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辽”走来-外媒眼中的中国航母之路(下)

原标题:从“大辽”走来-外媒眼中的中国航母之路(下)

中国海军司令员亲访俄航母

实际上,中国自行改造“瓦良格”号航母的项目是如此受人关注,以至于许多常规外事活动也被联系起来。2011年底正是“瓦良格”号移交部队前的最后技术攻坚阶段,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纷纷转发一组反映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登上属于俄北方舰队的“瓦良格”号姊妹舰“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的照片,这被外界解读为中国将领实地体验俄式航母的使用情况。据俄罗斯《摩尔曼斯克通报》报道,2010年11月15日至16日,以吴胜利上将为首的中国军事代表团分别访问了俄首都莫斯科和位于北极的俄海军重镇摩尔曼斯克港,行程中相继会晤了俄海军总司令维索茨基上将、北方舰队司令马克西莫夫中将等高级将领,双方坦诚深入地讨论了包括加强两国海军协同与合作,巩固太平洋地区安全、加强两国海军军事技术合作等方面的问题,取得一系列共识。

当然,吴胜利一行最大的收获莫过于俄海军盛情邀请他们参观了停泊在摩尔曼斯克科拉湾畔的“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这里有一家第35修理厂,是俄海军在北极锚地里唯一能够全天供应暖气的场所,所以一到冬季,“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就只能靠泊在该厂。北方舰队在甲板上为中国代表团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吴胜利在布满厚厚积雪的航母上检阅了俄军仪仗队,北方舰队军乐队还演起中俄两国国歌。接下来,吴胜利开始参观航母的各个重要部位,首先是机库和里面的苏-33固定翼舰载机、卡-27反潜直升机等,吴胜利对北方舰队开放参观的航母舱室很感兴趣,特别是涉及舰载机飞行勤务组织的内容,而跟随吴胜利的中国军方代表则用随身携带的相机和DV仔细拍摄了航母甲板上的起飞装置和武器设备,还提出了许多他们认为非常重要的问题,陪同参观的舰长维亚切斯拉夫·罗季奥诺夫上校都给予了令中国客人满意的回答。据罗季奥诺夫上校回忆,有一位中方军事翻译还代吴司令员向他表示感谢。返回甲板后,吴胜利不顾舰面上刮过的凛冽寒风,坚持到从航母舰艉徒步走到舰艏的滑跃甲板旁。因为与“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属于一个规格的“瓦良格”号已在中国大连进行全新改装,中国人希望“瓦良格”号至少能达到堪与“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媲美的战备水平。

俄方接待人员还透露一个细节,那就是吴胜利一行穿着太单薄了,单帽、呢子大衣、普通皮鞋,这只是适合于北京冬季天气的服装,根本抵御不了北极地区的严寒。站在航母甲板上的吴胜利对俄罗斯记者坦言这里确实非常冷,但他的内心却是火热的,中国将军对航母是如此的喜爱,以致于他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其中充满了爱慕之情。吴胜利说:“如果访问期间我们能够取得预期结果的话,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对此我深信不疑。我和代表团的其他成员要么在俄罗斯学习过,要么在俄罗斯工作过,可以说我们身上也蕴含着俄罗斯人的奋进精神。”吴胜利还表达了对俄罗斯军事水平与理念的敬仰,严寒之中,面对雄伟的航母,吴胜利对俄罗斯记者说:“伟大的俄罗斯精神就在我们面前!”俄新社后来还援引吴胜利的话说,中国军事代表团此行目的就是为了掀开中俄两国海军合作的新篇章,提高两国政治互信、战略支持与友好合作的水平。

中国航母工程稳步推进

2012年9月25日,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编入人民海军序列,舷号“16”,在随后几年里,“辽宁”号数次远航训练,均收获丰富经验,部队日益成熟稳定。更重要的是,有中国人独立完成的新航母配套系统已被证明可靠实用,能够应用到后续航母建造中。著名船舶专家巴比奇指出,“辽宁”号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航母,首先是解决主动力装置的稳定性问题,与美国航母相比,包括“辽宁”号在内的苏联风格航母的薄弱环节集中体现在锅炉系统。“作为航母心脏,我们的动力系统虽然能产生每小时115吨高压蒸汽,但其维护程序十分复杂,需要维护人员经常进行查看,工作量之大容易使维护人员疲惫不堪。此外,主机蒸汽发生器的可靠性、涡轮管道能否承受470摄氏度状态下的64千克/平方厘米的压强、航母在全速航行下能否保持至少三天三夜不出状况等考验,也直接决定着‘辽宁’号未来的命运,从过去几年的运行情况看,‘辽宁’号的表现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正如外界所预期的那样,就在“辽宁”号稳定运行的同时,从2014年初便传出大连船舶重工集团的船台上出现疑似新航母分段的消息,2015年12月31日,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证实首艘国产航母的建设情况,被认为是送给全国人民的一份“厚礼”。马来西亚《亚洲防务月刊》称,通过网上不同时期拍摄的照片看,新航母的尺寸与排水量应与“辽宁”号类似,考虑到“辽宁”号改装的有价值经验,新航母的建造难度大大降低。香港《亚太防务》称,通过分析不间断拍摄的施工照片判断,大连厂的新航母彻底贯彻了模块化生产原则,即航母是逐层分段建造的,最初的底层需要使用大量厚重的钢板,所以需要许多焊接工,随后的舱室模块化建设中就需要大量装配工。为了平衡车间的工作量,中国企业很可能采用塔形建设方案,例如在安装涡轮柴油发电机组时,在车间里就将发电机安装在组件框架内,然后重达百余吨的组件整体吊装到航母内,发电机内部蒙皮和骨架等也不用切割后再安装,这样总体工作量比传统航母建造减少至少一半。另外,中国造船工业会汲取当年乌克兰黑海造船厂的成功经验,对内部舱室集中进行整套填料工作,减少返工的数量,而且针对战场环境,中国人可能将大部分铝合金组件替换成钢铁组件,以强化舰内防火防弹需求。外刊展望,当新航母船体下水后,它还会在漂浮(系留)状态下进行继续舾装,主要是内部设施。由于航母多数内部舱室已经按照工业模块化组件安置停当,因此在接下来的系留试验前只需安装好电子设备,调试完各种系统和武器即可。

有意思的是,就在中国航母工程稳步推进之际,俄罗斯和印度的新航母事业也出现新的变化。2015年以来,俄罗斯多次在公开场合展示10万吨级23000E型超级航母的方案,连相关模型也大方地拿出来展示,可是改项目上的字母“E”(俄文“出口”的打头字母)已表明其第一受用对像不是俄罗斯海军,俄联邦造船集团公司(USC)已明确23000E型航母优先竞标印度第二艘国产航母项目(IAC-2),言下之意,俄罗斯仍希望用别人的钞票来锤炼自身的航母产业链,彻底摆脱对乌克兰的技术依赖。与此同时,印度在法国、俄罗斯、以色列、加拿大等国支持下的首艘国产航母“维克兰特”号仍在科钦码头舾装中,包括雷达天线在内的多数武器装备都没见踪影,至于下一艘排水量预计达6.5万吨的IAC-2(印度官方连名字都起好了,叫“维沙尔”号)却已经粉墨登场,就俄罗斯的23000E、美国“福特”级乃至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方案进行对比。据说,印度国防部的目标是抗衡中国新一代航母,务求“技术领先”,因此不在乎各国竞标商掺杂大量“新奇特”技术,至于能否实现工艺标准化,恐怕就是以后考虑的事情了。诚如美国“第一防务”网站所言,印度的航母工程总是让人充满激情,然而现实却告诉我们,“只有中国的国产航母计划完全按照预定时间节点推进,中国将很快形成第一个航母打击群,2020年左右则会拥有更多的航母打击群。因此,无论是在突发冲突还是局部战争中,中国的航母战斗群未来完全能够有效完成作战任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