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村”纪事28

原标题:“新村”纪事28

二十八、越胜浴池

新村澡堂子在吴家窑二号路与河沿路交口处,以东是小医院,以南是墙子河及通往吴家窑大街的小木桥,以北是电子仪器厂围墙,以西是新村五段。澡堂子与新村为同时期建筑,大门开在小河沿,两扇玻璃门分别写着四个红色大字:越胜浴池。

一进去迎面是个玄关,正好把男部和女部隔开。有专人在此卖牌儿,大人一角、小孩五分,通常都是大人带着孩子洗澡,也有大孩子领着几个邻居小孩一起去的。交了钱要么按“一家的”给个牌儿,要么按“一块儿的”给个牌儿,然后发给一个柳条筐,筐上有相同的牌号,“带队的”则把牌儿套在手腕子上,然后提着筐拐进大堂,先随便找地方撂下,开始各自脱衣服,一般先把鞋脱下来、袜子掖在鞋里,一双一双码放在筐底儿,接着脱裤子、褂子,然后带着毛巾往泡澡的屋子里走。在进屋之前,还要选一副趿拉板儿,趿拉板儿都是木头做的,非常粗糙,湿乎乎的一大堆,根本找不出合适的一对儿,尤其孩子的脚丫小,穿着就像演杂技似的。

泡澡屋几乎没有透气的地方,一进去是半米来高的水泥台子,台子上纵向排列着两个长方形水池子,靠外一个水温低些,是大多数人“泡泥儿”的地方。因此,什么时候去,池子里都蹲满了人,四边还坐满了人,一个个不停地搓弄着身子。再看池子里的水,简直就是灰白色的浓汤,在我印象里从来没见过池子水清亮过。而热水池,差不多都是老大爷去,下水之前先往身子上撩水,然后边喊边往下走,接着站在池子里双手如螺旋桨般搅动水面,狂呼一声沉入水中,脑袋钩在池沿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约莫烫个十来分钟,出来缓一缓,或用黑色搓脚石搓搓脚,或者坐在一边排排汗,浑身上下都烫成了紫红色。

从泡澡屋出来转入淋浴房,大约有十几个淋浴喷头,冷热水各一个开关,人多的时候都是站在旁边等着,赶上水流小的时候能把人急死。尤其是冷热水很不稳定,要不被凉水激一下,要不被热水烫一下,这都无所谓,更可怕的是脑袋打完肥皂、满脸都是胰子沫时突然断水了,有时孩子眼睛被胰子沫杀得哇哇直哭。

洗完澡出来,服务员会递过来一条浴巾,有的披在肩头,有的围在下身,急着走的找自己放衣服的大筐,没什么事的踅摸空床躺上一会儿。如果身边跟着大人,还可沏壶酽茶、切几角青萝卜养养神儿,这时服务员会马上根据你手牌儿的号码,用带钩儿的竹竿子把你存放衣服的大筐拽到跟前。大堂内还有修脚的、理发的。

新村的澡堂子一直开到上世纪80年代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