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阿姨不经意的笑 透露出这座城市的味道

原标题:两位阿姨不经意的笑 透露出这座城市的味道

宝玲一身绿旗袍,烫着卷发,戴妆,面容姣好。

阿爽一身红衣裳,清爽直发,素面,形容亲切。

两位上海阿姨,在餐厅里招呼客人,俊俏干练,风姿绰约,如同一对姐妹花,我瞥了一眼她们的名牌,好名字啊,脑海中唱起了“玲多温驯美丽莹好可爱……”

这间店在镇宁路上开了快20年,走进店堂像来到了旧时光里的大户人家,阿姨们都把你当家里人招待。

我们选了靠窗的位子,店里对自己带酒的客人很客气,奉上冰桶和酒杯,这杯子可真别致啊,我问宝玲阿姨,为什么会选复古的款式?

“这种杯子就是老早上海人家里用的呀!”

一款花式,一款简洁,我们拿酒杯自己分配了红与白。

冷菜里除了常见的例份,还可以点“星”,好浪漫的名字,星其实就是半份的意思,让客人可以每样少吃一点,多点几样小菜。

熏鱼是现做的热爆,用了家常的青鱼,不是起脆壳的硬派,而是浇汁的软派,是更温柔的烧法,表面是酱油,内芯是鱼肉,一口红,一口白。

糟味拼盘的糟卤我尤其欣赏,不是一味的咸,酒味调得清亮,想来不是现成的糟卤。

“店里的师傅用糟泥自己调的呀,跟外面做得一样有啥意思啦!”阿姨出言爽快。

响油鳝糊在这里是温和干净的做法,没有太多明油,也没用很重的酱油,更像是家常的混炒,鳝丝新鲜软弹。

自己加白胡椒粉

“阿拉不用菜场里买来的鳝丝,都是自己划的,厨房间阿姨每天就做两件事情:划鳝丝、拆蟹粉。”宝玲说。

对哦,蟹粉也是店里的招牌菜,但今天我们没有点,而是试了蒜枣焖河鳗,勾芡晶晶亮、入口是一团,鳗鱼肥又软,我刚刚呼出了一句“好烫”,鱼肉就在口中融化了……

厨师在河鳗里加入了蜜枣和蒜,甜美异常,一派古风,“这菜太甜了,不能配酒哦!”玩盲品的朋友说。“难得聚一次,就不要讲究餐酒搭配了。”我讲。

一支没有就酒标的白,第一口像勃艮第,但一丝奶油味透露出新世界的味道,原来是南非的长相思,生物动力法,让我想起了在开普敦的美好时光。

一支橡树河畔,904独有的优雅,97年的酒了,不舍得醒,就让它在杯中满满绽放。

阿爽推荐了一道腊味天目笋,香肠是浙江的黑毛猪做的,瘦肉肥膘起花斑,微微带麻辣,笋呢是天目山的扁尖,只留嫩头,汤里带着笋鲜和肉味,真是舒服啊!

还点了酒香豆苗,上菜的阿姨也不报菜名,只说了一句“绿色食品”,酒味收得很紧,我也喜欢。

店里的汤有广东例汤的感觉,不过仍遵循上海人先吃菜、后喝汤的习惯,最后上。

土鸡汤里加了西洋参和虫草花,金黄清透;生鱼汤用黑鱼滚出白汤,喝起来奶奶的,稍微放一会儿就结起一层衣。

跟阿姨聊得开心,餐后就送来了桃胶银耳莲子羹,这就是上海阿姨的做派了。

临走的时候,她们齐齐在门口笑脸相送:“下次来吃酱爆猪肝呀小妹!”

这间馆子叫“夏味馆”,吃心特意在告别夏天的时候来写它——今年夏天过去了,我想我会怀念它,我不仅怀念上海美丽的夏天,也喜爱它多彩的一年四季,永远有新鲜事物令人惊喜,而阿姨不经意间的微笑又透露出这座城市最真实的味道。

点击上一篇,了解更多元的吃心。

微博:吃心一片儿

(随心所欲发发)

微信:一片吃心

(请长按二维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