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哈文与李咏的爱情故事:男人给女人最好的爱,一个字便可概括

原标题:重温哈文与李咏的爱情故事:男人给女人最好的爱,一个字便可概括

文/书生半凡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01

他真的很爱她,他们的爱情故事开始于1987年。年轻时的他不喜欢跟人说话,内向,自闭,都说自闭的人心思特别缜密,他也不例外。

虽说心思缜密的他,特别受异性欢迎,身旁从不缺追求者,但他偏偏就看上了她,喜欢上了她。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就对她感兴趣,可能是她身上的那点简单。

可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不管他用了什么办法,软硬兼施也好,都破不开她内心里的那道心理防线。

可后来,在一场舞会上,他的最后一枝花却轻而易举破了她的那道“坚不可摧”的屏障,于是,他追到了她,他们在一起了。

在一起后,她告诉他最后一枝花其实是她眼里的那份责任,是她得到了她想要爱情里的那份安全感。

为了得到老丈人的认可(她的父亲),他放下了面子跟尊严,老丈人早上六点多就起了,他也起来,老丈人做饭,他就在一旁打下手,发工资了,他就给她家里贴补家用,换电视,换沙发,老丈人见他有出息,也就同意了他跟她的婚事。

他真的很爱她,他们的爱情故事失散于2018年。

他是李咏,一位好父亲,好丈夫,好男人。她是哈文,一位好母亲,好妻子,好女人。

02

她真的很爱他,《见字如面》里,戚薇读了哈文写给李咏的东西,读着读着眼角就湿润了,他们真的真的很爱彼此。

“我和李咏,虽说不是青梅竹马,但也算得上一块儿长大,当年我十八,他十九,我属鸡,他属猴,进大学没俩月就谈上恋爱了,我爸一提起这事儿就忧心忡忡——老话说,“鸡猴不到头,你们呐,唉”。

担忧归担忧,李咏最终还是凭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小嘴儿,把我们全家,都顺利拿下。我们俩这日子过得挺乐呵,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只要有时间,我们就像一对门神似的,往那一坐,开聊。从国家大事到娱乐八卦,没烦没够。

我们的朋友说,要分析婚姻问题,千万别拿李咏和哈文当例子,他们那都不叫生活,叫童话。

我相信爸爸妈妈在天有灵会很欣慰,闺女,没嫁错人。”

若是一个人心里住着一个人的时候,当这个人谈起心里住的这个人,内心的感情是止不住的,哪怕只言片语中不提爱,听者也能感受到爱。

李咏跟哈文这样自然简单的相处方式,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能聊得来,不刻意去为了维系感情而维系。

在一次公开演讲里,李咏是这样定义他的爱情:

“我跟哈文结婚二十一年了,我是越来越怕她。我估计,当我安详地离开这个世界,这都是一件闹心的事儿。

我们的日子过得一直非常平淡,哈文是一个讲理的人,我们有一个原则,叫“矛盾不过夜”,也就是说,甭管事儿大事儿小,今日事今日毕,甭管多晚,把事情总得要说清楚。讲理就好。

什么是讲理?在我的爱情字典当中,讲理就是男人要认错,认一次错不是爱情,一辈子不停的认错,不抗争不辩解、还得从内心由衷地感到不委屈,这就是我的爱情。”

不管是多么甜蜜的爱情,都经不起生活跟时间的折腾。你们总会因为某个事吵起来,婚姻怕的不是吵架,怕的是吵架结束后某一方的做法寒了另一方的心。

如果说两个人吵了一百次,不管错误是谁,主动认错的那个人一定是李咏,也难怪,哈文有一句“经典名言”:你要是我儿子,我一天不知道要抽多少回!

李咏眼里的爱情,最核心的一个字就是“怕”。

03

在我们老家那里,男人对妻子的“怕”就是没出息,当不起家,这样的男人极容易被当成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感情里,男人给予女人最好的爱,恰好就是“怕”这一个字,这里怕不是说男人的懦弱,真的忌惮自己的女人,而是他对她爱的另一种方式。

说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前年开春的时候,我的姑姑骑车的时候,不小心跟别的车碰上了,摔断了手臂。

我的姑爷知道后,立马跑去医院,忙前忙后,等处理好手臂回家后,又是洗水果,又是倒水,期间被我姑姑骂了也不回嘴。

姑姑养伤的这段日子,姑爷请了好几个星期的假期,平日里他最喜欢的麻将也不打了,就呆在家里陪姑姑唠唠嗑,做家务活。

本来姑爷就特别不擅长家务活,像什么做饭,洗衣服这样的活,基本上都没碰过,乍一碰自然不会,我姑姑又是个急性子,完美主义者,姑爷的做法自然会引来她的骂声。

可姑爷从来不会反过去骂姑姑,更不会说什么不干了这样的话,反而是嬉皮笑脸望着姑姑,想方设法哄着姑姑开心。

在我们这些亲戚眼里,姑爷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怕老婆”,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渐渐都明白了,其实这不是怕,而是对老婆的疼爱。

因为打心底里爱她,所以才会丢下脸面去接受她的无理取闹,她的糟糕脾气。在他的心里,他考虑的是对方的得失,而不是自己的得失。

这样的夫妻,怎么可能不招人羡慕?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不幸福呢?

幸福甜蜜的婚姻都是两个有心人的苦心经营,谁都有坏脾气,不过因为太过爱对方,就会把坏脾气收起来。

怕不是懦弱,而是心里的在乎,怕对方离开,怕对方伤心,怕对方心情不好,所以才有了心里的怕。

好比李咏那样,他说他怕哈文,不过是心里太爱她了,好比我姑爷这样,他不是真的怕我姑姑,不过是他太爱我姑姑了。

所以说,一个男人给予一个女人最好的爱,一个“怕”字便可概括。怕不是畏惧,懦弱,而是心里的在乎,疼爱,归属感的总和。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你能看完,真好
谢谢你的关注、转发和点赞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