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打仗总缺钱,为何大清镇压太平天国时从不缺钱?

原标题:崇祯打仗总缺钱,为何大清镇压太平天国时从不缺钱?

首先,清朝镇压太平天国,也没钱。

曾国藩最早开始搞团练的时候,朝廷真的是一分钱都不出,后来象征性的给了几千两,聊胜于无。因为当时别说曾国藩的体制外部队,连绿营和八旗都发不出军饷,急得咸丰团团转但是清朝之所以没有像明朝一样被穷死,是因为清朝相对于明朝而言,挣的多花的少,而明朝是挣的少花的多。最重要的原因是——清朝皇帝敢放权,崇祯不敢。明朝财政收入远不如清朝明朝的财政弊病,从太祖朱元璋时期就开始了。

由于自己的出身太差,所以朱元璋对自己的子孙相当好。朱元璋规定,皇帝生子封亲王,亲王生子封郡王,郡王之子封镇国将军,孙子为辅国将军,曾孙为奉国将军等等,世袭罔替,代代相承。但明朝宗室有两个特点——1.临爵不治事,2.不上税。永乐皇帝之后,养猪就成了明朝朝廷对待藩王的唯一原则。他们的原则就是钱给够,待遇给够,但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让他们做。明朝的宗室们除了消耗资源与生孩子之外,什么都不用做。那么明朝一个王爷的待遇是怎么样的呢?明朝一个亲王,每年的俸禄如下:米五万石,钞二万五千贯,锦四十匹,紵丝三百匹,纱、罗各百匹,绢五百匹,冬夏布各千匹,绵二千两,盐二百引,花千斤,皆岁支。马料草,月支五十匹。其缎匹,岁给匠料,付王府自造。

在亲王以下的各级宗室,每年也有规定的俸禄,待遇极为优厚。但亲王一级的俸禄没人敢克扣,那些远支的低级皇族,俸禄经常被人克扣。而明朝规定,任何皇族都不允许自己谋生,不能从事士农工商中的任何行业。有些宗室甚至只能饿死在家里。不过由于皇族惊人的繁衍速度,到了明朝末年,天下已经拥有八十多个亲王,二百多个郡王,以及数不清的将军、都尉等皇族。

他们圈占田地,聚集财富。他们什么都不用做,朝廷也不允许他们做什么。他们只需要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凌虐小民,兼并土地。到了崇祯年间,河南的二分之一,山西的四分之一的土地,全部为宗室所有,各省情况也彼此彼此,这些土地全部不上税。因为明朝规定,皇族土地不用上税,不仅皇族,连有功名的士绅们名下的土地也不用上税。如此统治之下,到了明末,二百年的土地兼并之后,上税的土地只占了耕地总数中很小的一部分。

所以到了明朝末年,全国的额定赋税,居然只有五百万两!而清朝在农业地区与明朝差不多的情况下,普通年月也收到六千万到八千万两,两者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由于交税的土地少,明朝朝廷又没有废除不交税的土地意愿(因为朝廷被文官把持啊),所以崇祯帝时期,明朝为了度过财政危机,只能加税。经过三次加税(开征三饷)后,明朝巅峰时期的财政收入也不过两千万两左右。相比于清朝,实在是少的可怜。

清朝实行的是官绅一体纳粮,无论谁的土地,一律交税。而且由于康熙“永不加赋”的祖制,清朝直到亡国,也没有加过农业税,这与明朝的饮鸩止渴是截然不同的。因为农业税在清朝只占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清朝的财政收入是由农业税、关税、盐税、厘金组成的,远比明朝丰富和稳定,总数也比明朝高的多。

明朝政府的财政负担比清朝大。在雍正改革税制之后,清朝的赋税已经确定了下来,就是四千万到六千万两之间。这笔钱在平时是够用的,甚至略有盈余。只要没有碰上什么水旱灾荒,农民起义啥的,大体比较稳定。但在嘉庆、道光时期,白莲教起义、黄河水患、鸦片战争接踵而至。朝廷的钱花的跟流水一般,到了咸丰继位的时候,国库里只剩下二百多万两银子了。然后太平天国来了,咸丰也开始抓瞎。

在太平天国占领南京之后,清军就因为军饷不到位而哗变过好几回。封建时期的军队没有什么信仰可言,军饷就是一切,这群八旗绿营打不赢仗,还花钱比谁都猛,咸丰帝无奈之下做出了一个很有创造性的举动——创办团练。他命令各地文官在本地组织团练,打击太平天国。朝廷可以给他们官职任命书,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军费自筹。在明朝,一切明军的军费都由中央政府调拨。也正因为如此,明朝朝廷对军队的掌控能力是相当强的。除了亡国前的最后两年,崇祯朝的大部分时期里,明朝将领对于朝廷总体还算忠心耿耿。哪怕是左良玉这种老兵油子,打了败仗也每天担心皇上砍头,崇祯也的确真砍过——明军中的悍将祖宽,就是被崇祯砍掉的。

即使到最后时刻,明朝的国库里已经空的跑耗子了,崇祯也还是不敢放任军队将领自己私募军费,因为他知道没有钱就没有掌控力。以明军的纪律和素质,真要是军费自筹,那就和藩镇无异了。可是清朝皇帝就这么干了,咸丰对曾、李等人说——自己筹款吧,我养不起你。

曾国藩一开始为了湘军军费,实在是操碎了心。他讨好湖广总督,希望能分得一杯羹。他向湖南本地士绅筹款,他甚至命令自己家族和同僚的家族捐资助饷,称得上是毁家纾难了。但是这都是解一时之急,不是长远办法。在起兵的最初两年,曾国藩过一阵子就要为军饷操心。后来他发现了搞钱的秘诀——厘金。

所谓厘金,是一种商业流通税。湘军在各地的交通要道上设立关卡,收取百分之一到三十分之一的税收,也没什么理由,就当劫道了。靠着在遍布几个省的地盘里收取厘金,曾国藩终于有了稳定的财政收入,足以养活他的几十万大军。

但这种制度带来的,就是湘军的独立性大大增强。厘金一收一发不可收拾,各省纷纷效仿,组织本省的团练武装。太平天国结束之后,厘金制度也没有停止。这样的财政半独立状态,让各省的督抚们腰杆子硬了很多,也敢和中央叫板了。曾国藩和李鸿章都是忠臣,没有造反的想法。但各省在清末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独立军政当局,辛亥革命时,十几个省能够在一夜之间迅速脱离清朝朝廷的统治,就是在太平天国时期种下的苦果。

所以,对地方放权是一杯毒酒,喝下去是饮鸩止渴,明朝和清朝的区别只不过在于,清朝喝下了这杯毒酒,明朝没喝而已。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我们尊重作者的辛苦付出,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合作,投稿等事宜请联系本号。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对此文涉及话题感兴趣的,请关注公众号(你我在关注)ID:niwozaiguanzhu 微博号:你我在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