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圈客流减少餐厅收入却涨了4成,这份报告展现了下沉市场另一面

原标题:商圈客流减少餐厅收入却涨了4成,这份报告展现了下沉市场另一面

“别的商圈商户都生怕租金上涨,只有我们这租金一年比一年低”,浙江嘉兴“堂前”餐厅的老板娘向南都记者透露,由于她们所在的江南摩尔商圈为该城市的老旧商圈,商业活力流失对餐厅客流量产生不小影响。不过,这样的窘况在“堂前”接入在线外卖平台后得到了改善,目前,店内70%的订单都来自外卖,单日营业额提升近40%。

通过接入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重焕区域活力,扩大客流覆盖范围和类别,这在南都记者近期走访三四线城市商圈时并不鲜见。可以看到,低线级城市尚存的人口红利及消费升级趋势,使得互联网技术在下沉市场的潜力得以释放。

商务部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手机上网流量达到702亿GB,较上年增长 198.7%。这些新增的流量中,大部分来自于近三百个地级市、三千个县城、四万个乡镇、六十六万个村庄为主的下沉市场。下沉市场已成为我国人口基数最大、面积最大、潜力最大的市场。

针对这样的发展趋势,南都零售实验室课题组联合口碑饿了么在9月中旬发布了《本地生活数字化下沉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结果显示,三四线城市数字化服务的幸福指数开始反超一二线城市,排名靠前跻身第一梯队城市商圈的三四线城市数量也远超一二线城市。

《报告》的调研结果掀起了业内外对下沉市场数字化发展情况的热烈探讨,南都进一步采访了多位数字化经济的参与者和观察者,试图对报告反映出来的结果和趋势作进一步评价和解读。

“别的商圈商户都生怕租金上涨,只有我们这租金一年比一年低”,浙江嘉兴“堂前”餐厅的老板娘向南都记者透露,由于她们所在的江南摩尔商圈为该城市的老旧商圈,商业活力流失对餐厅客流量产生不小影响。不过,这样的窘况在“堂前”接入在线外卖平台后得到了改善,目前,店内70%的订单都来自外卖,单日营业额提升近40%。

通过接入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重焕区域活力,扩大客流覆盖范围和类别,这在南都记者近期走访三四线城市商圈时并不鲜见。可以看到,低线级城市尚存的人口红利及消费升级趋势,使得互联网技术在下沉市场的潜力得以释放。

商务部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手机上网流量达到702亿GB,较上年增长 198.7%。这些新增的流量中,大部分来自于近三百个地级市、三千个县城、四万个乡镇、六十六万个村庄为主的下沉市场。下沉市场已成为我国人口基数最大、面积最大、潜力最大的市场。

针对这样的发展趋势,南都零售实验室课题组联合口碑饿了么在9月中旬发布了《本地生活数字化下沉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结果显示,三四线城市数字化服务的幸福指数开始反超一二线城市,排名靠前跻身第一梯队城市商圈的三四线城市数量也远超一二线城市。

《报告》的调研结果掀起了业内外对下沉市场数字化发展情况的热烈探讨,南都进一步采访了多位数字化经济的参与者和观察者,试图对报告反映出来的结果和趋势作进一步评价和解读。

从供给端剖析下沉市场数字化

此次的报告综合城市商圈成长性及成熟度、骑手服务质量、新零售渗透率、数字化覆盖情况、数字化运营表现等多个维度进行综合调研,重点探索了商户端和平台方在下沉市场中的数字化转型进程。不少接受采访的专家向南都记者表示,相较于其他从C端用户画像入手的分析,这份报告少有的从B端供给侧剖析下沉市场的数字化水平,令人耳目一新。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数字经济智库研究员傅蔚冈向南都记者表示:“本地生活市场现在很多是从用户角度去观察的,这个报告从供给端呈现下沉市场数字化改造的成果是非常有意思的。”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在以商户端为主要调研对象时,还对骑手的服务质量、新零售品类及渗透情况等进行了定量和定性分析,力争对数字化转型中供给端的产业链条做到全面的剖析。

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从研究细节和对象可以看到,该《报告》完成了许多基础性研究工作,这非常值得赞赏。“可能不仅仅对你们自己有帮助,对投资者,甚至对政府的有关管理部门都能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

另外,知名商业观察者崔瀚文也向南都记者表示,报告的关注焦点符合商业发展趋势,能够在相当程度上促进全社会对于商业零售转型的关注度,进而推进中国商业生态环境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反哺当地消费市场和城市建设

《报告》之所以将重心放在下沉市场上,主要是因为近年来,有利的人口结构、快速的收入增长、通达性的改善以及较低的渗透率,正在释放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潜在消费需求。随着消费升级,低线城市的消费增长趋势已明显高于一线城市,下沉市场正逐步成为互联网企业获取增量的新动力。

自然,互联网企业特别是生活服务类平台的下沉,对当地的消费市场和城市建设也带来了反哺作用。

以《报告》调研的商圈成长性为例,南都调研的100家城市商圈中,三四线城市进入第一梯队的商圈最为密集,占比高达80%,排名第一的蚌埠龙子湖区迎合路商圈订单量增速超过1000%。可见,数字化在下沉市场的转型效果,已然开始显现。

复旦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副主任邵明向南都记者表示,这一类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的下沉,为当地带来了渠道拓展和技术升级,让原先存在但无法满足的消费需求得以释放,并进一步挖掘潜在用户。

另外,伴随着下沉市场用户的人均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增速攀升,这使得服务在消费中所占的比重日益加大。梅新育向南都记者举例:“在传统下馆子的消费基础之上,餐饮进一步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市场餐饮服务企业日益替代传统单位的食堂,互联网平台像饿了么等互联网送餐平台出现爆发式增长。在更高更深层次方面,更广泛服务于生活服务社会化的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显示,无论是商户还是骑手,不少人都是“回乡就业”。对此,崔瀚文认为,互联网改变了整个经济运转的范式,让更多低线城市消费者生活质量提高,当地商业效率提升、让更多年轻人愿意回到低线城市生活工作。“能够进一步激活原有居民的消费力,提升幸福指数,吸引更多关注度,必将符合我国消费升级的大趋势。”

除了带动当地的消费市场,梅新育认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的下沉还能够间接带动地方城市的建设。他告诉南都记者,新业态、新企业如果能够做起来,对地方的税收会有一定贡献,而这部分收入也能更多地用于建设和消费上。同时,生活服务平台可以将闲置在家庭中的资源变成社会化创收,甚至为老年人创造新的就业渠道,“从长期来看,在应对人口老龄化这方面的问题也会有好处。”

三四线城市数字化“船小好调头”

从《报告》的不少调研结果可以看到,三四线城市的数字化转型虽然起步晚,但却呈现出赶超一二线城市的趋势,部分三四线城市商圈对数字化工具的运用甚至比一二线城市更加超前。

《报告》中的数字化工具包括了下单、配送、支付、营销5个基础设施环节,以及大数据选址、供应链、进货和采购、预定和叫号4个创新设施。在30个典型城市商圈样本中,三四线城市商圈均能够熟练运用所有基础设施进行数字化运营,基础设施的渗透率达到100%。当中,支付和营销的数字化更是他们的首要切入点。

对于三四线城市在数字化中的自身优势,崔瀚文精辟概括到:“船小好调头,弯道超车,跨越式发展,后发优势。”傅蔚冈告诉南都记者,一二线城市市场所具备的深度和广度,以及总量大是其明显优势。相比之下,三四线城市的商户总量更少,但也因此更有效去沟通提升服务水平,服务效率也会更高。

“一二线城市是陌生人社会,三四线服务范围较小,更好沟通商户的同时也更好带动周围就业,当地劳动力更加容易被开发。另外很多时候三四线城市提供服务就像是给街坊邻居提供服务,容易与社区建设挂钩,服务地更有温度。”

这也可以从《报告》中骑手服务指数的调研结果看到:一线城市骑手数量越来越庞大,但与用户及商户匹配度也越来越低,消费者等候时间变长,而三四线城市商圈中,同等数量的骑手对应更少的商户及用户,骑手服务质量更高,消费者的体验更好。当中,浙江嘉兴秀洲区华庭街商圈的用户幸福指数最高,对应的骑手数量在100个商圈中位居第一。

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二线城市的商圈成熟度远超三四线城市,《报告》结果显示,一二线城市商圈占第一梯队城市商圈的63%,是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2倍之多。因此,三四线城市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依然有不少值得向一二线城市借鉴的经验。

对此,邵明告诉南都记者,基础设施的普及和消费理念的提升,还有契约精神的培训,都是三四线城市值得学习的重点。随着互联网渗透率在下沉市场提升,这些区域的管理者及经营者的营商思维需要更大地转变。“很多时候三四线的落差是来源于营商环境和软环境的提升,提高服务性和专业的细分度,多领域的协同效应,会让三四线少走弯路,迅速接近一二线。”

他认为,如今电商都要进农村、社区和中小城市,在政策扶持和引导上,包括大企业渠道下沉、技术输入和资金流入都为三四线城市追赶一二线城市提供了更好的基础环境,邵明向南都记者表示,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在数字化经济的发展上,最理想是形成差异化竞争。

出品:南都零售实验室课题组

统筹:甄芹 田爱丽

采写:南都记者 徐冰倩

编辑:田爱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