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清欢一场梦,余生萧索万事空

原标题:浮世清欢一场梦,余生萧索万事空

时光,一年一月一日的交替,有许多无法沉淀的记忆,搁置在心里,在阡陌之上斑驳纵横,再不复花瓣落肩的旖旎。于是,将心事迎着晨起,依着阳光反复的铺开,晾晒,希望,总有一天可以将各种烦乱收纳在一起,集结成句,编辑成文,只为装点倾心的故事。而故事里的那个男子,仿佛是应了一种宿命的邀约,许我八千里山水清欢,允我一辈子温良静好,却终也是情深缘浅的插曲,经不住打磨,不经意就飞落进尘埃,是一笔写不尽的伤怀。唯有冷暖叠加的句子,还占据着心的城池,任凭我低眉俯首的诵读,而后,守着一段清寂的朴素,让容颜逐渐的老于晨钟暮鼓。

日子,一天一天地走失,有许多难以化解的心结,缠绕在脑海,在浮梦之中若隐若现,一时之间却也挥之不去。得到和失去不过在一念之间,在流年中沉淀,然后,等待光阴再一次为我们开篇,你来,我安在,演绎出红尘一场更加盛大的喜欢。深秋的叶,红得震撼,美得炫目。一叶落知天下秋,秋叶纹络泾渭分明,记载着流年的往事,包含着风雨和沧桑。人的思想,有时候只是一个不经意就走到了暮秋,学会宽慰自己,放空情绪,守最美的景,温最真的情,让每一个时间的节点上都尽可能的萌生出感动。村上春树说:一直以为人是渐渐长大,其实不是,人的长大,只需要一瞬间。这如同所谓的缘分,也不过是一个瞬间而已,喜欢一个人时,可以行一万步去盛装相迎,反之,也愿意退一万零一步转身离去。

我们,不必询问风的来处,因为,没有谁可以追溯到风的源头,从而挽留住风的脚步。那些墨香的情意,在泛黄的故事里沉浮,总是不懂得要怎样拿捏,才可以为结尾落一个圆满的句点。而后,可以心无杂念的清减过往,安然转身,抵达另一场相逢,如水与山的契阔,如花与叶的安暖,如,不曾有过隐晦又疏离的从前。生活不是只有温暖,人生的路不会永远平坦,但只要对自己有信心,知道自己的价值,懂的珍惜自己,世界的一切不完美,你都可以坦然面对。

我们,不必在乎外在的聒噪,只要安静的做好自己,用一种芬芳的热情开出生命鲜活的温度,唯有,自己能够掌控的精彩才是用心泼墨出的最好颜色。为了今生和你遇见,我用了一整篇的落花来装点语言,可是我发现,暖暖的情思就无休止的蔓延着,合不拢,敛不完,思念拉长了素笺,即使写到最后,仍旧觉得不够满。有水一样的柔软,在心海里滑过,那么长,且那么美的光线,此刻想你,低眉凝眸的相思,宛若落花在肩。陪你走完了这一段路,我也变成你路过的路,从此人山人海,不再归来。

既然,煮尽一生的时光,尚且看不懂前世的期许,那么,何不将明媚就映入在眼前,只等流年捎来风信,伴着相思从远山的脊背上吹过,一念,一情,便可唤醒桃红李白的韵味。如若,我只热衷在红尘中吟诗作赋,写风花雪月的故事,写云水相遇的清欢,写旧爱,写新颜,可是你知道吗?我最想的,还是将自己写成你眼里的青梅,只低低的取悦有你的欢愉。

既然,倾尽毕生的岁月,也寻不见那些热血沸腾的从前,那么,放开那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正当恰好地把握当下。我只是想,若干年后,你还能拥着花香,在花海深处找到我,恍然记起,我就是你眼角最初的清泪一滴。世间的缘分,从不论薄厚,也没有谁辜负了谁,只要能够安然守住眼里的本真,不论聚散都是难能可贵的命数,是心与心交融的一抹情深。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梦里的江湖,爱恨纠缠,冷暖聚散,终究是流光一现,浮世清欢。而所谓的圆满,不是来与不来见与不见,是守住自己的位置,不要偏离,不要沦陷,让小情绪尽可能的止于方寸之间,再无缘泛滥,然后,于心的城池里拾柴取暖,修篱种菊,各自周全,各自为安。我们走过山长水远的流年,以为世事早已面目全非,生出许多无端的况味。原来有一种岁月叫慈悲,因为它懂得在这寥廓的人间剧场,一个人要从开场走到落幕,是多么不易。所以它如此宽厚,让尝尽烟火的我们,依旧拥有一颗梨花似雪的心。

其实,光阴,就是一个人的孤旅,迎来送往,嬉笑怒骂,必然是乍见之欢,余生萧索。那些无法面对的,根本就早已过去,像喝过的中药,当日那么苦,却对日后有效,剩下的渣,该被慢慢倒掉,所以,少唱好久不见,不如不见,当做纪念。 每个人都可能会碰到特别难熬的阶段,或长或短,让你感到绝望,看不到光。可是,沉溺于抱怨、苦恼是没有用的,难过痛苦更加无济于事,倒不如收拾收拾心情,抖擞抖擞精神,昂首挺胸去面对,也许一切就会柳暗花明。

安然转身杳无踪,爱隔山海怎相逢?

浮世清欢一场梦,余生萧索万事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