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女作家获诺贝尔文学奖

原标题:白俄罗斯女作家获诺贝尔文学奖

北京时间10月8日19时(瑞典当地时间13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白俄罗斯女作家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

瑞典作家:她早该得诺奖了

阿列克西耶维奇,女,1948年生于乌克兰,毕业于明斯克大学新闻学系。学校毕业后,她曾在几个当地报纸任记者,然后在明斯克为文学杂志记者。她叙述了职业生涯中最引人注目的事件,如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阿富汗战争、苏联的秋天和切尔诺贝利核灾。

她遭到卢卡申科政权迫害后离开白俄罗斯。她擅长纪实文学,代表作《战争的非女性面孔》《最后一个证人》《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等。写作方式跟写《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有点相似,完全根据访谈者口述来记录。

她的作品曾多次获奖,包括1998年德国莱比锡图书奖、1999年法国国家电台“世界见证人”奖、2006年美国国家书评人奖、2013年德国出版商与书商协会和平奖等,去年,她还获颁法国艺术和文学骑士勋章。

德国出版商与书商协会为其授奖时曾称:“她自己创造了一个将在全世界得到回响的文学门类,必将掀起证人与证词涌现的浪潮。”瑞典资深专栏作家梅·斯文森也曾公开表示,“她早应该得诺贝尔文学奖了”。

关注的焦点永远是人

阿列克西耶维奇并非按照正式的历史文献来描述历史,而是从个人经历、机密档案以及从被忘却、被否定的资料中挖掘。这样的创作意义更加深远,远远超出技术性文献的意义。她关注的焦点永远是人,探索人的心灵是她与其他作家的区别之一。她成功地表现了一代人的茫然和恐慌,作品触动人的内心深处。

比如在《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中,阿列克西耶维奇用3年时间采访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爆炸的幸存者们,有第一批到达灾难现场的救援人员的妻子、有现场摄影师、有教师、有医生、有农夫、有当时的政府官员,有历史学家、科学家、被迫撤离的人、重新安置的人,还有妻子们祖母们……每个人不同的声音里透出来的是愤怒、恐惧、坚忍、勇气、同情和爱。为了收集到这些第一线证人的珍贵笔录,阿列克西耶维奇将自身健康安危抛之脑后,将他们的声音绘成一部纪实文学史上令人无法忘记的不可或缺的作品,并藉此期盼同样的灾难绝不再重演。

作品体裁助力获奖

无论是媒体还是海外各大文学论坛,对阿列克西耶维奇的关注并不多。因其作品数较少,目前不超过10部;此外,她的作品在西方世界影响力不大;再次,身为一名纪实记者,其著名作品基本上是对重大悲剧性事件当事人采访稿的合集,更类似于“口述史”,作者个人的存在感非常微弱。

不过,自2013年以来,阿列克西耶维奇的作品多有瑞典语译本问世,也为其获奖增添了不小优势。

阿列克西耶维奇的另一优势大概是其作品体裁——传记文学。只因上一本非虚构类作品获得诺奖已经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情了——1953年丘吉尔以《二战回忆录》获此殊荣。

访谈 她笔下是一些无名小辈、被忽略那些人

目前,阿列克西耶维奇已有几部著作被翻译成中文,记者连线了其责任编辑陈亮,了解了一些关于这位传奇女作家的事情。

记者:阿列克西耶维奇近几年一直在诺奖赔率榜前列,不过国内对她并不是很了解。她是一直用俄语写作的?

陈亮:对,因为她之前在苏联包括乌克兰算是一个被禁作家,还有人怀疑她是西方的间谍,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就是在国外相当于一种半流亡的状态,在巴黎住过一段时间,2011年才回到白俄罗斯的首都明斯克。

记者:你觉得她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哪?

陈亮:阿列克西耶维奇的作品没有任何虚构的东西,完全是根据访谈者口述的文字来记录的,如果有虚构也是当事人的虚构或者回忆不准确,她本人没有任何添油加醋虚构的东西,但是你读起来就会发现她这种纪实文学的东西比小说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当时西方媒体就是这样评论,就觉得她的非虚构的东西比虚构的小说更加让人觉得不现实的,觉得荒谬、非常态。从阅读的感觉来看,她的东西不是那么枯燥的,很冷静、很客观。

还有一个就是她基本上是从另外一个角度重写关于战争的记录,以前可能都是男性视角,或者比较数据化的东西,或者从大人物的行为来分析的。她笔下是一些无名小辈,完全是之前被忽略那些人,她自己说她就是有意在挑战。

记者:那她的文笔怎么样?

陈亮:我一开始读她的作品就感觉很像俄罗斯的经典文学的写法,好像是在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一样,她的文笔可读性很强的。而且由于她基本上不是那种长篇大论的,就是每一个人的访谈,所以无论从哪一页翻开都读着很顺畅,同时也会有些口语化的东西。

链接

陪跑7年

村上春树本人怎么看?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自2009年以来,已连续7年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但均没能获奖。这引发了各界的猜想。

村上春树

今年位列人气榜第二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在全球最大规模的博彩公司——立博集团公布的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单上,村上春树以1赔6位列第二。排名第一的是白俄罗斯女作家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此外,肯尼亚出身的作家提安哥和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也榜上有名。

一再错过诺奖

村上本人怎么看?

日本已有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两人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创作《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且听风吟》等畅销作品的村上春树,每年都是博彩界预测的大热门,却与诺贝尔文学奖一再错过。

对此,村上春树在其网站“村上家”上与读者进行交流时表示:“说实话,这件事让我感到很为难。因为这不是什么正式的候补,而是根据民间博彩业的赔率所定。这又不是赛马。”

村上为何成为诺奖界的“小李子”?

为何村上春树与诺贝尔文学奖一再错过,与奥斯卡界“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格莱美界“水果姐”、足球界荷兰队并肩成最悲情“选手”?由于诺贝尔奖所有的评议和表决记录都予以保密,有效期50年,因此人们只能靠猜想,推测村上春树落选(也许压根就没有进入候选人名单)的原因。

猜想一:作品过于通俗,缺乏社会批判性?

大致来说,在一些学者和媒体看来,诺贝尔文学奖重人性深度、重创新、重诗歌、重戏剧,轻畅销和通俗。评选者更加青睐揭露社会不平等、独裁、人权等现实问题或同情弱势群体等课题。而这方面,村上春树还是很暧昧的。文学界有人认为,村上春树的作品过于通俗、流行、小资化,没有通过政治性的批判来获得评选者的认可。

猜想二:诺贝尔文学奖也“论资排辈”?

有分析认为,近年来,诺贝尔奖文学奖更青睐高龄作家。虽然确实存在50多岁的获奖者,但70多岁的是主流,其中还有88高龄的2007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

现年66岁的村上春树虽然已“陪跑”多年,但与众多高龄前辈相比,其年龄并不显“悲情”。

猜想三:太西方化,不能代表日本?

有人说,诺贝尔奖需要“民族”的文学,即把对人生意义的追问用异国情调的方式表达出来。而村上春树的写作带有很强的英美文学色彩,幽默、碎片化、充满流动感。与森欧外、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谷崎润一郎等所创作的传统日本文学表现出的“充实感”不同,被许多日本读者认为缺乏“文学的艺术性”,并不能代表日本。

据《南方日报》、凤凰网、中国日报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