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难产导致儿子脑瘫,不想放弃抱着孩子泪流满面,却敌不过现实

原标题:女子难产导致儿子脑瘫,不想放弃抱着孩子泪流满面,却敌不过现实

在广东佛山三水的一间出租房内,朱光群说起怀里瘫痪的儿子黎煌睿泪流满面:“村里有人叫我们放弃,他们说让孩子自己走了算了,或者偷偷放孤儿院门口。可他是我的孩子,怎么舍得放弃?”图为朱光群抱着孩子泪流满面说不会放弃孩子。

朱光群来自在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农村,现在租住在广东佛山三水。2014年底,朱光群怀孕,那时她的大儿子黎嘉义已经上小学4年级。2015年6月25日,朱光群突然宫缩肚子痛,被紧急送往医院。产房外,朱光群的丈夫黎正祥焦急万分,医生让他签字,说他爱人难产。图为朱光群和丈夫以及大儿子黎嘉义的合影,那时虽然日子一般,但很顺畅。

最终医生用吸引器帮助朱光群产下孩子,是个男孩,孩子出生时抢救了35分钟后才会哭。随后黎正祥听到不好的消息,医生告诉他,孩子因为难产缺氧时间长情况不太正常,建议转院做进一步检查。黎正祥立即带着孩子转院到三水人民医院,医生诊断是:混合型脑性瘫痪,意味着刚刚生下的小煌睿就是一个残疾,这给黎正祥一家沉重的打击。孩子取名黎煌睿,从那一天起,黎家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

黎正祥和朱光群原本都在广东佛山三水打工,小煌睿的病使他们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再穷也要给孩子治病!”黎正祥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为了给孩子治病,朱光群为了照顾孩子辞掉了工作,孩子刚满月,就转到了广州儿童医院治疗,全家的经济负担落在黎正祥一人身上。图为躺在哥哥怀里的黎煌睿。

朱光群的大儿子黎嘉义今年已经15岁,早在妈妈怀弟弟时,他常常摸着妈妈的肚子感受肚子里宝宝的跳动,没有想到弟弟一出生就患病。渐渐地,黎嘉义察觉到了家里的变化:“爸爸总是叹气,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衣服,爸爸打两份工,每天工厂工作下班后,吃过晚饭就骑摩托车去载客,直到深夜才回家。妈妈经常看着弟弟以泪洗面,妈妈为了照顾弟弟每天早早起床忙碌。”图为黎嘉义帮着妈妈照顾弟弟。

四年来,哥哥黎嘉义看着爸爸妈妈苍老了很多,看到爸妈如此辛苦,小嘉义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从来不买任何零食和水果,要将钱留下来给弟弟治病,每天回家主动帮忙照顾弟弟,给弟弟喂食等。朱光群说:“每年黎嘉义的新年红包都存起来给我,说给弟弟治病。他总是穿着那双穿破也舍不得扔的旧回力鞋。”

朱光群说起大儿子,忍不住落泪:“是我们对不起他,让他承担着本不该是他的责任。这娃,从来不问我们要钱,想给他买衣服他说不要,中学住校,每个月怀里只揣着来回的十几块钱路费。为了省钱只坐公交,公交站点到家还得再走好几公里,从来没向我们抱怨过。”图为流泪的朱光群。

在佛山,朱光群一家一直寄居在最便宜的出租房内,房租每个月只有230元。黎嘉义曾有一次对妈妈说:“妈妈,我想不上学了,想早点出来去打工挣钱给弟弟治病。”朱光群狠狠地将他批评了一顿,“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你怎么能不读书了?我宁愿抱着弟弟去跳楼,也不允许你这样做。”黎嘉义也渐渐明白唯有努力读书才能改变家庭的现状。图为妈妈照顾黎煌睿。

如今,已经四岁的黎煌睿还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四肢软弱无力,连坐起来都困难,一日三餐都需要人辅助进食,他有时会大哭大闹。今年8月2号,朱光群带着他广州市白云山医院做了双侧颈动脉外膜剥脱手术,结合用药物营养脑神经,针灸,运动治疗等康复治疗。医生建议小煌睿需要长久康复治疗,每一年有7个月需要在医院康复治疗,直到康复为止。图为黎嘉义和弟弟在一起。

四年时间,小煌睿先后在广州儿童医院、广州某脑科医院、广州白云山医院多次治疗,医疗费已花了23万元,全家欠了3万元外债。不久前因为没钱维持孩子的正常治疗,无奈地带着孩子出院回家。医生说孩子通过手术和坚持康复训练将来能站起来走路和说话,但未来6年康复治疗费需要80万,孩子爸爸一个月仅仅4000多元工资,全家无力承担这么昂贵的医疗费。图为朱光群带着孩子出院回家。(彭洁茹)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