项目为VR游戏辅助治疗老年痴呆,目前已完成一期研究,进入二期阶段,引入了游戏、人工智能企业的民间行业资本共同参与,正在优化产品并开展临床试验。此前的一则报道说——七牛云与上海陈天桥脑疾病研究所战略合作,多维度助力脑科学研究。资料显示,七牛云是国内领先的企业级公有云服务商,致力于打造以数据为核心的场景化的PaaS服务。核心产品包括对象存储服务、融合CDN、数据处理以及直播云服务。作为助力互联网的创新加速引擎,七牛云为不同场景下的业务需求提供一系列的行业解决方案。可以这样说,“TCCI转化中心”通过改良“脑疾病”这种曲线方式,在中国正式拉开了人工智能及新技术、新材料干预或改造人脑的序幕。

几乎在同一时间,陈天桥在高山大学作了一个专题演讲。这位游戏暴发户侃侃而谈——

1、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断通过调整输入大脑的信号(通过我们的感官)来谋求对输出(行为和决策)的控制,这些行为和决策导致的后果又通过感官反馈回大脑,形成一个循环。历史的发展从某个角度来看就是这样无数循环不断作用的结果。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我们的科学和技术并不足以让我们了解到输入信息到输出决策的过程中,大脑是如何工作的?我们的记忆如何参与其中?我们的知识如何参与其中?我们情感如何参与其中?我们的关注点的变化(attention)又起到什么作用?当然还有所谓的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有人称之为觉性或者自由意志

到底有没有?如果有,又是如何参与其中?我们充满了猜测,但其实一无所知!所以虽然控制论在1945年才提出,但人类早就是实践控制论的一把好手,不断试错,不断调整,小心翼翼地取悦于大脑这个精密的机器。当这种试错式的讨好积累到了一定阶段,越来越多弊病被堆积而且无法清除。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大脑认知能力有没有局限,局限在哪里?指数级增长的信息不断涌入我们脑海会否达到以及突破大脑认知能力的边界?

2、我到了硅谷后两年时间见了近300个教授,希望能够向他们学习对大脑的最新认知,当然不乏有很多激动人心的成就,有很多不同的见解,但是我所震惊的是人类对大脑的了解原来还如此的薄弱,甚至教科书上都用了大量的神经学家的假说性理论,哪怕是公认的理论其实也亟待实证。如果有人问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或者最大的认知是什么?我会说,大脑的所有功能,无论看起来如何神秘,都是有其生物基础的。所谓的智慧,意识,自由意志,无不来自于基本的生物学基础。过去几千年,哲学和宗教一直对上述问题进行探讨,但是最近几十年神经科学的发展,越来越从细胞和分子的层面对大脑进行了解构,尤其是光遗传技(optogenetics)的发展,神经科学家可以把大脑各种功能依次在不同的神经元组中得到印证,大大加快了我们对大脑的深入理解。这其中,我们会发现很多实验证明了代表人类自由意志的各种功能,包括情感(如快乐和仇恨)、政治倾向、道德感甚至宗教感,都似乎可以在生物基础上得到最新的印证。

3、据说一个人一天有6万个各种各样的念头,有些念头占据了当前的关注点,我们称它为意识,或者自由意志,或者是自我意识。其实可能就如blockchain(区块链,编者注),只是一种算力针对另一种算力的胜利而已。介绍大家看本书,题目叫做《In Search of Memory》,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的诺奖得主Eric R. Kandel,我记得书中有一段话很有意思,大意是在神经科学的圈子内,认为大脑只是一个生化机器系统的观点,早已经是不宣扬的共识。正因为我相信大脑的一切功能都有物质基础,非常神秘,但是并非神授,所以我和我太太对有朝一日解密大脑充满信心,我们放10亿美金来支持大脑的基础研究,如果没有这样的基本判断和信心,最正确的方法就是把这笔钱捐给寺庙和教堂吧。

4、当然,以上只是一家之言,是我个人的假设,也是目前神经科学中的无数假设之一。如果在座的各位和我有不同的看法,好处是你不需要担心机器会产生和人类一样的智能进而统治世界。因为人类不是神,人类无法构建非生物(物理)基础的某些东西来产生真正的意识或者自由意志。但是如果我们都承认大脑就是一台复杂的“机器”,承认所谓的智慧、觉知、自由意志与你跑步、心脏跳动等是一样的生物性功能的话,机器超过现在的人类并且产生自己的意识只是时间长短而已,就像汽车能跑,飞机能飞。我特别强调现在的人类是因为,对于陷入对机器和机器人的恐惧和忧虑不能自拔的人来说,不妨换一个角度来看,大脑功能的生物性何尝不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那就是说我们的大脑,作为一个机器,也一样是可以被改造、进化,从而领先机器的智能。机器可以进步,人类为何不能进步?更何况现在人类的智能还领先机器的智能这么多,我们还有时间。关键是我们在这段时间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实现跳跃式和可持续的发展,最后实现人和机器的和谐共存。

再看看《之我精神导论》,作者在结束语<新人类与新大陆>里进一步推断指出——:

1、近代与现代以来,人口膨胀、竞争加剧,人活得越来越累、越来越现实。所谓现实就是,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争夺日趋激烈,其核心就是所谓的利益,而背后的始作俑者即是人类的之我——在错误的发展观思维引导、诱惑之下,只有攫取利益才能让之我摆脱灰暗和阴晦,利益的取得让之我一次次得意地闪烁着。尽管如此,我们人类对之我依旧还是一无所知,而争强好胜则披着所谓的发展外衣,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迷茫,之我难以休养生息,之我的疲惫绵延不绝,人又怎能幸福起来呢?不仅如此,给世界和人类创造了丰富产品和成果的所谓发展,正在给世界和人类种下诸多的苦果——例如:污染、战乱、病毒以及物种消失、心理危机与精神错乱。由此,我们不禁要呼唤——之我,你醒醒吧!你不能也不要迷恋如此的发展,你应该独立起来,不要让过分的现实、过分的利益引向歧途了!再也不要躺在利益的催眠式席梦思上,只顾自个闪闪发光了!不要忘了,我们人类,其实是坐在同一艘大船上的。

2、我们曾提到所谓智脑时代以及之我的困惑,但我们人类即将跨进智脑时代的门槛,这个潮流却是无人能阻挡的,届时必将会出现所谓“新人类”——智脑人。他们不光聪慧绝顶,而且能洞悉之我、驾驭之我,人类社会阶层、阶级等划分将以“新人类”为标尺,“新人类”将成为我们这个星球的精英、领导者和革命者。与二十年前的高考一样,成为“新人类”如同走独木桥,世人趋之若鹜但一时又望洋兴叹。首先,成为新人类的成本极高;其次,还存在身份、种族、国别、权利等等门坎与限制。尽管如此,“新人类”是世界潮流。如同当年的“大哥大”,哪几个人拥有,在一座中国的小县城里绝对可以打听得清清楚楚。现在,手机取代了“大哥大”,已经普及成为小学生手里的游戏工具。同样,“新人类”今后也将呈现普及态势,只不过档次有别罢了。值得庆幸的是,“新人类”对于之我的认识将会普及并提高,对之我的固守、驾驭、调剂也将会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和议事日程。由于之我理论为世人所理解、所发展、所接受,和平与和谐将为人类发展的主旋律和终极目标所认可。在这里,“新人类”可谓使命神圣,他们将发挥举足轻重的决定性作用。

3、 如前所说,我们人类是坐在同一艘大船上的。但从宇宙的角度看,地球不可能是人类永远或唯一的家园。现代以来,人类对世界的改造与对世界的破坏基本上旗鼓相当,人类的探知欲、开拓欲为何要如此密集地释放和爆发呢?假如哪一天,有颗硕大的星体贸然撞上地球,而人类又根本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结果是地球与人类共同毁灭。那么,冥冥之中,我们人类是不是与那些牲畜一般,在灾难来临之前显现所谓的征兆呢?而这个征兆,是否就是人类时下的种种不同于从前的欲望之癫狂呢?

非常高兴,也非常庆幸,关于人工智能或围绕人工智能,面向人对人的改造已经拉开了大幕,也可谓人工智能步入了深水区,这是潮流也是方向,而我们中国的有识之士已经先知先觉走在了历史的潮头!在结束语<新人类与新大陆>结尾,作者浮想联翩—— 由于之我被利益绑架,需要闪闪发亮才能保持自身的舒逸,人与人如此,国与国也同样,为了利益就必须竞争……设想, 随着空间技术、材料科技、能源及所谓能量场技术等等突破,在太空搜索及偶然因素使然下,哪天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人类终于发现了适宜居住的另个星球,而人类所拥有的技术正好歪打正着地被运用上了。于是,我们的新人类便会有计划、有步骤地踏上星际之旅,开启太空移民的新大陆时代。依据现有的知识和观点,星际之旅从某个角度看就是死亡之旅,但在“新人类”那里至少有两大法器:其一是成熟的克隆技术,其二是完善的之我理论。克隆让人死而‘复生’,‘之我’让人藐视死亡,在惊险的航程中、在陌生的另个星球上,我们人类的探险先驱们就不会被寂寞、孤独和恐惧打倒了。遥瞰新大陆、展望新人类,之我论必将大有用武之地。不论今天还是明日,它将福佑您——驰骋在哲学的沃野,陶醉于哲人的胸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