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的年代,我想做一个失语者”

原标题:“娱乐至死的年代,我想做一个失语者”

在蜗牛发布近百篇书评了,这一篇是我写得最艰难的一篇。

甚至我都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作是一篇书评。之前写书评的时候,我写得都是所看,所感,所想,都是关于书的内容,个人感触居多,很少会涉及到其他内容。因为我想写的,就是真正文学性质的文字,用其他案例或鸡汤来强行包装的话,我觉得是对所读之书的辜负。

但今天写的这篇,却触及到了时下舆论的焦点,我无意蹭所谓的热点,但这样的解释或许有些此地无银,过于苍白。

但不管如何,我想写的,一直都是我真实想说的,文字应该有这个能力,尽自己的微光,带来些许的光亮,哪怕照亮的只有自己,这也已经足够了。

01.

雪莉死了。

老实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平静得有些过分,因为我对这人的了解仅限于她是一位韩国明星,再无其他。

而对于死亡,我的态度也冷静得过分,就像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的一句话,死是最简单的事,好好活着才最艰难,我对此深信不疑。

因此这事在我心里没有太大的触动,又或许是我对死亡本就迟钝,换句话说,有些冷血。

关于死亡,我不想多说什么,也无权多说什么。真正让我难受的,是人们对于这桩死亡背后的种种猜测:

她嗑药了

她被潜了

她……

太可怕了,比死亡更让人无奈的,是舆论对死亡背后无端臆想的各种肮脏想法。没有人应该承受这些猜测,也没人会想要承受这些猜测。

但遗憾的是,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是人的天性,这是无法掩饰和回避的,我得承认,我也曾有过这种肮脏的念头。

之前我偶然得知一位学姐去了国外一所世界排名前二十的大学留学,我心里涌上得想法居然是她一定是靠关系去的,她怎么可能那么优秀?!

太让人羞愧了,我潜意识地想要用自己浅薄的见识,来抹黑别人的成绩。或许这正是我落于人后的原因。

而现在,舆论再次将这种人性的肮脏无限放大,臆想让吃瓜群众陷入了死亡的狂欢,流言让死者死了不止一回。

02.

臆想和流言,可以将任何人摧毁的轻而易举。

我们以为只是自己的一个念头,无关紧要,但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蝴蝶效应有多可怕,我们本应该明白的。

《熊镇2》/【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郭腾坚

《熊镇2》里安娜只是随手上传了一张照片,她以为无关紧要,但结果一片雪花最终滚成了一个雪球,舆论因此而起,无数人被牵涉进去,受害者百口莫辩,加害者言笑晏晏。

人们对于自己所做的事,往往很难有清醒的认知,我们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甚至我们都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我们只是想做了,然后付诸行动,反正最后总有机会将自己洗白,无知者无畏,不知者不罪,这一招屡试不爽,不会有人对恶果负责,也不会有人因此而吸取教训。

所以下一片雪花还是会如期而至,而义愤填膺的人们,对于真相往往一无所知。

所以《熊镇2》里会有这样的话,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上传到网上的东西不过就像是在客厅里提高音量。其实,这种行为就像是把屋顶掀翻。我们的异想世界总是会对他人的现实生活构成影响。

我们的臆想来得太快,而真相总是姗姗来迟,因此我们等不及真相,我们想要自己来捏造真相,三人成虎,是谎言还是真相,取决于人们相信什么,人们会为他们坚信的而战,遗憾的是他们坚信的不都是真相。

《法兰柴思事件》/【英】约瑟芬·铁伊、吕文君

《法兰柴思事件》对此有深刻的体现。16岁少女报警声称被一对独居母女绑架,在警方调查之前,舆论已经抢先一步,一方是柔弱少女,一方是不合群的古怪母女。

人们相信了少女,相信了自己的臆想,这样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有利的,大家皆大欢喜,在那对母女身上肆意地发泄自己的怒火,甚至放火烧掉了母女的家。

等到真相揭露的时候,人们会做的只有沉默,再没有其他话好说,用沉默来逃避真相,做错了事也不用承担,这是舆论的胜利,只要人数够多,就可以将惩罚无限稀释,甚至就连内疚都可以一并稀释,作恶是不需要任何代价的。

《法兰柴思事件》里的那对母女是幸运的,她们还有机会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或许他们应该感谢人们对她们手下留情。

03.

小说里,舆论一次次与真相背道而驰,人们本应该因此警醒,但现实里,人们却将舆论一次次推向高潮,乐此不疲,娱乐至死的年代,我们终将死于我们所爱。

我不知道这回的舆论会发展到何种程度,也无意再增添一种对于死亡的猜测,说到底,这与我无关。所以我选择做个失语者。

《刺杀骑士团长》/【日】村上春树、林少华

失语者这个词是我在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里学到的,书里面主人公对于邻居免色很是好奇,也听说了很多人对于免色的传闻,大多都是负面的,可主人公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不去参与到旁人的臆想与流言之中。

他说,我一次也不曾试图比照某种标准对免色的言行和生活方式做出判断。既不特别欣赏,又不予以批评。只是失语而已。

臆想和流言,这是一场没有胜利的战争,受害者因此受害,而加害者也因此沦陷,牵涉其中的人,没人能幸免于难。

如果不能带来光亮,那就做个失语者。如果不能确定真相,那就做个失语者,这是对旁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只有在我们学会失语之时,我们才能摆脱舆论的控制,才能真正地,幸免于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