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艺:上午一言不发的小女孩,下午在情景剧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原标题:王艺:上午一言不发的小女孩,下午在情景剧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作者:赋权型性教育督导师 王艺

我们的少年营,大多是全国招生,学生们从五湖四海汇聚到一起,课堂上都是初见。有的时候,学生之间是很熟悉的,要么是熟悉的家长一起报名,要么是兄弟姐妹一起来。

这两年二胎家庭,一个家长,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来上课的越来越多了。

在上海的时候,有爸爸带来姐妹俩,姐姐是全营最大的孩子,妹妹是全营最小的孩子。团建分组的时候,妹妹悄悄拉我的衣服说:“老师,我还不认字,怎么办?”

我蹲下来,跟她说:“放心吧,老师有办法。”在三天的学习中,这个小女孩,贡献了全班最色彩斑斓的图画,她拿着话筒在前面发言的照片发到群里,她出差在外面的妈妈特意发消息给我:这是我小女儿第一次拿话筒在人前讲话,以前,她是非常害羞坚决不肯的,就这张照片,我就知道,参加这个少年营,值了。

今年的长春,又来了兄妹俩。妹妹也是全营最小的孩子,也是不会写字,有了上海的经验,这一次,我真是不慌不张,游刃有余。

这兄妹俩,父母一起来参加,一家四口全出动在我的课堂上带了三天。父母都是大学老师,父亲竟然还和我是一个学校的。一儿一女,儿子是三年级,女儿学前班,兄妹俩相差四岁。哥哥老大很有领袖气质,气场强大,进到一个集体里迅速会成为“头目”。

不过大概是“拔尖儿”惯了,不怎么服从管教,规则意识比较差。妹妹明显比较安静,尤其在强势哥哥的对比下,更是几乎不说什么话,要么是哥哥抢着说出来,要么把我叫我去,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在我耳边,更不用说什么发言了。哦,除了跟哥哥吵架时候会比较大声。

在夏令营里面,这样兄弟姐妹一起来的,我们会有意的将他们分在不同的小组。这一次,负责分组的老师,不知道,他俩是一家的,很意外的就恰好将他俩分到了同一小组。这下子热闹了,年纪最小、不会写字又最害羞的小女孩,全场最淘气、最活跃、最愿意管人的男孩,是兄妹俩,在同一组。可想而知,这一组有多么热闹。

所有的活动,哥哥都要说的算,他分配任务、督促进度、展现成果。有个小领袖本来是好事,其他的组员有意见的时候,哥哥也颇有领导风范的听取意见,调整方案,以求共识。

就像所有的小组活动一样,虽有冲突,但还是前行。但是妹妹也在组里,哥哥对妹妹的态度就完全变成了“我说的算”、“你不要插嘴”、“反正你也不懂/不会/不够高”。妹妹虽然小,虽然懂得不多,虽然嗓音小,但也不是没有意见。

第一天妹妹就哭过鼻子、跟哥哥生过气,告状次数更是数不过来。我一次次去调解,我调解的方式很简单,从不评判,只说规则,统一不变的规则。

“老师,哥哥乱画我的画。”

“她画的不对,我给她改一下。”

“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画,没有对错,画成什么样是自己的事。”

“老师,哥哥乱画我的画。”

“她画的不对,我给她改一下。”

“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画,没有对错,画成什么样是自己的事。”

“老师,妹妹要我的纸。”

“他的是蓝色的,我的是黄色的,我也想要蓝色。”

“我们的纸是各种颜色的,每次每个人拿到的都不一样,可以互相交换,如果对方同意,如果对方不同意,就要用自己的。”

“老师,妹妹要我的纸。”

“他的是蓝色的,我的是黄色的,我也想要蓝色。”

“我们的纸是各种颜色的,每次每个人拿到的都不一样,可以互相交换,如果对方同意,如果对方不同意,就要用自己的。”

“老师,哥哥抢我的水杯。”

“我渴了,我没带自己的水杯。”

“他的杯子在妈妈那里,他总玩,妈妈生气了,不给他。”

“我就喝一口,有什么了不起的。”

“自己用自己的东西,不经过允许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老师,哥哥抢我的水杯。”

“我渴了,我没带自己的水杯。”

“他的杯子在妈妈那里,他总玩,妈妈生气了,不给他。”

“我就喝一口,有什么了不起的。”

“自己用自己的东西,不经过允许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老师,哥哥打我。”

“老师,哥哥拉我头发。”

“老师,妹妹写的不对,我教她她还不听。”

“老师,哥哥把水弄洒了。”

“我不是故意的。”

妹妹哭了……

“老师,哥哥打我。”

“老师,哥哥拉我头发。”

“老师,妹妹写的不对,我教她她还不听。”

“老师,哥哥把水弄洒了。”

“我不是故意的。”

妹妹哭了……

给他俩调节纠纷,我只用一句半句话,更多的精力,用在了让哥哥与组员协调配合完成任务,而在妹妹那里,鼓励她跟大家说话、发言、表达想法。我每一个问题,都先让几个非常积极踊跃举手的孩子发言,如果发现有很少举手,某一个问题他主动要发言,那么他会优先。在三四个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之后,我就走到妹妹这里,将话筒送到她嘴边,问她:“你听到别人的发言了吗?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你的想法是什么,愿意告诉我吗?”

如果她摇头,我就说“那下一个问题你来说说”然后走开;如果她犹豫,我就等她两三秒她还不张口我再走开;有时候,我会将问题换成最简答的“Yes or No”问她,然后用她的回答来引出对其他人的提问,例如:“你和爸爸妈妈出去旅游过吗?”、“你生病过,打针过吗?”、“你早上起来是自己穿衣服吗?”

在上午的“画一画我的身体”的环节,轮到她在前面分享的时候,她的声音几乎听不见,全靠我的引导和重复,她用点头、摇头完成。但是我会故意说错,等她反驳,我还假装听不清她的话,让她大声的重复。

也许是我的微笑鼓励了她,也许是同伴们的发言启发了她,也许是我给每一个发言的同学发的奖励卡片吸引了她,中午看完电影,下午开始上课之前的休息时间,她来我身边,跟我说起电影中的精彩之处,我问她愿意分享给大家吗,她点了点头。下午课程一开始,我们讨论电影的时候,她举手了,我第一个叫了她,虽然只有几个字,声音还是很小,我还是大大的表扬了她。

第一天下午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应对性骚扰、性侵犯”的情景剧,表演。每个组都有不同的题目,组员自行安排角色、台词,重要的是,要找到解决办法,多个解决办法,他们一一表演出来,我和同学们一一分析讨论。肯定可行的、正确的方法,质疑不切实际的、错误的方法,重点内容,还要演两遍。

因为每一组都有不喜欢表演的同学,在“每个人都要参加表演”的压力下,总会安排一些“打酱油的”。轮到哥哥妹妹这一组了,我以为,妹妹一定是个打酱油的角色,没有台词,由哥哥姐姐们领着走一圈就完事了。

没想到,妹妹要扮演那个“被骚扰者”。她拿着话筒,说:“我不喜欢你这样碰我,你不要碰我。”虽然仍然是小小的声音,但是在话筒的帮助下足够全场人听到;虽然平平的语调没有抑扬顿挫,但是表达了足够的坚定。

我很开心,她的妈妈更开心。课后,妈妈跟我说,小女儿能演那么重要的,有台词的角色,还能说出来台词,她真是又惊又喜。更何况,她还是全班最小的,都不认字不会写字的孩子。

总有家长焦虑孩子内向、害羞,不爱发言,不爱参与活动,会不会没有收获;还总有家长要求我们收走孩子的手机,担心孩子一直看手机而忽略了课程;还有的家长担心其他孩子规则意识差,爱抢话爱表现,影响了自己家的孩子。其实所有这些,我们在二十几个营中,都遇到过多次,我们都有合适的应对方式。但是更值得家长注意的是,孩子不发言,不等于没听课,看起来参与活动不积极,不等于他没有观察同伴。在我们的课堂上,很少有孩子一直看手机的,很多时候,从孩子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他看手机的时候耳朵是竖着的,很熟悉的内容就不听,讲到不熟悉的内容,手机马上就放下了。至于被一些“调皮捣蛋”的同学影响,其实和家长担心的正好相反,孩子们,从这些“不招人喜欢”的同学身上学到的,恰恰是规则意识、团队意识和同理心。

性教育,从来不是仅仅关于“性”的教育,性教育是关于全面成长,成为为自己和他人、为家庭和社会负责任的人的教育。

我们的团队,就是在做这样的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