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95后重庆军校生五线谱上接受检阅

原标题:4名95后重庆军校生五线谱上接受检阅

逄珊、鲍佳琪、杨若琳、王子龙在训练后合影

10月17日,陆军军医大学基础医学院的教室里,23岁的逄珊和同学鲍佳琪、杨若琳、王子龙依旧是同学和战友们眼里的焦点,10月4日回到重庆后,他们一有空,就会被同学围在一起,聊着过去几个月在北京接受训练细节,以及10月1日那天,他们在天安门前接受检阅的情景。

10月1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庆典上,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军乐团持续演奏4个小时,被人们称为“全场唯一站着不动接受检阅的队伍”。逄珊、鲍佳琪、杨若玲、王子龙正是这支联合军乐团的成员。

鲍佳琪、杨若琳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结束后的留影

开心到飞起,3个月练熟56首曲子

23岁的浙江女孩鲍佳琪和24岁的河南女孩杨若琳都是2017年通过战士考学考入陆军军医大学的,在联合军乐团中,他们负责的乐器是圆号。入伍之前,两个人都没有任何乐器演奏基础。入伍后,出于兴趣,她们都参加了学院军乐队,开始利用业余时间练习乐器。

2019年2月,经过层层选拔,两个女孩儿从陆军军医大学军乐队五十多名优秀演奏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联合军乐团的预选队员。当得知将要代表学校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时,两个人觉得,“开心到飞起来”。

6月,鲍佳琪和杨若琳从重庆奔赴北京,投入到联合军乐团紧张的集训当中。吹圆号需要队员有很大的肺活量和口劲,除了正常训练外,经常在水房端着脸盆憋气练肺活量。为了同时分秒不差地完成56首乐曲的演奏,她们每天起床后开始练基本功,每个段落都要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鲍佳琪说,“脑子还没想,音符就要从号里出来。”

杨若琳介绍,训练很艰苦,每天上午持乐器军姿定型4个小时,训练时不能动也不能休息,下午练基本功、背乐谱;晚上加班学习相关乐理知识。腮帮子练到肿胀、长久站立腰痛难忍,但3个月的时间里,鲍佳琪和杨若琳坚持了过来。 团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晕倒3次就成替补,缺席排练1次就换人,“3个月的时间,每个人要背奏56首曲子,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很大”。杨若琳记得,为了能走到最后,她曾经下雨天淋着雨顶着38度的高烧要坚持完成了合练,烈日炎炎中暑晒花了眼也坚持完成了训练。

国庆节当天,当56首曲目一首不落地演奏完毕,军乐团一个多余动作没有,没出一丝一毫差错,鲍佳琪知道,这次阅兵,她们圆满完成了任务,“能够亲身参与这次大典,见证祖国的繁荣和强大,是我一生的荣耀。”?

等待受阅的逄珊

受阅“老兵”背后的“阅兵密码”

和“初生牛犊”的鲍佳琪、杨若琳不同,23岁的逄珊已经是第二次为阅兵配乐的“老兵”了。2014年,逄珊高考后报名参军,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女子军乐队,2015年参加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是联合军乐团首批军乐女兵。

2016年,逄珊考入陆军军医大学护理本科, 2019年6月被选入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第二次成为联合军乐团一员,并且荣立了个人三等功。

今年,再次加入了联合军乐团,身份不同了、队友也换了,但是逄珊说,“阅兵精神永不变。”

7月5日,联合军乐团在北京举行成立大会。大会进行到一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冰冷的大雨浇在身上,还刮着大风,但在场的所有人,下至18岁的00后,上至56岁的中年人,所有人员纹丝不动伫立在原地。最令逄珊震撼的是,当时很多人都在浑身发抖,但没有一个人离开,也没有一个人倒下,所有人在大雨中站立了2小时,完成了当日的成立大会。

被问到两次参加阅兵有什么不同,逄珊笑着说到,“2015年的第一次受阅,她更多的是专心于演奏能力的提升。这次守约,作为一名生长干部学员身份的转变带来了新挑战。”在集训时,逄珊被推选为区队长,成为了全团最年轻的管理骨干。联合军乐团的成员大多都是来自基层单位的士官及义务兵,这三个月里,她白天既要完成正常的训练,晚上还要负责区队的日常管理。她坚信,要别人服从管理,首先要以身作则,9月底,国庆阅兵已经进入倒计时,逄珊的扁桃体严重发炎,发烧3天,最高达到39°,“当时特别心慌,任务临近,一旦身体出现问题缺席排练一次就立马换人。”逄珊边吃退烧药边忙着上场训练,坚持不缺席任何一次排练。

王子龙

说梦话的时候都是在背乐谱

只有20岁的王子龙在联合军乐团里也算年纪小的,他2017年考取陆军军医大学,2018年成为基础医学院军乐队一名小鼓手。2019年2月经推荐,被选为联合军乐团大镲演奏员。

“只要你们好好练习乐器,将来就有可能去北京参加阅兵!”入伍时,一名曾经参加过“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阅兵”的军乐教员的一番话,在王子龙心底埋下了一颗参加阅兵的种子。

来到联合军乐团后,每名队员都需要把56首曲目的顺序、旋律、节奏、速度等都背下来,王子龙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都在背谱、练习,身边的战友常常能听到他说梦话的时候都是在背乐谱。

国庆节当天,联合军乐团在广场持续站立了4个小时,乐器举起来的高度和角度都必须在一条直线上,站4小时没晃一下,奏4小时没出一丝错,要练就这样的功夫,必须付出比旁人更多的努力。在北京的3个月,王子龙没有休息过一天,期间,根据军乐队需要,他从小鼓手变成了大鼓手,又从大鼓手变成了大镲手,为了不搞错不同乐器的每一个音符,深夜里,他还常常打着手电筒背乐谱。

“在阅兵仪式现场,我们要全程看着指挥,根本无暇观看。”王子龙回忆,10月1日当天,联合军乐团亮相天安门,大家身穿演奏礼服,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为了展示新时代中国军人风采,当时的我们已经蓄势待发,紧张的是需要全程集中注意力盯紧指挥,不能在演奏时多出一个音。”

在队伍中的王子龙虽然没有办法仔细观看阅兵,但仍旧充分感受到了现场气氛的热烈和喜庆。当铁甲战车轰隆隆地前行时,军乐队演奏着《钢铁洪流进行曲》,王子龙也感受到了千军万马的恢弘气势。当群众游行队伍经过,《歌唱祖国》歌声响起,军乐队的很多成员也激动得眼眶湿润。

在王子龙的微信朋友圈中,领导、家人、战友们纷纷给他的朋友圈点赞,称赞他“好样的!”王子龙说,他要把这次经历当做人生永远的精神财富,继续完成好自己的学业,努力成为一名出色的军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