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建“赝品博物馆” 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原标题:重庆大学建“赝品博物馆” 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重庆大学建了个“赝品博物馆”?文物专家:赝品假得荒唐

文丨陈墨

开馆仅7天的重庆大学博物馆陷入赝品风波。

10月14日,一篇公号文章《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发布,文章指出重庆大学博物馆部分藏品疑为赝品。

文章展示了作者参观重庆大学博物馆的见闻,图文并茂:仿制秦始皇陵铜车马的改装版铜车,做工颇感粗糙,细节不怎么讲究,却配有四前两后六匹马,突破历史记载;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三彩肥婆挂蓝挂的是现代才有的洋蓝,柿饼脸、斗鸡眼,突破唐代审美下限;彩绘俑堪称“地摊货”,因硅胶模模具太软,脸都变形了。

三彩挂蓝 图片来源:公号文章《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文章一出,立刻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在捧腹大笑的同时,大家也想不通重庆大学博物馆为什么是这样的水准?现场图片呈现出来的藏品,简直可说是赝品中的赝品,有专家称假到了荒唐的地步,这些藏品是怎么登堂入室的?

风口浪尖上的重庆大学博物馆随后宣布闭馆。重庆大学已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进行核查,重庆市文物局也已介入调查。

图片来源:重庆大学官方微博

大学发生这种事情真是一场灾难。一个教书育人、传播文化知识的大学,把“一眼假”的东西拿出来办了一个博物馆,暴露出学校专业能力缺失、文化底蕴薄弱,示范效应可谓恶劣。作为校友,刚刚还在朋友圈高调转发90年校庆图文,立马又收到周围人群对母校“赝品博物馆”的询问,深感尴尬。

希望学校严肃核查,给全校师生、校友乃至公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从被曝光的那些图片看,部分藏品的确假到荒唐,但这些赝品在整个藏品中占多大比例还有待核查清楚;从媒体报道来看,捐赠人吴应骑教授的儿子吴文夏为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是否依规依程序任命,背后是否存在什么内幕交易,都需要调查清楚。

就目前暴露出的问题来看,已有两个层面问题需要反思:一个是文博圈、收藏圈的捐献乱象在高校被放大,正如此次闹剧之后不少业内专家指出的,捐献鉴定本身存在漏洞;一个是高校建博物馆缺乏规范的监督流程。

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袁银龙介绍藏品捐赠的流程,一般向文博单位捐献文物,应该先确定文物是否为真品。“就我个人经历而言,给博物馆捐赠时,捐献前会找专家对文物的真实性、历史背景、是否有价值等进行评判,然后将专家的评估结果告诉博物馆负责人,如果对方接受,就再完成捐赠的相关程序。”不过,目前,收藏者向博物馆捐赠文物时,如果双方对文物的真实性不存在争议,可以不走鉴定程序。

那么,重庆大学博物馆这些捐赠有没有遵循这个业内默认程序,很值得追问。考虑到捐赠人和博物馆馆长的父子关系,捐赠的流程规范就更让人怀疑。而博物馆建在大学,重庆大学相关部门有没有充分发挥监督作用,也需要解释清楚。

重庆大学校领导及嘉宾为博物馆揭幕。 图片来源:重庆大学博物馆官方微信

高校博物馆陷入赝品风波,此前北师大、浙师大也出现过。2015年,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开馆,180多件藏品中,大多数都是浙师大美术学院退休教师、收藏家李舒弟的个人捐赠,其中的收藏品也被文物界人士质疑大量赝品。2016年,北师大校友邱季端将其收藏的6000件古陶瓷捐赠给母校,校方就此成立北京师范大学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当时,部分业界人士质疑这6000件藏品为“赝品”。

历史学者武黎嵩则认为,一个学校的博物馆建设,筹备资金和藏品往往要校友捐赠,有了一定藏品后又可以申请各种保护性经费。建设需要基建,有大规模的工程支出,建成之后又是一个处级单位,可以解决若干人的职务和一批人的工作问题。换言之,一些高校兴建博物馆,存在很多利益考虑,在专业把关上难免就有放水嫌疑。确实有很多真假难辨的文物藏品,但分辨这些假到荒唐的藏品完全不存在专业难度,只是看高校是否有心去做而已。

所以,对这类问题的反思,不能停留于追问大学博物馆里有多少赝品,而要进一步拷问大学博物馆本身是不是赝品。建博物馆如果不是基于高校自身的特色和能力,不是和高校的教育需求相结合,只是“人有我有”的硬上,为了满足虚荣或者钻营某些评比,那就很容易出问题,配套的鉴定、维护等跟不上,最终反而严重伤害了学校的声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