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价值|为什么投资者要谨慎对待明星艺术家的诱惑

原标题:艺术的价值|为什么投资者要谨慎对待明星艺术家的诱惑

艺术品被推销成一种资产类别,但即使明星艺术家的作品也不必然保值,更别说从中获利。

《兔子》(1986)让杰夫‧昆斯( Jeff Koons)成为了最贵的在世艺术家。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放缓之时,艺术市场期望伦敦、巴黎、纽约和香港秋拍的战绩可以重新强调这样的印象:包括安迪·沃霍儿(Andy Warhol)、尚·米榭·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在内的“品牌艺术家”是镀金资产。“蓝筹”、“投资级别”、“吸金”——一批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以能为所有者实现稳定甚至时而令人咂舌的高回报而著称。

今年八月,法国拍卖交易数据库Artprice公布了全球艺术市场的半年研究报告。数据指数显示艺术品的价格呈现5%的上涨,其中16%的增长来自Artprice100 榜单中收录的“蓝筹”艺术家这个于去年发布的榜单号称专为“金融家和投资者设计”。究报告指出,在银行负利率或接近零利率的大环境下,最新的艺术品投资回报率必然会为市场的扩张打一剂强心针。

2009-2019 年上半年全球拍卖总额,红色:上半年;蓝色:下半年,图片来源:Artprice

然而尽管2019年上半年实现的拍卖交易数量是去年同期相近的26.23万起,但70亿美金的成交额却比去年减少了17.4%。

那么投资者们到底应不应该把钱投在艺术品,尤其是那些大牌美国与欧洲当代艺术家身上,以此作为可以在孱弱经济境况下抵御衰退并获利的蓝筹资产呢?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和包括梅摩艺术品指数在内的其他艺术市场指数一样Artprice使用“重复销售”的方法来追踪艺术品在拍卖会上被售出以及再次售出的价格。但是通常有10%到30%的拍品会流拍,这些流拍的作品不会被纳入Artprice或者梅摩艺术品指数的计算。另外,拍卖行对成交的拍品向买家和卖家同时征收的大笔佣金也不会被计算在内,尤其是低价作品的佣金。买卖双方佣金的总和可以高达公布的作品成交价的30%,会稀释投资的回报。

教科书式的思维

“‘蓝筹’这个概念适用于久负盛誉的艺术作品以及有着最高美学质量的艺术家们,他们同时被视为可靠的长期投资。”纽约的艺术顾问托德·列文(Todd Levin)表示。他还指蓝筹艺术品的价格波动较小,因为它们有机构的依托。这是艺术市场中教科书式的思维,也常被作为建议给予富有的新晋投资者。

艺术家Philip Guston2000年-2019年全球拍卖总成交额柱状图,成交额持续波动图片来源:Artprice

但纽约拍卖分析公司Pi-eX的创始人克里斯汀·伯伦(Christine Bourron)却对此持反对意见。她认“蓝筹”的概念并不适用于艺术市场。“艺术品不会分红。恰恰相反,持有艺术品花费不菲”,她说,“艺术品的价格往往并不会稳定上升,而是会出现大幅的波动,哪怕是那些明星艺术家也不例外”。

艺术家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在其工作室,摄影:KYOKO HAMADA,图片来源:高古轩画廊

美国艺术家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就是一个例证。他的作品被广为展出,且出现在大部分重要的艺博会和拍卖会上。2018年他有价值约7千万美金的作品被拍出,让他登上Artprice100排行榜的第24位。这个排行榜已然剔除了那些“波动最大的艺术家(他们作品的价格最容易受到风潮和炒作的影响)”。然而伍尔2018年的拍卖成交额却降低了9.6%。Pi-eX 的研究也显示今年上半年若没有第三方的保证,伍尔的画作会有50%的机率流拍。

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傻子》(Fool),1990年作,图片来源:苏富比纽约

五月苏富比纽约,伍尔1990年创作的文字绘画《傻子》(Fool)以1400万美金的最低估价成交,相传约翰·赛耶格-贝察托斯基(John Sayegh-Belchatowski)是这幅画的所有者。这位法国艺术品藏家和经销商于2014年在拍卖会上以1420万美金购得这幅画,此次他亏钱易手。不过Pi-eX的研究显示,《傻子》属于苏富比、佳士得和菲利普斯五月当代艺术夜拍中确定会售出的32%拍品中的一件,因为它们有第三方担保。

“艺术品市场的波动格外显著”,伯伦表示“无法撤回的叫价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波动性,将潜在的买进转化为了成功的销售”。她还说第三方担保“可以有很大的影响力,因为它给人某位艺术家是蓝筹艺术家的印象”。

2019年5月19日,杰夫·昆斯作品《兔子》于纽约佳士得以9110万美元成交,图片来源:纽约佳士得

当杰夫‧昆斯1986年的作品《兔子》五月以9110万美元售出时,他成为了在世最昂贵的艺术家。然而Artprice的数据显示如果2000年在昆斯的艺术品上投入100美金,到现在会缩水成54美金——2018年昆斯作品在拍卖会上的成交价降低了21%。

2001年-2019年杰夫·昆斯作品价格指数(基于2000年),图片来源:Artprice

零风险乃无稽之谈

“有些艺术家积累了显著且稳固的声誉,这在他们作品的价格中得以反映”,伦敦的藏家和博物馆资助人法蒂玛・马莱克(FatimaMaleki)如是说,“在我看来,基于此认为艺术品购买毫无风险的观点是错误的”。2016年2月马莱克持有的一幅里希特的抽象画在苏富比拍场预估成交价为1400万至2000万英镑,却在拍卖开始前临时撤拍,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在英国定于10月31日正式脱欧之际,藏家预计不会在与伦敦弗里兹艺博会同期举行的本季秋拍中出手高价作品。

伦敦佳士得弗里兹艺术周"杰里米·兰卡斯特私人珍藏“拍卖专场中拍品之一: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1901-1985),《人口普查》,1979作,图片来源:佳士得伦敦

不过佳士得举办了一场英国商人杰里米·兰卡斯特(Jeremy Lancaster)私人收藏的拍卖会。兰卡斯特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于伦敦瓦丁顿画廊(Waddington Gallery)处购买了许多加拿大艺术家菲利普·古斯顿(Philip Guston)的作品。古斯顿2017年在Artprice的拍卖会最畅销艺术家排行榜上名列第47,同年他的大型回顾展也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举办。

菲利普·古斯顿(Philip Guston),《语言I》(Language I),1973,10月1日伦敦佳士得"杰里米·兰卡斯特私人珍藏“,估价:150万英镑-200万英镑,成交价:383万英镑,图片来源:佳士得伦敦

早在1993年,古斯顿估价20万至25万美元的《语言I》(Language I,1973)就在苏富比日场拍卖中流拍。两年后,兰卡斯特从瓦丁顿画廊买入这件作品。此后古斯顿就一直被誉为美国战后具象绘画的幕后英雄。这幅1993年未在日场中流拍的作品却出现在今年10月佳士得的晚间拍卖中,以383万英镑超高估价成交。

“最佳的投资是在一代领军艺术家还年轻的时候购入他的作品,并长期持有”,着重收藏新兴美国艺术家作品的澳大利亚藏家丹尼·戈德伯格(Danny Goldberg)认为。他补充道:“这样的收购或许纯属侥幸,但我们在这场征途中都需要一点运气。

兰卡斯特在买入年轻的古斯顿和里希特作品之时也许没有如此机遇或慧眼,但对兰卡斯特后人而言,这笔可能变现的财富更加证实了戈德伯格的观点:从投资角度来看,艺术家并非蓝筹资产,而是赌博的筹码。

/SCOTT REYBURN

/赵文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