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灵捕手变技术发烧友,对120帧走火入魔的李安新片《双子杀手》成功了吗?

原标题:从心灵捕手变技术发烧友,对120帧走火入魔的李安新片《双子杀手》成功了吗?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时隔三年,马上将满65岁的李安带着新作卷土重来。

和三年前作为4K3D 120帧新技术吃螃蟹第一人所受到的大肆恭维和期待相比,毁誉参半的《比利-林恩》过后,李安和他的《双子杀手》都“被冷静”了很多。

在商业至上的好莱坞,已经没有完全能够支撑起这笔昂贵投资的电影公司愿意再冒一次险,《双子杀手》于是加入了更多中国的大投资方。相比《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双子杀手》在4K3D 120帧技术层面又做了全面升级。

内地发行方华夏电影把专门为《双子杀手》匹配的全新影院放映系统定义为“CINITY”(意指融合4K、3D、高亮度、高帧率、高动态范围、广色域、沉浸式声音等电影放映领域的高新技术。)在影片上映前,全国已建好了30块CINITY银幕,计划年底达成100块。

一个事实是,在北美和全球其他地区,已经根本没有此类能达到此放映技术标准要求的商业影院来支持《双子杀手》的高帧率版本放映,一周前影片北美开画,目前看来,口碑恐怕将创下李安导演职业生涯新低。

在中国首映式上,李安说自己对影片在中国的市场表现即期待又兴奋,也开玩笑说“希望自己能经受住打击。”

《比利-林恩》引发的争议,《双子杀手》的北美恶评,恐怕已经让他做足了心理准备。

从开分截至今天上映一天后,《双子杀手》的豆瓣评分一直稳定维持在7.1。算是一个够不上骄傲,也不算难看的分数。而首日超过6000万的票房成绩,大概已经高出了安叔自己的心理预期。

内地大部分观众、尤其影迷对李安,是带着无法磨灭的天然滤镜和好感的。远离内地浮躁的市场环境、永远温文尔雅、潜心研究电影和深挖内心情感的安叔,不仅是两夺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华人之光,更是无数人心里华人大导演最后的净土。

三年前《比利-林恩》市场反馈的失败,没有让他停下探索的脚步。从单纯使用120帧4K3D 拍摄,到加入全CG制作的克隆人,李安对冒险的痴迷已经到了一个近乎疯狂的程度。

在他眼里,新技术犹如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高帧率、高亮度、强景深、广色域的镜头里,有传统普通2D难以企及和实现的“美感”

美感,是李安在各类场合反复说道的一个感受。美感给他带来的兴奋感,仿若信徒突然开眼见到上帝。这种兴奋感,牵引他执拗走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不归路。“只要还有人投资,我就会一直做下去。”

当然,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自我怀疑:“全世界就我一个人在做这个,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

所有这一切,无疑给喜爱李安的众人带来了无比巨大的好奇——和《比利-林恩》比,《双子杀手》的观感会改变和进步在哪?这一次,李安能成功吗?

很遗憾,从不带任何滤镜的专业观众视角看,《双子杀手》是一个比前作更失败的“电影产品”。

一、视觉

刚戴上3D眼镜的一瞬间,你会感叹于CINITY带来的比《比利-林恩》时期更清晰的清晰度,真的是“清透”,完全身临其境的进入感。追逐、打斗等运动镜头也比前作要流畅许多。

但是十分钟之后,问题来了,尽管已经足够清晰和流畅,和普通传统24帧电影比,120帧的“巨型升格”还是会带来明显的“拖尾感”,就好像把所有镜头强行慢放了。在微观层面,这种“慢放”有利于更清楚地展现更多细节,但从宏观观感看,电影的节奏感也被大大降低。

《双子杀手》从剧情讲是一部传统的动作片,不断抛出悬疑、解决问题、进入丰富多元的场景,是观众的基本要求。但显然,高帧率的焦点只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宏观的丰富感随之被大打折扣。

跟着男主威尔-史密斯和女搭档一路追寻,除了两人不停对话一路骑摩托车,几乎再难想起其他任何记忆点。慢放感支配的镜头里,两人追查疑问的过程也仿若老年人般行动迟缓。

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对影片一无所知的新鲜感,很容易便在这“该快快不起来”的慢节奏里昏昏欲睡。

而过于强大的清晰度带来的沉浸式体验,也催生了另一个副作用:“电影间离感”的消失。这种没有距离感的第一人称视角,打破了“观”与“演”的次元壁,仿佛观众自己手持摄影机,进入了一档电视真人秀或者追踪纪实节目。

身临其境,没有带来更多高级电影质感,反而放大了“电视现实感”,让电影大片沦为小格局真人秀。

二、故事

尽管李安“剧透”了很多原本的构想,但最终公映版呈现的《双子杀手》,从故事讲,实在“太不李安”了。

如果说《比利-林恩》的核心仍是人性的深沉思考和内敛神秘的东方哲学,《双子杀手》的主体则完全是一个老套娱乐爽片。

准备退休的51岁特工亨利,突然遭遇一个23岁的自己“克隆版”的追杀……原本想象中深沉的“人对老去及自我存在的思考”这样李安式的必有元素(李安说这也是剧本最初吸引他的元素),在预告片和各类访谈里基本已经讲述完了,正片里没有展现更多。

取而代之的,是俗套的新老版本两个史皇相见,从矛盾重重到相互点醒、最终改变自我彼此成就的大团圆套路。

全片印象最深刻的台词,是亨利开场不久跟搭档描述自己变老的心境说的:“最近有点开始不敢照镜子了,我想这也是一个信号吧。”男人老去荒芜的内心,应该也是安叔真实的内心写照。他始终有害怕,始终感到不安,但这种害怕和不安全感恰恰又成为他拍电影的源动力。

可惜在保证“商业化”的安全诉求下,这样细腻的情感探讨必然不可能被保留太多。亨利面对23岁彷徨无助的“克隆版自己”,只剩下老父亲般敦厚、慈爱的絮叨和教诲。

李安说,按照他最初的想法,电影应该在刺杀任务完成后戛然而止……就仿佛比利-林恩结尾在车里与教官玄乎的心灵对话——充满意味,又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我不能这么干,对观众太残忍了。”

为了新技术有继续下去的现实支持,执拗的安叔甚至愿意放弃了自己“李安式的故事”。

三、技术

毫无疑问,“新技术”是《双子杀手》存在的缘由和最大意义。对全世界仅此一家的3D 4K 120帧的持续探索,用昂贵的纯CG造出了一个年轻版的克隆人,让这个特效克隆人在大数量的高帧率运动镜头里完成追逐打斗、以及细微至极的面部情绪特写……

完全钻进整个构思和制作过程的李安,显然很享受这些前无古人的探索和创造。“我们在挣扎怎么去做这个事情,是很有兴味的,我跟外面的人看的不一样。没有意思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做。我当然觉得很有意思,而且我觉得很有希望,很有未来。”

曾经的心灵捕手李安,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走火入魔的技术发烧友。

然而很可惜,这一切,观众并感受不到。

对《双子杀手》这样一部“商业大片”来说,超强清晰度并没有带来更刺激更震撼的“爽感”;

上千人没日没夜费尽心力做出来的“纯CG克隆人”,对不了解制作背景的路人观众来讲,几乎都以为就是一个“和威尔-史密斯长得挺像、演技还不错的年轻演员”;

无论动作场面还是哲学伦理探讨,影片实际上的呈现效果,都远远不够。

这就好比你看一个东西,直观感受明明觉得稀松平常,直到有人给你细细讲解,它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你会恍然大悟发出敬佩之声,但仍然会觉得,这好像并没有什么用。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看不到热闹也看不懂门道的吃瓜群众们,期待过后难免一脸懵逼。

也许如李安所说,其实3D 4K 120帧跟商业片并不十分匹配,它最适合被运用在拍戏剧、拍人脸,每一个情绪的细节,都可以看得很清。叔于是自然联想,假如用3D 4K 120帧拍侯孝贤电影,万籁俱寂的淡定长镜头里,或许我们能更容易体会到李安眼中口中的那个“美丽新世界”。

可是,纵然牛气如李安,也无法把这项昂贵的探索用于艺术实验。套在商业片的壳里,才能给投资人信心和交代。甚至连像《比利-林恩》一样属于李安招牌的非常规叙事也不得不放弃,因为,不安全。

四、害怕与改变

技术的意义是什么?它应当包含两个层面。

从现实性看,它应该要能带来真正有实效的、成功的升级版体验。在这个层面,《双子杀手》没有达成。

而从未来性讲,对新技术的探索和尝试是永远必要的,因为这样才来带来新的可能性。

所谓抛砖引玉,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的李安,甘愿做一名先驱。或许这个身份本身的使命感,已足以让他兴奋。

一边害怕,一边改变,永远处在矛盾之中的李安,像一根永远在攀爬的藤蔓,触角一直伸向未知的地方,默默匍匐,倔强生长。也许哪天就突然生出一片绿茵;如若不成,就换个方向,继续缠绕,直到去到他想去的地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