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文化圈 | 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去世,一生有深厚中国缘

原标题:一周文化圈 | 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去世,一生有深厚中国缘

一周文化新闻速递:据瑞典学院官网消息显示,著名汉学家马悦然于当地时间10月17日去世,享年95岁;据外媒报道,巴黎圣母院火灾事件将被拍成一部限定剧,再现大火前后事件;10月14日,有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称重庆大学博物馆中充斥着大量赝品,且连造假都颇为粗糙、漏洞百出。随后,重庆大学表示已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认真进行核查。

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去世

10月18日晚,瑞典学院官网消息显示,著名汉学家、瑞典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十八位终身评委之一马悦然于当地时间10月17日去世,享年95岁。

马悦然

随后有媒体向其家人和生前友人求证了这一消息。马悦然的夫人陈文芬向媒体表示,马悦然是于10月17日在家中平静离世的,“他说有点不舒服,坐在平常的座椅上几秒钟就离开了。像老和尚圆寂了一样。没有痛苦,很平静。”

马悦然先生是最先将中国的古典名著《水浒传》、《西游记》译为瑞典文,并向西方介绍了中国的《诗经》、《论语》、《孟子》、《史记》、《礼记》《尚书》、《庄子》、《荀子》等先秦诸子的著作。他还翻译了辛弃疾的大部分诗词,组织编写了《中国文学手册:1900——1949》。他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作为当代西方汉学界的领袖人物之一,马悦然不仅在文学作品翻译和学术研究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而且在中瑞文化交流的社会活动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马悦然

马悦然对汉语学习有着很高的天分,学习两年中文后,便能够阅读《左传》《庄子》《诗经》。在很长时间内,马悦然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惟一懂得并且精通中文的评委。马悦然不仅对中国文化感情深厚,他的婚姻也与中国有缘,他前后两位妻子都是中国人。

马悦然与妻子陈文芬

马悦然曾在多个场合谈到,喜欢莫言是因为他非常会讲故事。马悦然称在2004年一期《上海文学》上读到莫言一篇只有两页纸的小说《九段》,非常佩服,马上将其翻译成了瑞典文,还由此开始对微型小说产生了兴趣。马悦然模仿莫言的《九段》开始写小说,他和妻子陈文芬共同创作的短篇小说集于2008年在新加坡出版,还请莫言写了序。

针对媒体对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质疑,马悦然称,莫言对中国现实的批判,没有一个中国当代小说家比得上,那些批评莫言的人,大多数没有看过莫言的作品,对他非常不公平。“批评莫言的那些媒体人一本书都没有读过,他们不知道里面的文学质量是什么,所以他们不应该开枪,这个让我非常生气。”

听闻马悦然离世的消息后,不少网友纷纷感谢这位老者为传播中国文化做出的贡献,希望先生一路走好。

巴黎圣母院火灾将拍成电视剧

据外媒报道,今年4月15日发生的巴黎圣母院火灾事件将被法国百代电影公司联合Vendôme Group集团、英国Moonriver TV共同拍成一部限定剧,再现大火前后事件:火灾因何引发、消防员和警察如何努力让圣母院免于完全毁灭等,展现“一个国家的心脏,和它自身的脆弱”。

巴黎圣母院火灾

制片人表示该剧灵感来自HBO热播剧《切尔诺贝利》,围绕着一个主图跟随多个角色展开,多个角度叙述一个故事,会以英语为主要对白,并涉及其他语言。该剧将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进行改编,重现火灾发生原因以及消防员等如何挽救这座标志性大教堂。目前该剧仍在早期开发阶段,正在物色编剧,也在跟一个有名的英国导演商谈。

巴黎圣母院

今年4月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遭遇火灾,整座建筑损毁严重,屋顶和塔尖被烧毁。有着800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是法国的象征,许多巴黎市民面对熊熊大火无能为力而失声痛哭,有媒体借用雨果同名小说评论道:“卡西莫多失去了心爱的姑娘,终究也失去了心爱的钟楼。”此次事故被认定为一起意外,圣母院顶楼的电线短路可能是引发火灾的原因。灾后,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将重建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火灾

值得一提的是,巴黎圣母院在二战中差一点被毁掉的历史事件曾在许多电影作品中被展现。在沃尔克·施隆多夫执导的法国电影《外交秘闻》中,就讲述了在盟军登陆诺曼底后,德国纳粹步步败退,在撤出巴黎前,希特勒下令烧掉巴黎城。

《外交秘闻》

德国军官肖尔铁茨已经按照命令在卢浮宫、埃菲尔铁塔,以及巴黎圣母院上布置好了炸药,但他迟迟没有下令执行。瑞典外交官偌灵紧急与肖尔铁茨会面,在他的斡旋和劝说下,最终肖尔铁茨拒绝执行该命令,保住了巴黎城。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躲过了希特勒铁蹄的巴黎圣母院,在和平年代却没能躲过一场很可能是因为人类的疏忽大意引发的大火。

重庆大学博物馆“赝品”风波

10月14日,微信公众号“江上说收藏”发布了一篇名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的文章,作者“江上”指出重庆大学博物馆中充斥着大量赝品,且连造假都颇为粗糙、漏洞百出。“江上”直言,这些仿制品不仅工艺粗糙,而且颠覆文物常识,不仅行家看了会直摇头,连普通参观者也会发现破绽。对此,重庆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公告,表示已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认真进行核查,博物馆随即关闭。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厅内展品

10月7日,作为重庆大学90周年校庆的序幕,重庆大学博物馆在虎溪校区开馆,据报道称,重庆大学博物馆耗资670万元,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由连廊改造而成,包含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开馆的同时,并举办了“大象有形——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共展出佛造像、玉器、青铜器等400余件展品。

重庆大学博物馆开馆典礼

而馆内文物则主要来源于曾担任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的吴应骑教授的捐赠,据报道称,吴应骑教授捐赠藏品共计342件,其中青铜器22件,陶和瓷器161件,玉器159件。 吴应骑曾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我希望重庆大学的博物馆能建设成全国高校中一流的博物馆”。

重庆大学博物馆

随后,吴应骑教授的女儿吴晓妮也做出回应:展品移交给学校前已经经过了校方鉴定,但其未透露当时鉴定的更多情况。文物真伪情况的鉴定认定,牵涉到诸多专业知识,重庆大学博物馆馆藏文物究竟有没有赝品,有多少赝品,有待权威机构和专家给出结论。不过,此事发酵至今,毫无疑问地引发了公众对大学博物馆的关注。

对国内高校而言,建博物馆尚属新兴事物。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是我国高校中第一座现代化博物馆,于1993年开馆,至今也不到30年时间。而更多的高校建博物馆可能还在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大学建博物馆成为潮流,博物馆日益成为高校重要的文化教育设施,图书馆、博物馆与校史馆成为一些大学眼里“标配”的三大文化性场馆。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然而,像此次大学博物馆的“赝品风波”并非首例,之前部分高校文博机构也都曾陷展品真伪风波中。有专家和学者指出,大学建博物馆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建议在收藏与展出上述捐赠之前应严格把关。高校博物馆筹建不能“饥不择食”,一定要牢牢把好质量关,对藏品的选择要慎之又慎,务必要经得起检验。对高校来说,除了要将来源不清楚和不合法的藏品拒之门外,还要对试图以假乱真的赝品说“不”。

相关链接:“赝品博物馆”事件的反思:文物进高校,专家评定环节是否可草就?

综合自:新京报、人民网、南方都市报、时光网Mtime、中青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