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中最悲惨的角色,甘心作为工具的白,他究竟在守护什么?

原标题:火影中最悲惨的角色,甘心作为工具的白,他究竟在守护什么?

白与再不斩都出生在水之国,那时候的水之国内忧外患,经历过战争的人们非常仇视拥有血继限界的人,而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生的,幼年的他由于母亲的缘故被传承一种叫做冰遁的血继限界,这种血继限界让他无家可归。无奈之下幼年的白只能够到处流浪,不得不和猫狗抢食。在尝尽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走投无路的时候,又让他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桃地再不斩。

没有人为他的存在感到欣喜,没有人为他的离去而感到伤心难过,在他看来他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一具没有任何意义的行尸走肉。可是当在一座桥上看到再不斩时,他看到了希望,因为双方的目光中都有着那孤独与绝望,就如同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是最能够理解对方的。桃地再不斩一句可怜的家伙,跟我走吧,就让两个人成为伙伴或者更加准确地说再不斩将白视作工具,将他当做一种杀人的致命武器。但是白并不因此感到失落,反而心甘情愿的当别人的工具,因为真的有人需要他了,他的生命不再是那种毫无疑义的存在。

他的生命的意义就是保护他最重要的人,一个再次赋予他生命的人。为了他白拼命的练习忍术,靠着冰遁的血继限界创造出魔镜冰晶的特殊秘术。因为他知道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保护要守护的人。以此白心甘情愿成为再不斩的杀人工具,但是他的内心是相当愿意的,他理解自己作为工具的意义。也知道在再不斩的心里他自己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不过在内心的蒙蔽之下,白却变得不顾道德和正义,对于所做的事是否是正确已经不管那么多了。

在后来与鸣人大战,双方都在为自己最重要的人,殊死搏斗。一个是已经被认可的可怜人,另一个是渴望被人认可的可怜人,善良的白犹豫了,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并没有将佐助杀死,只是暂时封住了佐助的经脉。当他感受到再不斩的危机之时,毅然用自己的瞬移之术挡下了卡卡西的致命一击,临死之时还不忘捉住卡卡西的手为再不斩的逃跑创造一丝机会。再不斩就是白的全部世界,没有他生命就没有任何意义,而再不斩又何尝不是这样。在白死的时候,再不斩明白自己的心里面白是有多么的重要,他可以失去一切,但是不能失去这么一个忠心的下属。

白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纯洁无瑕,作为工具的他并不是冷酷无情,他用自己短暂的一生走进了再不斩的心里,他们就是彼此心灵的寄托,彼此全部的世界。在桥上相遇,在桥上消逝,一个是云雾,一个是雪花,鬼人再不斩身在浓雾之中,而白那洁白的内心终于感化出身在迷雾的再不斩,与其说再不斩将白当做工具解救了白,倒不如说作为工具的白将两个人共同救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